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所有人在时光里走来走去

时间:2021-10-21   作者:李娟   点击:

  重看一遍周星馳的《少林足球》,发现一个细节:阿梅向周星星告白的背景音乐是《索尔维格之歌》。
 
所有人在时光里走来走去
 
  我第一次听这首曲子,是出自自己的演奏。
 
  那时候我十八岁,自学吹口琴,买了一本教材,整天呜啦呜啦地练。等到能吹顺溜教材上面所有的练习曲了,又开始寻找新的曲谱。
 
  那时我在北疆一个闭塞的哈萨克乡村当裁缝,青春被倒扣在铁桶之中,却并不感到压抑。野蛮而汹涌的希望,在混沌中奋力奔突。
 
  有一天,我照着旧乐谱里的一段简谱,吹出了这支曲子。
 
  在乐谱里,紧挨着《索尔维格之歌》的下一首,是《重归苏莲托》。从此,我固执地认为这两支曲子之间有坚固的联系。
 
  前者是沉沦和被抛弃,后者是飞驰和抗拒被抛弃。我长到十八岁,感到生命中有大欠缺,又感到只需这两首曲子,就能饱满地填补一切。我收获了两首曲子,拥有了一切。随之又立刻感到欠缺更多,更多。
 
  我一遍又一遍地吹奏这两支曲子。那时,我好喜欢自己的十八岁。我觉得全世界唯有十八岁这个年龄最适合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我想去好多地方,最后只见一个人就够了。
 
  又过了十年,我才听到我口琴之外版本的《索尔维格之歌》。那时,初听这首曲子时的情绪仍稳稳当当地顶在胸腔。二十八岁的我,好喜欢自己的二十八岁啊。那时强烈感觉,只有二十八岁最适合自己。二十八岁的我,想去好多好多地方,想见很多很多人。
 
  此时此刻的荧幕中,阿梅正极力掩饰人生的种种难堪。她用尽青春最大的勇气,问出一个问题,然后被拒绝。她感到绝望,可狼狈窘迫的人生啊,还是得继续下去。于是她笑了……作为背景音乐的《索尔维格之歌》若有若无,时断时续。人间悲喜明明灭灭。我找出口琴,吹了两下,很快顺着旧日感觉吹出了两段旋律。此时此刻,除了三十八岁,我对什么年龄都不满意。我真心喜欢我的三十八岁。此时此刻,我哪儿也不想去了,但是,至少还想见三个人。
    作品集李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