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忌讳青春

时间:2021-03-26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青春的证明(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忌讳青春

    朝山由纪子和笠冈时也自从在石井雪男的病房里偶然相识之后,便开始了彼此之间的来往。年轻人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二人都在对方那里找到了某种感觉。

    “我仿佛很早以前就认讽你。”

    时也刚一说出口。由纪子就双颊绊红地点了点头。

    “我也是……。”

    “所谓的很早以前。不知这么说好不好,就是在出生之前的意思。

    “暖呀,我也有这种感觉。

    他们相互凝视着。这是爱的表白。两人都意识到这是命运的安排。

    时也不久就参加了工作。工作单位是颇有名气的中中银行。估计是父亲从事的职业在招考时赢得了银行的好感。待遇也高于一般标准,即使是马上结婚每月的工资也够用了。

    时也参加工作之后,对由纪子的态度更加积极了。由纪于是老字号店铺“朝山“家的千金,前来提亲的一定很多,现在也许已经有了意中人。

    时也虽然知道这些情况,但他感到有了工作就等于获得了向女方求婚的经济资本。

    “时也,到我们家去玩玩吧?“由纪子说,她意识到时也与自己的将来有着重大关系。

    自己选择的男人一定要让父母中意。

    有关时也的事,由纪子还没有向父母讲,她打算讲之前先将时也引见给父母,在培养了好感的基础上再和盘托出。

    他俩只是有同命运的预感,并没有用话挑明。唯恐他们之间会出现什么障碍。

    “嗯?我可以去你家吗?”时也吃惊他说。他还没有被邀请到异性朋友家里去过。

    “当然喽。想让你见见我父母。”

    “见你父母?

    时也愈发感到惊讶。在异性交往中,被引见给对方的父母,就意味着在征得双亲的同意。

    “你能来吗?

    “当、当然,我很高兴去。”

    在由纪子凝祝的目光下,时也慌乱地点了点头。

    “你别太紧张了,心里想着是到我家来玩,顺便见见面就行了。

    “你父母知道我的事情吗?

    “我简单地跟母亲说了几句,我母亲可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一说起你的事,她就一定叫我带你到家里来。”

    “你父亲怎么样?

    “父亲也是个好人,不大爱说话,但很温和。只要是我说的事,他都听。父亲和母亲是恋爱结婚的。

    “不过,你母亲是招婿的吧?

    时也从由纪子的只言片语中,听说过她父亲人赘这件事。

    “即便是招婿,也能够和相爱的人结婚呀。母亲与父亲相亲相爱,是自愿结婚的。

    “要是你遇到了那样的人敢和父母说吗?”

    时也又毅然决然地迈进了一步。

    “你是想让我去说?你真坏。

    由纪子用滇怪的目光瞪了时也一眼,撒起娇来。

    第二十星期天,时也去朝山家登门拜访。朝山由纪子的家在银座7丁目的“朝山餐馆”的背后。与“筑地饮食街”仅一尺之遥。居住区与“朝山餐馆“有走廊相通,但丝毫也听不到餐馆那边的嘈杂声。由纪子穿着朴素的碎白条花纹的和服在门口迎接时也。时也平时看惯了身着轻快西服?

    “有什么好惊奇的?

    在由纪子的催促下,时也才恢复了常态。进到屋里,他首先被领到了由纪子的卧室。被年轻女于带进自己闺房的男人,一般可以说是获得了相当的好感和信赖。

    时也掂量出了这件事的份量。这是一同极普通的、有六张席大小的日本式房间。室内摆设有写字台、书架、小巧的梳妆台和衣柜,房间的一角有一架立体声组合音响。

    房间布置的很简朴,丝毫没有朝山家独生女的闺房那种奢华之感。写字合上装饰的蔷蔽花和音响上摆放的博多人偶,才多少烘托出年轻姑娘的居室所应有的那种气氛。

    “屋里有些脏乱,你感到意外吧?”

    “不,就好像看到了不加掩饰的你,我很高兴。

    “真的?听到这活我就放心了。母亲总说把房间装饰一下,要像个女孩子的房间。可我讨厌那种过于装饰的屋子。人居住的房间只要有书和音乐就够了。

    这话听起来有些冠冕堂皇,可时也一点也没有觉得反感。

    正像她所说的只需要“书和音乐”一样,堵满了墙壁的书架上全都是国内外出版的文学书籍。唱片盒占据了书架的一角。书和唱片都参差不齐地排列着,有些零乱。一看便知不是在用“全集”等做高雅的摆设。

    “听听唱片吧。由纪子说道。

    “你父母呢?”

    时也非常注意他们的存在。

    “等一会儿咱们去客厅。我不想一进门就把你带到客厅去。光在客厅里呆着,就好像没把你真正迎进家里来。”

    “可是,我一下子就钻到女孩子的房里不出来,他们会不会认为我太不懂礼貌了。

    “没关系的,我已经跟母亲说了。别担心了,还是听音乐吧。一会儿我父母就会出来的。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