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思念如往昔

  手指间流逝过的不仅仅是温暖的流沙,更是时间里的往昔它仿佛如水流一般,时而温如梦幻,时而暴如狂风。正如我们如烟的往事一般,虽然入心很少,但始终是心里难以打开的枷锁......我从不愿提起,因为不想活在过去,只想就在心底埋葬这以前让我曾经拥有的美好。我很喜欢释迦摩尼说过的一句话:当你到达了每个地方,所遇到的人,所明白的一些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命中必须经历的。
 
思念如往昔
 
  昨天回到家了,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适感,从未睡过午觉的我。昨天竟然出奇的睡着了,很长,母亲说我整整睡了一个下午。这不乏让我感到疑惑?因为在学校的我丛来不会睡觉甚至我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困意。夜晚,和父母说说说学校里的有趣和牢骚,听听父母的话,顿时感觉很惬意。昨晚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很困,早早就睡了。
 
  今天刚起床,父亲就说,你去参加别人婚礼吧。当然老家话就是吃席。唯一不同的就是此吃席非彼吃席。当我出去家门,还在观赏着家乡的“风景”(其实就是我们的村庄罢了。)一路走着和堂弟聊着天。
 
  转弯处,我看到了她......
 
  突然地,我放慢了脚步不觉的停下了脚步。老弟还不知道我为什么停了下来,一下子撞到了我身上,发现我看着前方,老弟也知道,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走远了。
 
  我当时真得不知道我在想着什么只感觉大脑里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应该在想什么?我就站在哪里静静地看着她。也可能是因为感觉到我的目光吧,她转过身也在静静地看着我,当然我也在看着她。好久不曾见过了吧!两个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静静地看着彼此,看到她的一瞬间,我甩了甩头,迈步向前走去。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说话了声音还是那样的温柔:“就这么走过去吗?不说些什么嘛?”我停下了向前迈出的脚步,转过身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时我在想什么但又无法开口,我在想:我可是语文教师,能言善辩不是拿手的吗?可为什么看到她却又不知道该去说些什么?“好久不见!”这是我唯一想到的话语,说完也感觉很可笑,我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在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真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我也对自己说,忘记了,忘记了,已经忘记了。“就这些吗?”她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响起,我苦笑:因为自己原来想过不止一次的各种场景的重逢,自己想的再好为什么实战就不会了呢?她可能察觉到我的样子偷偷地笑了起来。
 
  长舒了一口气,我看着她。我在问她怎么回来了,我们仿佛回到了曾经的默契:肩并肩的走着,走的很慢很慢,说着话聊得总是现在过得如何?其实我们也都知道现在的我们不知道该去聊些什么话题,短短20米的距离,就仿佛一个世纪一般漫长。我停下了脚步,因为手机震动了我知道老弟在喊我了。我轻轻的说:“以后还有很多路要走,照顾好自己呀,祝你幸福快乐!”说完扭头便走了,走了一段路然后回头,看着她的背影她也走了,细长的手臂挥了挥手:“有缘再见吧!”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我听得出来她的哽咽。我站在路口一直凝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越来越小直到那个转弯处,我知道其实我们谁都没有放下,但是往事就是往事,既然已经埋了心底何必还在翻出来了,我抬头看了看天,天很蓝......
 
  夜晚,我独自站在阳台,依靠着栏杆看着远方的夜空。今晚繁星如海,我手中拿着一个信封——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的沟通了吧!星河很美。我还依然在星河中找到她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我也知道这些已经离开很远了。我点燃了手中的信封,也点燃我手中的香烟,在漆黑一片的夜幕下,这微弱的火光显得格外刺眼,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狠狠吐了出去。一阵风儿吹来,仿佛抚摸了我那忧伤的脸庞,抚过我最后的泪痕,带着那封信的灰烬飘向了远方。那一刻我突然睁开了双眼,香烟在我手中飞了很远,一道完美的闪着火星的抛物线消失在视线里。对着夜空中她的容颜挥了挥手,心中说了我这辈子最小的声音:告辞,后会无期。
 
  忘却甜蜜言,
 
  吾心断世间。
 
  从此不问缘,
 
  一生自在闲。
 
  执笔者:萧何
 
  2021年10月2日晚
 
  家中阳台记事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爱情文章 关于思念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