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青春之悔

时间:2021-04-18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青春的证明(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青春之悔

    英司在父亲矢吹侦介的陪同下到警方自首,使整个案情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英司撞死笠冈的那辆车,正是朝山纯一低价变卖的皇冠车。

    经过仔细检查,搜查本部终于获取了重要的证据。他们在“皇冠“轿车后面的车箱里发现了贝壳碎片。经鉴定,这一碎片与松鼠从现场带未的螺壳破损部分完全吻合。掉落在掩埋尸体现场螺壳缺损的那块碎片,为什么会在朝山纯一的“皇冠”车后车箱中?矢吹英司在得到那辆”皇冠”

    在英司自首的当天,警方就拘捕了朝山纯一。在铁证面前。他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

    “——我在暗中深深地爱着由美子。但是,当时要不是困滑雪骨折住进T大医学部附属医院,这种青春期的单相思或许就会永远埋在心底,与由美子无缘。住院期间,我结识了栗山重治后,使我那单恋之心突然产生了罪恶的念头。”

    “要是没有矢村,由美子也许就会把绣球抛给我,说不准她早就爱上我了,只因矢村捷足先登,才顺从他的。对,肯定就是这样的。当时,我什么都往好处想,想当‘朝山’家的上门女婿。觉得只要没有矢村,由美子和‘朝山’家产,就都是自己的。”

    就这样,我心中绘制着一张邪恶的蓝图。促使这张蓝图付诸行动的。就是栗山。当时他还在服刑。由于有病,被允许假释监外就医,正好住在我隔壁的那间病房。他待人和善,很合我的脾气。我俩一见如故,很快就亲如兄弟。来时栗山说,如果受到社会上流氓地痞的威胁尽管去找他。

    “我未加考虑,就把矢村和由美子的事全跟他说了。他听后当即问我‘你真想得到那女人吗?’我问答说‘是的,我想得到她’。于是他说‘如果你把这事交给我去办,一定止你如愿以偿’。”

    “起初,我们也就是在医院里闲得无聊时,随便编造些从未真打算具体实施的犯罪计划。可是,当我出院后,他特地从医院里溜出来找我。栗山说。如果在他住院期间干掉矢村.可证明他不在犯罪现场,也不会怀疑到我身上。换句话说,栗山他住院已1年多了。悄悄地跑出来两三天不?

    “从那时起,我那罪恶的计划开始实施。粟山说,此事全由他一手操办.绝下去让人怀疑到我。当时,栗山没提任何要求,也没要报酬。他说‘只要小弟你得到了恋人,能出人头地。我老兄也就心满意足了’,听了他的话,我鬼迷心窍,信以为真。”

    “不久,终于有了机会,矢村邀我一起去攀登凤凰山。开抬我一口答应同他一道去,可到临行前突然变卦,借故不能去。这样,矢村只身上了路。我事先通知了栗山,叫他埋伏在落叶松山庄附近袭击矢村。”

    “后来的事是栗山告诉我的。”

    栗山装扮成登山者。在夜叉神岭附近悄俏地接近了矢村。但始终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最后快要到村落附近了,栗山觉得不能再犹豫了,于是就在落叶松山庄袭击了他。由于心急,下手匆忙,没能一下子置矢村于死地,遭到了强烈的反击。门牙被矢村甩过来的冰镐柄打断了。两人的搏斗

    “毕竟是先下手为强,栗山多少占了上风,最终于掉了矢村,并将尸体埋在了落叶松山庄后面。当时山庄里空无一人。”

    “栗山被打断了门牙,脸肿得很厉害。当时很危险,我怕警方查到栗山头上,就主动走在搜索队的前头,故意把搜索引人歧途。不使人产生有谋杀的嫌疑。”

    “此后,我就假装在寻找矢村,努力接近由美子,终于如愿以偿。栗山当初也没食言,按他说的那样,没向我提任何要求,甚至离我远远的。但从10年前起,他开始时隐时现。不管怎么说,我能有今天,是靠他的帮忙,所以就或多或少给了他一些东西。”

    “起初,给东西时他还诚惶诚恐的,说是到达里来并非为了要东西,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但没过多久、他就频频来我这里,而且胃口越来越大。最后就简直成了恫吓了。”

    “不能容忍的是,栗山在打由纪于的主意。他蛮横要求和由纪子结婚,继承“朝山”的家业。说什么自己是冒着生命危险于掉矢村的,提这要求不算过分。”

    “最后他威胁说,如果不答应要求。就把一切告诉由美子和由纪子。当时、我曾详细地写过一份矢村的登山计划交给了栗山。他现在就利用这份计划,凶相毕露地要挟我,以满足他那贪得无厌的欲望。”

    “栗山得寸进尺,迫使我下决心干掉他,否则,吃亏的不仅是我。而且还要殃及由美子和由纪子。”

    “6月2日夜晚,我假装去送他要的钱,约他在涩谷碰了头。在车子里,让他喝了放有安眠药的啤酒。等他睡过去后,就在多摩湖畔杀死了他,并就地掩埋了尸体。栗山有前科,万一尸体被发现了,容易验明身份,因此在掩埋前,我用事先准备好的硫酸和盐酸搅拌成的混合液,把他的指

    “原以为把车变卖了就足已了,没想到警察会注意我。我从不担心栗山会把他与我这个“阔老板”的关系,泄漏给别人,也没有任何东西能把我和栗山联系起来。干掉栗山,保护自己、保护由美子和由纪子,这是我唯一的出路”。

    朝山纯一唆使栗山杀死矢村的罪行,已过了追诉期限。杀害栗山一案的取证工作已经结束,警方决定对朝山纯一起诉后,下田来到笠冈的遗骨前,给他焚香并报告案件的始未。

    笠冈的遗体已经火化,只等满服结束后将骨灰放到菩提寺去。

    下田点香作揖,对佛台上的笠冈遗像默默而语:

    “笠冈先生,最终还是您抓住了罪犯。是您用自己的生命。帮助我们找到了杀死栗山用的汽车,将朝山纯一捉拿归案。”

    下田在报告时,感到遗像上的笠冈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