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评论 >

六个脑洞

时间:2021-06-27   作者:罗振宇   点击:

六个脑洞
 
  中国经济会如何,中国能否赢得良性的全球发展环境?
 
  我把答案总结成“六个脑洞”,从中逐渐看清了我们这代人的机会。这些机会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我把它称为“中国式机会”。动车组脑洞
 
  携程网和如家酒店创始人沈南鹏说,你看到的舞台很单调,但你没注意到舞台本身变得更大了。聚光灯下的主角在膨胀,但是聚光灯外,在更大的舞台上,有更多的角色在登场。
 
  过去40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是“火車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先富带动后富,发达地区带动不发达地区,沿海地区带动内陆地区,一线城市带动二三线城市,精英带动普通人。在这个认知里,我认为中国是一辆绿皮火车。但是,从2017年来看,中国分明是一组动车。所有人都在分享这个时代的机会,也在给这个时代创造动力。热带雨林脑洞
 
  2017年,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提出一个概念,叫“超级用户思维”。也就是说,因为新物种越来越多,商业玩法开始从流量思维向超级用户思维转变。所谓的“超级用户思维”,就是我不仅关心我有多少用户,更关心我有多少超级用户。
 
  
 
  “超级用户思维”不只是营利模式的变化,它本质上是一种商业文化的迭代。它还有一句重要的潜台词:我希望你以我为荣。就像一座城市,不仅要为你提供良好的生活设施,还要带给你生活在这个城市的荣耀感。
 
  这个问题让我想到亚马孙热带雨林。它有700万平方公里,是地球上最大的独立生态系统,光昆虫就有250万种,很多动植物都是别处没有的。你看,这就是大生态系统的好处。不管它原来有多少参天古木,也不管它原来有多少兽群,都会有新的机会出现。
 
  而且新机会还有两种,一种是做物种间新的连接器,另一种是维持一个独立的小生态。这在亚马孙热带雨林里都是不错的活法。比特化脑洞
 
  2017年变化最快的领域是新零售,其本质就两个字——效率。于是,有人在数据算法上下功夫,有人在支付方式上下功夫,有人在物流配送上下功夫,有人在建仓策略上下功夫,有人在创造场景上下功夫。
 
  不管什么功夫,只要站在消费者这头看,本质上都是让你“想要就要,马上就要”。在你的购买欲萌发时,就能完成支付;在你的购买欲消退前,就能完成送货。
 
  这个世界正在被迅速比特化、数字化。明白了比特化脑洞,我们就明白了,有两个趋势永远不变——第一,无论产业怎么演化,都是往效率高的方向演化。所谓的新零售,不过是让更多的人以更便宜的价格、更便捷的方式、更好的体验,买到更丰富的商品。
 
  第二,分工会越来越细。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只做专业的事。越专业的人,就越不会被时代抛下。拔河脑洞
 
  有一本书《超级版图》,书中提出了“拔河游戏”这个精彩的比喻。美国人眼里的博弈,是一场拳击比赛;而中国人正在进行的,是一场拔河游戏——拳击比赛是强者的竞技,有准入门槛;拔河游戏是所有人都可以参与的。
 
  拳击比赛以击倒对手为目的,而拔河游戏只是想把供应链上高价值的部分拉过来。
 
  拳击比赛取胜的关键是让自己更强大,而拔河游戏取胜的关键是让更多的人站到自己这一方。
 
  拳击比赛的输家必须离场,拔河游戏希望人人都不要松手。
 
  在拔河游戏中,谁能获得主导权呢?人口规模、市场规模、产业规模,都是决定性的因素。
 
  拔河游戏不关心什么是你的、什么是我的,只关心价值的移动方向。终点站脑洞
 
  一直有人说,中国的发展模式并不独特,所以持续性不强。这种论调中最典型的,就是日本学者提出的“雁阵模型”。简单地说就是,随着成本提高,产业会在不同国家之间转移。
 
  日本承接美国的产业转移,“亚洲四小龙”承接日本,中国承接“亚洲四小龙”。所以,21世纪初,中国才成了“世界工厂”。所以任何一个国家,都只是产业转移的中转站。
 
  过去10年,中国劳动力成本提高了5倍,已经接近发达国家水平。但是,制造业向中国集中的趋势仍然没有减缓。中国为什么还没有掉到那个预言中的大坑里?
 
  经济学家何帆认为,中国承接产业转移的时候,国际贸易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此前国际贸易是“产业间贸易”,而中国参与的国际贸易更多的是“产业内贸易”。
 
  产业间贸易就是中国人在20世纪80年代做的,用十几亿条裤子换人家一架飞机——用成品换成品;产业内贸易就是美国苹果公司要生产苹果手机,供应链遍布全球,而中国分担其中的一部分。这样中国就非常容易打开这个缺口。中国会利用自己的超大规模性优势和兼具效率、弹性的优势,在这个机会窗口里开拓利润空间。
 
  中国是兼具效率和弹性的供应链网络,所以,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不是全球制造业转移的其中一站,而是最后一站。枢纽脑洞
 
  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已经发生变化,他们进入了创新经济的时代,超过70%是第三产业,对原材料的需求没有那么强烈。这和以原材料出口为主的欠发达国家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
 
作品集罗振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