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名著 >

讹诈真相

时间:2021-04-08   作者:森村诚一   点击:

青春的证明(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讹诈真相

    笠冈道大郎把调查的目标转向了“筑地”,因为对矢吹帧介的嫌疑虽未彻底排除,但要假定他在事隔30多年后再找栗山算账,在情理上是说不通的。

    笠冈听了下田的报告后,就放弃了对矢吹的追查。

    那么,是谁杀了栗山?——

    笠冈道太郎想到了“筑地”。既然栗山提到了“阔老板”.很可能是以恫吓敲诈钱财。由于不堪忍受敲诈者敲诈,就把那敲诈者收拾了。这种事司空见惯,并不鲜见,但确实是有说服力的作案动机。但是,仅凭“筑地”这一线索去抓凶犯,等于大海捞针。

    “还是去找矢吹吧!”笠冈突然萌发了这个念头。他想,矢吹很有可能把栗山的一些话给忘了,去跟他聊聊,说不定会使他想起来的。

    笠冈又趁妻子不在时溜了出去。这或许是命中注定的吧,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在他心中涌动,觉得不去会会矢吹就过不了今夜似的。

    笠冈感到死神正向他走来,现在活着就好像在吞食自己的肉体,在肉体吞食完之前,必须抓住凶手,否则,那不堪重负的人生债务就要背到另一个世界里去。心里有气,面带怒色。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不过,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的。”

    笠冈尽量作出礼下让人的姿态。

    “到底有什么事?”

    矢吹口气生硬,显得很不耐烦,看来是想赶快结束这讨厌的查问。

    “据说,栗山重治和您会面时,他说在筑地有个阔老板,是吗?”

    “是的。那又怎么啦?”

    “单凭‘筑地’这一点线索,寻找凶犯犹如在大海里捞针,所以请您想想,栗山跟您说过的话中,还有没有值得参考的线索?”

    “前几天你们已经反复问过我了,我也讲清楚了,就那么一些。”

    矢吹说得很干脆,没有商量的余地。

    “矢吹先生,您与筑地有什么联系吗?”

    “与筑地?笑话,我与那里怎么会有联系呢?”

    “没有联系。那你没有什么预感?”

    “没有。”

    “矢吹先生!”

    “啊?”

    见笠冈突然改变了说话语气,矢吹不禁瞪大了眼睛。

    “这是在调查人命案子。”

    “我知道。”

    他以犀利的目光死盯住笠冈,仿佛在说,“是又怎样?”

    “您心里不快,我很清楚,但我们必须把凶犯捉拿归案,请您务必协助。”笠冈面对着矢吹刺人的目光分辩道。

    “这不正在努力协助你们吗?”

    “现在,我对您没有任何怀疑。有些话本来是不该讲的。您知道吗,我已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只能凭自己的直觉来调查,因为没有时间去科学取证,更没有空故意抓着什么工牌跟人兜圈子绕弯子。我现在有病,而且是不治之症,属于我的时间顶多还有半年。”

    “真的吗?”矢吹有些吃惊。

    “这种事还能说假吗!因此,我想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一定要抓到凶犯。您再好好想想,在栗山跟您说过的那些话中。有没有已经忘记了的。”

    “这么说来……”

    在笠冈推心置腹的逼迫下,矢吹似有所感动,开始有协助之意。

    “粟山是否说过,他曾去过筑地或在那里住过?”

    “没有。”

    “栗山在中津溪谷提到了筑地,这是您第一次听到吗?”

    “是的。是第一次听到。”

    “栗山在军队时的战友。现在有没有住在筑地的?”

    其实这事下田已调查清楚了,笠冈只是想再核实一下。

    “我和栗山一起相处,也就是停战前的3个来月时间。从当时认识的人来看,好像没有人是从筑地来的。当然。上级军官或地勤人员,我就不清楚了。”

    “住院时的病友,有没有从筑地来的呢?”

    “我只住了3个星期,不太清楚。”

    根据下田提供的地址,笠冈把电话打到了矢吹的工作单位,开始对方颇感为难,很不情愿,但最后还是同意晚上到他家里面谈,井指定了具体的时间。

    矢吹这样做,也许是害怕警察到单位来找他会引起大家的猜疑,而邀请警察到家里来就可证明自己的清白,或者要给警察点眼色看看。

    矢吹的家在武藏野市绿叮的一角。那里是新建的住宅区,东京都及房产公司经营的楼房鳞次彬比。由于天色已晚。笠冈摸黑寻找门牌,走得又累又饿,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了矢吹的家。这是座保留着武藏野风格的建筑,两层楼,平屋顶,外观看上去很现代化,院子宽敞,周围环境清

    笠冈站在大门口按响了门铃,里面马上就有了动静,一个身着和服的中年妇女打开门迎了出来。

    “我是立川谷署的刑吝,已跟您先生约好了,故前来登门拜访。”

    笠冈虽长期卧病在床,但仍是在职刑警。由于门口灯光昏暗,那女人没有看清他的病容。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