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祖母的教诲

 
祖母的教诲

  母亲在我四岁时就因病去世了,我们原本不幸的童年,却因了祖母的担当,而变得幸福快乐起来。
 
  当时,祖母决定将我们兄妹三个揽在身边的时候,祖父是反对的。祖父的反对也不是没有道理——由于我们硬生生地加入,几个姑姑就只能是节衣缩食了。但姑姑们却从不抱怨,总把我们当宝,吃穿尽我们享用。为了能给我们创造更好的生活,原本可以在家赋闲的祖母,被迫四处打零工。记忆中,祖母每天都很晚才回家。祖父的家教极严,祖母不回来,我们是不准开饭的。祖母担心我们挨饿,发了好大一通火,硬是迫着倔强的祖父改了这条规矩。日后,每每祖母下班回来,见我们一改往日嗷嗷待哺、饥饿难耐的模样,个个变得生龙活虎,心里便畅快了许多。至今还记得,祖母一个人坐在门前破旧的长凳上,进食残羹剩饭时满脸洋溢着幸福的样子。
 
  作为长孙,我是得了祖母特别关爱的。小时候,我的头长得大,哪儿都买不到适合我戴的帽子。祖母就扯了二尺棉布,在家一边吟诵着儿歌“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一边快乐地给我做着帽子。这首儿歌一直萦绕在耳畔,至今仍觉悦耳。
 
  有一年,我和别人打架,惹恼了祖父,祖父一气之下,将我转学至父亲所在的淝河汽车厂学校,任凭祖母百般求情,祖父就是不松口。学校不但离家特别远,而且身边没有一个熟悉的同学和朋友,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那段日子,最快乐的时光要数周末的下午,一放学我便像鸟儿似地飞出校门,早早地就候在厂门口,因为我知道最疼爱我的祖母要来看我。最不忍的就是周一的早晨,要和祖母分别,每次我都会紧抱着祖母,眼里噙着泪花,乞求她不要离去……
 
  童年的我,在祖母的百般呵护和疼爱中,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快乐而充实。然而,祖母的童年却是极其悲惨的。祖母四岁时随家人逃荒到祖父的村落,为了生存,便给祖父家做了童养媳。祖父家当时经营着一间布匹商铺,家境殷实。可就是这样一个富裕的家庭,竟然成了祖母的人间地狱。祖母在回忆那段往事的时候,用得最多的成语就是“万劫不复”:“有一年过年,我实在忍不住饥饿,趁着婆婆午睡,悄悄地到厨房偷吃了一个白面馒头,不巧让婆婆给发现了。当时我才六岁,被揪了头发用竹条暴打了近半个时辰,血肉模糊……”每每说到这里,祖母都会哽咽着背过身去,暗自抹泪。祖母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练就了坚强的性格。
 
  祖母虽没有多少文化,但对孩子的教育却自成体系。祖母向来赏罚分明,对孩子的错误从来都不包庇;对孩子的成绩,则是褒奖有加。有一年中秋,吃过晚饭,祖母照例将家中的孩子都召集到她的卧室,准备给我们派发节日礼物。这个派礼环节,是祖母每年中秋约定俗成的节目。以往的中秋之夜,我们都会快乐地从祖母手中接过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礼物。然而,这个中秋却非同寻常。起因是我和弟弟在过节前,意外地发现了祖母藏在米缸里、准备焐熟之后作为中秋之夜派发给我们的礼物——柿子。要命的是,我们终究未能抵挡住这实实在在的诱惑,还未等到过节,那些柿子就进了我和弟弟的腹中。当祖母在米缸里找寻柿子落空的时候,脸上祥和的笑容顿时消散:“你们谁干的,自己说出来,我不追究。”祖母发话了,气氛稍显紧张。弟弟欲言又止,我用眼神阻止了他。“王红,是你干的吗?”祖母开始点名道姓。“没有,不是我干的!”我的回答干脆利落,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劲松,是你干的吗?”祖母转而问弟弟。“不是!”弟弟看了看我,有些犹豫。这样僵持了近二十分钟,祖母开始让姑姑们和妹妹离开,同时又喊来了祖父,“最后再问你们一次,到底是谁干的?”祖母似乎要动真格的了。空气仿佛已经凝固。“没有,不是我干的!”我坚守着最后的防线,但底气已略显不足。弟弟则沉默不语。祖母和祖父推搡着弟弟离开,把我一个人丢在房间里。没过十分钟,房门就被打开了,后面的结果可想而知,我被罚跪搓衣板两个小时,弟弟则免于处罚……
 
  祖母去世的时候很安详。她知道,她教育出来的孩子个顶个得棒,对于这个世界,她已不再有任何牵挂和放心不下。现在,我们也都为人父母了,我们的孩子业已长大成人,我们也完全可以骄傲地去告慰祖母的在天之灵。只是,多么想和祖母一起,再过上一个祥和的节日,再一次从祖母手里接一回节日礼物,再听一回祖母的谆谆教诲……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亲情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