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细数村趣,牵系心乡

  细数村趣,牵系心乡
 
  --我的老家
 
细数村趣,牵系心乡
 
  这段路,我乘车已经走过了很多来回,它熟悉,亲切,还伴随着浓浓的期待。公路沿着山脉蜿蜒而行,两边的青山翠岭就像乐曲的行板,优雅又有节律的向后退着,路下面是一块块农田,到了每年三四月的春天,阳光灿烂,遍野金灿灿的油菜花盛开,弥漫着浓浓的芬芳,它们在春风里摇曳散欢,那景色,壮观美丽,又令人陶醉。公路下,农田边的一条小溪,溪水清清亮亮,哗啦啦地唱着歌,一会靠近,一会又离开,陆续和我们一起在乡间穿行。车行到,可以看见山缝隙中出现座座粉墙青瓦的农庄小别墅,可以嗅到飘来的柴灶炊烟时,我无限眷恋,又时常牵系的心乡——老家,就快到了。
 
  我的老家在浙江西部的山区,它镶嵌在两座大山中间,是乡土趣味很浓的小村子。老家开着一间小百货店,店面虽然不大,却是在村子里商品最多,门类最全的商店,当然也是我讨要和偷吃零食的货源地。假期里来老家玩,我总爱蹲在店门口,和同龄的小伙伴们一起聊天,一起琢磨着好玩的游戏。
 
  游戏,我们玩得最多的是模仿大人。大人开店做生意,小朋友们也开店做生意。大人下河网鱼捕虾,小伙伴们也在河塘边摸螺蛳钓泥鳅。大人结婚嫁女,小孩们也模仿着结婚嫁女。结婚嫁女的游戏还分配角色,谁做新郎,谁扮新娘,还有双方家长,个个有模有样。迎亲时,两根棍子中间行走的漂亮小姑娘就是新娘,她扭着小腰羞羞怯怯的,算是有了婚娶抬花轿的意思。跨一根竹杆就当新郎骑上了大骏马,大地蓝天成了新房,拜天地、摆酒席、闹婚、入洞房的规矩一个也不能少,热热闹闹的玩得特别开心。
 
  在老家,为了游戏的情景真实有趣,许多道具是自己做的。就地取材,石头泥巴,木棍小草都是做道具的材料。用泥巴捏个小人模样,晾晾晒干,就是自己的小娃娃。溪涧边用石头堆出一个炉灶模样,做饭炒菜就算是有了地方。我们在山沟树林中躲猫猫,在田野里“抓强盗,打土匪”,常常玩得乐不可支忘记回家,就连爸妈撕声力竭的呼唤,也敢装聋作哑,充耳不闻。
 
  山村夏季的傍晚,天是深宝蓝色的,弯弯的月亮特别清晰明亮,满天的星星,亮晶晶地布满了天空,特别好看又引人遐想。那时,我会和几个小伙伴坐在村头山溪涧边的大树下,唱着村里老旧年间传唱下来的儿歌:
 
  “天上星,地下灯,
 
  叮叮当当挂油瓶,
 
  油瓶破,两半个,
 
  猪叼草,狗拉磨,
 
  猴儿挑水井上坐,
 
  鸡掏米,猫刷锅,
 
  老鼠出门笑呵呵.”
 
  夜晚,闪闪发亮的不仅仅是月亮.星星和农家的灯光,有时还会飞来一串串,屁股上亮闪闪的小小萤火虫。
 
  萤火虫在黑夜里,溪水边,草坪上成群结队地飞舞,它们时而聚成一团,犹如旋转的灯笼,金光闪亮,耀眼动感;时而又成了片状的火阵,上下翻飞,忽然袭来又飘然而去;有时还会飞停在我们的身上,轻轻一动,它们惊慌散去,隐秘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之中。乡村的晚上被它们搅动点缀得异常梦幻,好似仙境一般。
 
  这时候,我和其它小朋友们,每人都会准备一个小玻璃瓶或者小纱笼去捉萤火虫。捉来的萤火虫放进瓶子和纱笼里,亮堂堂的成了一个萤火虫灯。我喜欢把萤火虫灯放在自己的书桌上,听它噼啪轻声脆响,看它一弹一闪的萤火跳动。
 
  老家的夏天并不凉爽,尤其是进入了三伏天,湿热难耐,为了节约省电,村子里的人很少用电扇和空调。晚饭后,一家人在院子里支起竹榻拿出躺椅或板凳,围坐成一圈一起乘风纳凉。这是很久以来的习俗。往往这个时候,大人们吹牛聊天,小朋友们勇跃展示才艺、表演节目。我家表哥表弟拉琴吹笛是把好手,小妹妹跳的舞蹈很好看,而我的长项是引吭高歌。一天中,这是大家庭味道最浓,最热闹和快乐的时候。
 
  夜深了,倦意渐起,大家也就在院子里睡觉。露天里睡觉有别样的舒服和飒爽。记得有一次,我从迷糊中醒来,睁眼看见小朋友们横七竖八睡得很香甜,寂静的院子,只有爸妈还坐在那里,他们轻摇着芭蕉扇,为大家驱赶蚊虫,扇风散热。温情脉脉地看看这个表妹,又仔细端详那个表哥……这个醇厚的爱意和温馨的场景,我到现在还记的特别真切,就如发生在昨天一样。
 
  老家真土,老家真好!在老家,我们的欢乐和笑脸是真挚纯天然的;在老家,我们小伙伴朴实的心灵就像清泉一样纯净透亮;在老家,长辈和爸妈的关爱,浓郁、甜蜜、很丰满。
 
  世间有无数的欢乐和温暖,是来自于朴实与真诚的扶持,是人与自然的气息牵连。在老家,那些身手相牵的暖,温润了我在那里的每日每夜。那里,有我太多值得感谢和敬重的人,太多给了我欢乐和幸福,却来不及去报答的亲人和小伙伴们。有了他们,我生活明朗,人生多彩。
 
  新冠疫情,使我有两年多没回过老家了。时间把我思念的影子拖成修长而又曲折的色块,但有一句温馨的祝福,却始终牢牢牵系着我的心。祝老家、老家的小伙伴们幸福、安好、无恙!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云的理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