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隔壁的孩子

时间:2020-12-25   作者:李娟   点击:

隔壁的孩子

 
  隔壁住的那家人,家庭成员非常简单,就母子俩。母亲非常年轻,很会打扮。儿子9岁,上小学3年级。
 
  他们的房间和我的一样,不到20平方米,中间隔了堵墙,前间吃饭,后间睡觉。几乎没啥家具。唯一的装饰品是挂在床头的一幅女主人当年的艺术照—同所有艺术照一样,根本就不像她。
 
  这样的房子可算是这个小县城里最便宜的住处吧,房租一个月才150元。位置偏僻,上街不便。墙壁薄,无法过冬。又没有上下水,还不能使用功率超过100W的电器—冰箱、微波炉之类。厕所是户外公用的,得穿过后院再走一截山路才能到达。总之极不方便。像我这样单身的凑合着住还行,拖家带口的还住这样的房子,实在太……不晓得他们俩为何没有自己的家,为什么过着如此简陋寒酸的生活。他们的身份看起来是介于民工和市民之间的那种吧,模样体体面面,说话大大方方。
 
  那孩子并不调皮,是个自来熟,和谁都能搭几句话。口吻跟大人似的,头头是道,热情得体;做起事来也面面俱到,客客气气,看不到一点孩子气。太神了!
 
  尽管是早熟的孩子,但他妈妈打起他来,还是毫不含糊,并且几乎每天他都要挨两次打。一次在早上,一次在晚上。
 
  早上往往因为没有好好洗脸。这才多大个事啊!反正他妈妈先打了再说。唉,挨打的时候,无论多成熟的孩子,哭起来仍然还是个孩子。
 
  晚上挨打是因为算术题又做错了。并且当妈的坚持是错的,儿子坚持没错。儿子一边躲棍子一边哭喊:“你什么也不懂!……你不懂装懂!……凭什么你说我错了我就错了?”
 
  他妈的棍棒速度加快:“你又凭啥说我不懂?我有啥不懂的?”
 
  直到两人都累得筋疲力尽了,才又坐到一起,继续研究下一道数学题。
 
  好在这孩子性格还算开朗。每次挨完打不到20分钟,就忘记了一切屈辱,主动求和,“妈妈”长、“妈妈”短,说这说那,商量柴米油盐的事情,认真地出谋献策,一点也不记恨。直到下一次挨打时,才想起一切,边躲边愤怒地大喊:“你总是打我!你为啥总是打我?我杀人了吗?我放火了吗?”
 
  他妈说不过他,只好加重棍棒的力度,并跟着一起大喊:“那你杀人去吧!你放火去吧!”
 
  孩子到底还小,被打得招架不住了,终于开始求饶:“妈,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
 
  他妈一听,打得更起劲了,又踢又踹:“教你不敢,我教你不敢!”
 
  打完后,一片寂静。没一会儿,当妈的开始悠然地哼歌:“……分手不是唯一的结果……”
 
  儿子也跟着大声顺出下一句:“既然我并没犯错,为何还要离开我?……”
 
  然后两人一起快乐地唱。
 
  这首流行歌平日里听来恶俗至极,但被这母子俩一唱,听来格外有味。
    作品集李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