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人生哲理 >

香烟的政治经济学(2)

时间:2019-11-13   作者:黄章晋   点击:

 
  除“中南海”等少数国产品牌外,大部分混合烟是进口烟。中国混合烟的消费者高度集中在北京和长三角及珠三角地区,其中北京以30%的比例高居全国第一。他们中的多数对香烟的档次、价格不敏感。
 
  一份烟草行业市场分析报告称:“零售价位在每盒5元至10元的混合型卷烟,目标消费群体是文化界或演艺界的人士;零售价位在每盒10元及以上的混合型卷烟,目标消费群体是高收入人群和驻京外国人。”其中外国人的香烟消费习惯不但迥异于本地,散烟、敬烟的观念也很淡薄。
 
  与内地欠发达地区相比,沿海地区高收入人群并未对高档烟有明显的消费热情。当那些进入沿海地区发展的人在节假日回乡时,香烟文化的落差便会尴尬地体现出来:相比他们在故乡的旧相识,他们拿出来的香烟会显得特别寒碜,而自己却浑然不觉。
 
  在很长时间里,抽烟在中国是以正面形象出现的。改革开放前的电影里,除了特务,国民党军官和日本军官是很少抽烟的;而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歌颂改革派厂长或基层明星官员的影视剧中,个性鲜明的改革派人物多半眉头紧锁、吞云吐雾;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除了周恩来等极少数例外,整体留给大众的影视形象是烟不离手。
 
  独特的发型、方言及传统的吸烟姿势,是特型演员们努力让自己更像领袖的重要着力点。古月曾在谈到他扮演毛泽东的诀窍时总结,毛泽东抽烟时不喜欢弹烟灰,而是待烟灰很长后用手轻轻拂去——领袖为特型演员模仿他们提供了太多的细节。
 
  不过,将来的特型演员要演好今天的领袖可就犯难了。2013年岁末,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烟不能抽了。
作品集关于经济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