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心情随笔 >

断片残简

  季节的脚步
 
  母亲走在盛夏的燠热中,抚摸着涔涔的空气,叹息说,真怀念凛冽刺骨的冬天啊,凉凉的雪花飘落在脸颊上,心里像吃了脆心萝卜一样甘甜清爽。
 
  母亲走在寒冬夜人行的路上,狂风大作吹弯了她的腰身,她拂开掉落肩头的干树枝,嘟囔着,真怀念热浪袭人的夏天啊,骨头都融化了,血管里的血液跟自来水一样通畅。
 
  水大于鱼
 
  听到一个说法:“鱼对水说,你看不到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里;水对鱼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的心里。”
 
  鱼的眼泪固然是酸楚的隐蔽的,然而,水的柔软则更是包容大气、坚韧无畏的,它怀抱着既定方向推波助澜,柔韧向前。
 
  成熟的人是水,柔韧的水。如我这般需要不断说服自己的人,充其量是脆弱的鱼,只配投入柔韧而博大的水的怀抱!
 
  只有爱是不够的
 
  人们能够相守结伴在一起,说到底,到最后已不再是喜欢与不喜欢、爱与不爱的问题,而是个性的磨合融洽等综合因素。人在这份融和安宁的相守中,感受着安全、体贴与温暖,感受着依然存在的自我空间以及内心的富足。只有爱是不够的,远远不够,它会在现实的平凡中被击得粉碎,也许只因个性、修养、能力甚至财富等我们以为比爱次要的因素而粉碎!
 
  窗帘深处
 
  某一种窗口,窗帘的用途好像是用来遮掩什么秘密,其实它不过是在午后或傍晚的空寂中,徐徐波动,点缀一下乏味的房间,表示风的存在。因为,它没什么秘密可言。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优美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