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评论 >

“豪车裸模”挑战了谁的底线

时间:2012-05-03   作者:弃之可惜   点击:

普遍原因:用“性感”推销商品在全世界都流行已久

有种声音说,国外车展都不怎么用车模了,又或者国外车展的车模衣着都很端庄。这样的说法其实有失公允。美国拉斯维加斯改装车展是世界首屈一指的专业改装车盛会,在这个车展上身着比基尼的火辣车模着实吸引了不少眼球。不说国外,就在台湾省的一场车展上,主办方甚至还安排了颇为色情的游戏来吸引人气。  美国人Marilyn Yalom著有一本叫作《**的历史》的书,书中说,在一战期间,不少国家宣传“公债”的海报都用了性感的女郎作为画面女主角。 “美国人终于学会了一件事,穿着清凉的女人最适合推销,不管是自由公债,还是征兵或战争!”

脚踏车是以女性胸部为主要元素的第一个商业广告。1898年,捷克艺术家穆查为“摇曳牌脚踏车”绘制的海报,画中女郎的肩带松落、**蹦出,观众必须很细心,才能看到藏在草丛里的脚踏车,暗示骑车到乡间有可能碰上艳遇。也是从20世纪20年代起,车展才引入了车模,开始了“香车美人”的时代。

尽管在古代,中国男人对性感的认识更多表现为对“三寸金莲”的迷恋,不过等到后来就“天下大同”了。这种以女性的身体为广告符号来“贩卖感官刺激”的商业文化一直为女性主义者和男女平等主义者所诟病和批评,反映了男权社会中女性被商品化的尴尬事实。但是,无可否认,这是一种非常根深蒂固的思维。
 
 
 特殊原因:“乡亲们”更爱看“大尺度性感”

既然人对性感的需求是天下大同的“刚需”,那么正如《“贫民的性自由”与限娱令》所言,对这种“刚需”一管人们就假、一放人们就乱。以前不让搞性感的东西,人们把渴求压抑在肚子里,现在放开了,这种渴求就“井喷”,使中国人表现得比外国人更爱性感。

而性感也分高雅和低俗,一般来说含蓄的性感被认为高雅,“大尺度”的性感被认为低俗。中国人似乎对低俗的性感还没有过了“兴奋期”,所以更爱直白、搔首弄姿的性感。

再加上过去,由于宣扬工农的革命文化,将文明进步所必需的礼仪、修养、优雅和品位,一以概之为虚伪、奢侈和矫揉造作的“四旧”或者是“腐朽的资产阶级情调”,取而代之的是赤裸裸的野蛮和粗鄙,社会文化品位一落千丈。时间一长,这样氛围下的人群已经无法欣赏复杂的交响乐,无法欣赏不温不火的戏剧,他们只能欣赏最直接刺激感官的东西。所以直白的挑逗就自然更为民情所接受。(李铁:“三俗”郭德纲是文化垄断的产物)
 人们有低俗的权利,公权力要谨慎去管

人们喜爱性感,这种喜爱没必要去完全抑制,像80年代那样戴个墨镜拿把吉他就被称作“耍流氓”是太过分了。

但释放得过多也确实会伤风败俗。因此,公权力该介入了吗?

这就有个问题,公权力该怎么介入呢?人的欲望多少程度的释放是合适的?这是个难题。

公认的公权力该管的,是“色情暴力内容”对青少年的伤害,从保护少年人的道义目的出发的,如限制“红灯区”,不得在学校附近开设色情电影院和出售色情杂志。可是,我们甚至连电影分级制度也还没有。…[详细]
 
 
 当觉得被“恶俗”冒犯,公民有避免被冒犯的权利

2010年,美国歌星巴度拍摄音乐录影带时,在达拉斯的闹市街头一边行走一边脱衣服,随后又一丝不挂的躺在了马路上。最后,当地警察以“在公共场所行为不检”为由,处以她500美元的罚款和6个月监管。巴度会受处罚是因为一位母亲刚好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经过,被吓了一大跳,于是报警。一些保守人士很担心这会教坏青少年。 …[详细]

一个有自由空气的社会自然也有保守的力量。干露露的暴露服装如果引起人们不适,大家当然可以向车展组委会进行投诉,组委会可以酌情处理。香港无线电视台的电视剧往往够“合家欢”了也经常接到投诉。这是因为每个人感知不同。倘若一天有10万人参观车展,只有1个人投诉,就算不上错了。而如果1天收到几十个投诉,主办方就有责任和参展商交涉。

但是,家长也有引导责任,在路上突然碰到裸露的人是避无可避,可车展的安排是预定好的,因此,不带小朋友去观看一些不适合孩子的展览是最佳选择。
 
 
 最好的方式,是让人们厌倦低俗

人之所求,并非只有性感一项;人对性感的所求,也并非只有“大尺度”一项。当越是自由,人的选择越多,审美趣味可能就越高,就越觉得那些“低级趣味”没有意思。当人们觉得“裸模”也“不过如此”、而且有资本去消费车的品味时,眼睛自然会多往车上而不是女人的胸部上看。
 

 



    作品集车模 大尺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