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心情随笔 >

雷州换鼓

  那一声响彻云霄的鼓声从远古的蛮荒之地传来,从遥远的秦汉时期走来,穿过山峰,越过溪流,直抵大陆最南端——地球北纬21度附近的那一片贫瘠的红土地上。远古时期,这里被称为“赤地千里之乡”,电闪、雷鸣,鼓声、鼓者,盛大的民俗祭祀典礼,在时光隧道的穿越中统统风化成遗失在民间的梦幻迷影。
雷州换鼓
 
  大约440多年前,一个出身士大夫家庭的著名文学家冯梦龙,他在明代天启四年就编纂的《警世通言》,成为中国白话短篇小说的经典代表。冯梦龙在《警世通言》第二十三卷《乐小舍拚生觅偶》的开篇有一句话:“从来说道天下有四绝,却是:雷州换鼓,广德埋藏,登州海市,钱塘江潮。这三绝,一年止则一遍。惟有钱塘江潮,一日两番。”“广德埋藏”指的是安徽省广德县一个太极洞,太极洞深广无人知晓,每年春季的某一天,由于太阳光线从望天孔中直射进来而出现的一种“太极重光”现象,“登州海市”是指山东省蓬莱市海面上偶尔出现的“海市蜃楼”现象,“钱塘江潮”则是指浙江省海宁市钱塘江出海口因其特殊的地理构造而出现的潮汐现象。冯梦龙的那一句“开篇引子”,其实是为了强调钱塘江潮的景象的波澜壮阔,后文中并没有解释“雷州换鼓”。也许因冯梦龙那一句无意的“开篇引子”,在几百年后还让世人铭记“雷州换鼓”的前世今生。
 
  “广德埋藏、登州海市、钱塘江潮”这三绝为世人熟知,至今存在,唯独位居四绝之首的“雷州换鼓”在宋元时期失传,被湮没在岁月的长河里,不能不引起后人的惋惜。
 
  我的脑海无数次浮现、想象“雷州换鼓”的画面,“古代军事阵法”“千人击鼓”“万人空巷”等等画面都是我想象的范畴。兴许,那擂鼓的先民,擂响的阵鼓,隐藏着巨大的力量,在诉说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记忆。
 
  民俗专家说,“雷州换鼓”起源于秦汉时期,是古雷州先民一种大型的祭雷活动,隋唐时期达到鼎盛,到了宋元时期逐渐消亡。初次看到“雷州换鼓”的盛况,那是2017年中央电视台的屏幕上,我不得不惊叹家乡还藏匿着失传已久、位居“天下四绝”之首的“雷州换鼓”。我不是民俗专家,我也无法穿越回几千年前去窥视它的庐山真面目。我宁愿想象它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一直在游走,抑或被封存,或风化成岁月的活化石,积攒了日月精华和灵气,在几千年后重现在世人面前。
 
  二十世纪80年代末,湛江市雷州英利镇覃典村出土了一个北流型云雷纹青铜鼓,这面铜鼓又将“雷州换鼓”神秘的存在加以印证,至今这面鼓保存在当地博物馆。说起铜鼓,又一次让人们的记忆匍匐在大地的伤口。在古代,雷州半岛是蛮荒瘴疫之地,赤地千里,河流干涸,田野庄稼常年饥渴,民不聊生。为了庄稼有收成,先民便求雷、盼雷,他们知道,只有打雷了才有雨,有雨水才能战胜干旱,“响雷”兆丰年。雷声,像古稀的老者,守着村庄,守着先民的眷恋。
 
  那时候,古雷州居住着俚、僚、侗、僮、苗等少数民族,俚人善于铸造铜鼓,于是,先民每年都挑选最好的材料,在铸造出铜鼓后,又举办族群盛大的仪式向天神献雷鼓,以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2015年在湛江举行的广东省第14届运动会开幕上,880人“雷州换鼓”演员演绎祭雷“求雨”的盛况,2017年11月又出现了央视的屏幕上。“雷州换鼓”就像一本史册,一个穿越历史的精灵,仿佛从岭南这片红土地里“蹦”出来,“蹦”出神秘的探寻,“蹦”出非遗,也“蹦”出“天下四绝”之首。
 
  史料记载,每到元宵,雷公庙前锣鼓喧天,人山人海,由锣鼓队、旌旗队、僧尼、族老、歌手、大众等按八卦图型排列成八卦阵。场中央置一个大铜鼓,铜鼓为云雷纹的太极图,法师站在鼓上主祭。几十名少女手持八宝造型跳跃起来,上千名腰系腰带的鼓手跳起粗犷的舞姿,他们脚下就是红土地,他们的肤色淳朴得像那片红土地。接着,五名壮汉戴着祭雷的面具擂响铜鼓。随后,先民们唱雷歌、演雷剧、奏雷乐、跳傩舞,霎时间锣鼓齐响,古朴的鼓声从幽谷回响、越过沟壑的树林,又冲撞在古朴的祭雷桌上。
 
  那鼓声回荡在乡野,震撼人心。从村庄、乡镇选出的村民,他们双手拿起鼓锤,一擂鼓,他们就似乎成为村庄的鼓者,成为这片土地上最朴实的鼓者,成为上天赋予神圣力量的“兵将”,他们仿佛要通过擂鼓,呼唤上天,把雷公唤醒,以天降甘霖,造福百姓。于是,他们左手擂出田野的气息,右手擂醒庄稼的长势,也擂出半岛人几千年的姿势。
 
  后人疑问,如果仅是祭雷仪式,岂不是难登“天下四绝”之首。据民间传说,古雷州的先民在祭雷仪式上,引来电闪雷鸣,突然晴天霹雳,惊心动魄,鼓声与电闪雷鸣声连成一片,随后天降甘霖,令“雷州换鼓”名扬天下。这一奇观最早在秦汉时期出现,一举成为“天下四绝”之首。
 
  听村庄的老人说,“雷州换鼓”也叫做“雷州唤鼓”,“唤”通“换”,寓意通过排山倒海的鼓声呼唤天神,唤醒上天,请求雨降甘霖。鼓声多大,诚心就多诚。如今,对于它的历史,村里的老人都答不上了。
 
  那面出土的铜鼓,静静在躺在博物馆里,已成为文物供后人瞻仰,狭义的标注为:雷州换鼓。但是,却没有人知道最先是谁制造了第一面鼓,也没有人知道它背后到底蕴藏了什么故事。
 
  站在海边,一阵风过来,“呼呼呼”的声音在耳边萦绕,那海风的声音如同鼓声的嚎叫,那鼓声藏着波澜壮阔,藏着先民对上苍的求雷、盼雷,也藏着五谷丰登。
 
  “雷州换鼓”也好,“雷州唤鼓”也罢,从古至今,它就像一个穿越山川河流的精灵,滋养着大地,积淀为这片土地的根脉,昭示着人类繁衍生息的求生本能,后发展成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美好愿景。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