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伴随着一声轻轻的叹息,母亲流下最后两滴眼泪后停止呼吸,丢下我们兄弟姐妹,匆匆地离开人世。
 
  瞬时,我茫然地跪在母亲身旁嚎啕大哭,任泪水不住地流,仿佛要把积攒三十多年的泪水流尽。此刻我蹲在地上,无助地抱头痛哭。可是,无论我怎样痛哭呼喊。哪怕泪流成河、哪怕声嘶力竭,再也唤不回离我远去的母亲。
 
  母亲一生勤劳。她把整个生命都给了父亲和她疼爱的儿女。父亲为了工作,经常在乡下,极少回家,家庭的重担几乎完全落在母亲肩上。母亲是在农村长大的,外祖父早逝,外祖母一个人很艰难将母亲从小养大。解放后母亲曾上过小学,文化程度达到高小,能识字会算账。
 
  母亲和父亲结婚成家后便从农村来到城市。母亲虽然到了城市,还是保留农村妇女勤劳持家的美德,默默地承担起家庭生活的重负。那是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整个国家都处在非常困难时期,那时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加上祖母全家一共七人,靠父亲薇薄的工资生活,家境十分贫寒艰难。母亲开始在县托儿所有一份工作,后来托儿所被解散,母亲只好四处托人找临时工做,还要给人家说许多好话,有时总算找到一些临时性的工作。每次找到工作母亲都很兴奋,终于有了挣钱养家的机会,到上班的头一晚上,母亲要很晚才睡,她要为我们准备好第二天的早点,要把我们衣服、鞋袜洗干净放在火炉边烤干。年幼的我们总是在煤油灯下围着母亲跑出跑进,到直很晚一家人才去睡觉。我的童年,是在煤油灯下母亲针线活中度过的,是在母亲百般呵护里度过的。
 
  此后,凡是母亲能找到工作,那怕是早出晚归都要去劳动,可是她总是很勤奋乐观。母亲的工作多半是临工,并且主要是体力活,劳动强度较大。我印象里,母亲冬天到烟叶复烤厂做烤烟,夏天到糕点厂做糕点。为了一家人的的生计和让我们能生活得体面些,母亲总是不停地劳作。
 
  母亲一生俭朴。即使是年轻的时候,母亲穿的衣服总是补了又补,但总是洗得非常干净整洁。每到寒冬腊月,母亲便买上几斤棉花为我们缝制棉袄。而母亲还是夏天穿的那两件单衣。记得有一次我向母亲要一角钱做零花钱,母亲竟翻遍了所有的衣袋,也没有找到一角钱。我看到母亲一时的窘迫,且母亲内疚地流下两行辛酸的眼泪。从那以后,除了购买必需的学习用品外,我很少向母亲要零花钱。
 
  我记事的那年中秋,父亲因工作下乡未回家。清晨母亲便出城去背煤炭,临近中午母亲仍未回来。正在我们盼望母亲回家之时,却是看到好心邻居把母亲背着送回来。后来我才知道母亲在回来的路上生病,昏到在回家的路上。母亲回来,用热水洗脚后睡在床上,母亲睡在床上一直不住地发冷发抖。我们年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又是邻居帮忙把母亲送到医院。姐姐带上我们兄妹陪母亲到医院守候,医生给母亲住院并输液治疗。那年中秋天气不是太好,早上还出太阳,到了下午天阴沉沉的。接近傍晚,病情稍好一点的母亲带着我们回家。回到家,母亲没有力气连饭,望着饥饿的我们几姊妹,母亲拖着虚弱的身体,又上街去买了几个月饼和梨,一家人就这样度过一个团圆的中秋节。过了许多年,当我和姐弟妹都工作以后,每年回家过中秋节时,母亲还会不时会提起那年的中秋节。每回想到那些艰难困苦的岁月,母亲总是双眼泪湿,声音也不由自主地哽咽起来,在她内心深处,总是觉得自己没做好母亲的责任,在生活上很多地方对不住儿女。其实,多年来母亲舍不得为自己做衣裳、舍不得自己吃饱,节约下来的钱给父亲和我们子女做新衣服,让我们吃饱穿暖。
 
  母亲一生艰苦。十年文化大革命中,父亲受到冲击,到文革中期父亲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那时母亲连临时工作已找不到做,家庭失去生活来源,起初母亲向别人借钱,后来借钱都不大容易。母亲总是拣最便易的菜买,尽量的让我们吃饱。偶尔有点肉的时候,总要做好等父亲回来,一家人一起吃。虽然那时生活艰苦,但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睦睦的在一起共同生活,再苦也觉得是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光,童年这段充满温馨圆满的家庭生活成为我终生难忘的永恒记忆。
 
  从我记事起到青年后离家求学,十六年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没有离开过母亲。我每次生病,母亲总是很紧张,一定要亲自带我去医院看病,陪我打针吃药。记得很小时有一次生病,母亲听说离县城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医生看得好,一直背我去看完病,又背我回来。为了我读书,母亲操碎了心,我从小贪玩不认真读书学习,从小学到初二成绩非常差经常是班上的倒数几名,初二时老师来家访,告诉母亲说:“以后读高中要参加考试,如果我还是现在这个成绩,是考不上高中的。”母亲在旁边陪着笑脸,心里却非常很难受。老师离开后,母亲生气地狠狠打了我一耳光,饭也没吃就去睡在床上流泪。从那次以后,我才开始认真读点书,第二年终于考上县一中的重点班。80年参加中专考试,考上中专毕业有了一个职业后,这才明白母亲当年狠心打我的良苦用心。如果没有母亲当年哪一记耳光,哪里会有今天衣食无忧的我。
 
  儿女渐渐长大成人,母亲也渐渐衰老。满头的黑发变成银丝,步履也不如年轻时娇健。就在母亲去世前几个月,她去买粮食,节约成习惯的母亲,仍然是自己去背粮食回家,不小心跌倒在地上。母亲回到家后,胸肋痛了几个月,只对我说起。母亲年老后变得少言寡语,她把对儿女的爱倾注给了孙子、孙女,只有孙子、孙女们欢愉在母亲膝下时,才又看见母亲慈祥、舒心的笑容。
 
  每到逢年过节,母亲总做上丰盛可口的饭菜,把离家的儿女们团聚回来。有时吃完饭,望着满桌的剩菜,母亲偶尔会提起往事回忆以前的苦难生活,流露出一种难以觉查的遗憾和落寞。每次过节吃饭,父亲和我们总是不停地大声说话,母亲在桌边静静吃一点,听我们高谈阔论。只有中秋节,自从我们离家后母亲从不主动叫我们回家过中秋节,直到母亲去世。
 
  母亲一生善良。我奶奶以前一个人住在农村,母亲总是跟父亲说,现在奶奶一个人在农村无依无靠,最后是母亲从农村把奶奶接到城里一起居住。可是奶奶在城里住不习惯,经常做气,动不动就要走路往农村里去。父亲是个大孝子,在奶奶面前百依百顺,从不认为奶奶不对,总认为是母亲做得不够好,每次我奶奶做气,父亲都要和母亲吵架。我母亲真可怜,两边都要给她气受。母亲没办法,只好一个人偷偷去床上哭,哭过了还得去工作,去买菜为一家人做饭菜。我大姐从小懂事,不到十岁便为母亲分担家务,放学后除做饭洗碗,还要包洗全家人的衣被鞋袜。如果说我内心里仍然存有一点点善良的话,都是来自于母亲的言传身教。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母亲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