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陪母亲买过年鱼

  对于过年,每个人心中都有很多难忘的回忆,我记忆最深的是陪母亲买过年鱼。中国人过年讲究讨个好彩头,希望连年有余,春节餐桌上是少不了“鱼”的。往年我家不缺过年鱼,父亲早早地就准备好了。而那年不同,父亲因“历史问题”被隔离审查,不能回家过年。父亲春节回不来,母亲只有自己准备过年鱼了。
 
陪母亲买过年鱼
 
  1969年春节前,腊月二十七、八的样子,那天傍晚我和母亲早早地在家吃了晚饭,便往镇上的水产公司赶——买过年鱼。家离水产公司有五里地,路途中,我问母亲买什么鱼过年好,母亲说鲢鱼好,意味“连年有余”,寓意好。母亲还告诉我,最好的过年鱼是鲤鱼和鳜鱼,但这两种鱼价格贵,普通人家手头经济紧张,都不会买这两种鱼。
 
  到水产公司时天刚擦黑,买鱼的人在水产公司售鱼窗口排着长长的队伍。母亲让我也跟着队伍排起,她说到里面去找熟人看看能否早点把鱼买到回家。母亲下放到农村前曾在县信用社上班,水产公司有熟人。大约过了个把小时,排队的人问窗口里的工作人员什么时候开始卖鱼,里面作答:“还早,鱼还没送过来。”大冬天的,寒风刺骨,一看遥遥无期,排队的人走了一半。又过了约莫一个小时,还不见动静,工作人员还是说“鱼没来”,排队的人只有几个了。母亲大概也没找到关系,出来看看我还在外排着队,对我说“鱼还没弄过来,再等会。”
 
  晚上10点多,只剩下两、三个人在等,队也不排了。排队站累了,大人们有的在一边抽烟,有的蹲下歇歇。母亲一会去里面找熟人打听消息,隔会又出来看看我。寒冷的天气,那么晚了还没有消息,我建议母亲回去。母亲却非要把鱼买到,无鱼不过年。长时间的等待让我期待鱼送过来的心情越来越迫切,不时地踮起脚尖朝里面看,那时我刚七岁,个子矮,只看到里面人的上半身,看不到地面是不是有鱼。后来找了几块砖垫脚下往里看,只见里面几个工作人员烤着炭火,悠闲地吹着牛。又冷、又困,真不想等了,但深更半夜的自己也不敢一人先回。不知过了多久,迷糊中母亲提着几条鲢鱼来到身边,只听她高兴地说“还好还好,正好还剩这几条鲢鱼,过年鱼买到了!”母亲一脸的幸运。如愿以偿地买到了过年鱼,让我们母子忘记了久久等待的苦,尽管天上的星星洒着寒光,我们的心里却暖乎乎的,记得到家时已经是鸡叫头遍了,母亲回家后赶忙对待宝贝似的打理那几条鱼,我倒到床上便睡着了。
 
  那不足一斤的鲢鱼,不说用今天的标准,就是用当时的标准也是三、四等的鱼,现在送给别人可能都没人要。年少时我曾不只一次地想,母亲何必那么认真、那么执着地要去买那几条鲢鱼过年呢?许多年后,当我成了家、为人父之后,我终于找到了答案:父亲不能回家,母亲带着3个孩子过年其实心里很不是滋味的,但母亲把这种痛默默地放在心里。她认为,过年是不能含糊的仪式,年过不好会让一年都晦气,年过好了就是好兆头,必须要有鱼,且要有寓意吉祥的鲢鱼。母亲买的不仅仅是鱼,那是美好的期待,她想通过这种美好的寓意,祈求来年家中有余粮、手上有余钱,子女健康成长、丈夫平安归来。母亲买的是为人妻、为人母的责任!
 
  许多年过去了,每到过年总让我想起陪母亲买过年鱼的情景。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关于母亲的文章 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