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评论 >

只爱网红脸的中国人没资格嘲笑美国人审美

时间:2016-07-31   作者:侯虹斌   点击:

花木兰


  最近,一位已入美籍的23岁的北京女孩全安琪,当选了2016年密歇根州小姐,接下来还将代表密歇根州参加2016参加美国小姐(Miss American)竞选。却不料,这个女孩却引发了大洋彼岸的中国网友们的一场对撕。
  按说,现在全世界的选美比赛已多得让人疲劳了,华人当选的先例也很多,本来一个美国的地方选美不该引起什么关注。但这次不同,是因为这位全安琪,被无数的中国网友攻击为“丑”。
  如果找到全安琪更多的照片,很容易发现最开始大面积流传的那几张夺冠时的照片,是为了强化这种反差而精心挑选的丑照;而日常生活中的妆容和宣传照则好看很多。当然,就算她的正常照片,也一样会有人公开说真丑。她的高颧骨、大嘴巴、小麦肤色、高大健壮的身材,动辄大笑,无一符合中国审美。这种模样很像是迪士尼动画片《花木兰》的真人版。
  
  公开用侮辱性词汇说女性“丑”,显然是素质低下。不过,在这里不想再讨论“霸凌”这个问题了。其实就算在美国,全安琪也受到了很大关注,从社交媒体的热度来看,当地很多媒体和网友都认为她当选“美国小姐”的呼声很高,是大热门。这与她的亚裔身份有一定关系。全安琪是密歇根州史上的第一位亚裔选美冠军,在种种刁难和垢病中,她的反应能力和价值观念让很多网友路人转粉;此外,她还拥有高等学府的学历、数不清的社区服务、慈善活动的记录、惊人的记忆力、出色的演讲能力、以及钢琴的才艺——这才是她能夺冠的重点。
  再补充一句:美国的选美比赛有两个:Miss America,也就是全安琪参加的选美,更像是一个奖学金系统,看重选手的才艺、学历和谈吐;而Miss USA(美利坚小姐)则像是一个模特大赛,没有才艺项目,选手只要看颜值和身材。或许,这样你就理解一个长相不在中国人审美范畴当中的女孩,为什么能成为“美国小姐”比赛的大热门了。
  
  不过,笑容自信开朗,健康身材,有才艺,有头脑,这些都很好;但不等于别的美国少女们就没有这些。而全安琪能夺冠,说明她的容貌也符合美国主流认为的美。
  东西方审美差异,已成了一个高频词。从花木兰到哈利波特的初恋女友张秋,从邓文迪到普利希拉·陈,从刘玉玲到全安琪,这种西方受欢迎的东方面孔,与中国人对美的看法差异很大。她们的共同特点是:高大健壮,小麦肤色,还有着蒙古人种典型的面颊。而这,和当下中国人普遍喜欢的脸小、肤白、苗条是有很大区别的。
  她们这样也能叫美吗?我们常常很难理解。多年前作家石康写过一篇广为流传的《一到美国就看不上中国姑娘了》倒是部分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希望有个姑娘跟我一起使用工具建房子,而不是只在边上给我擦汗叫老公,此时,原来的中国趣味纷纷瓦解,这时你才得知,一个帮手是多么重要,若是她不能与你一起把床垫举上车顶并捆住,你就只能自己去举,但你一人很可能真的大风中完不成。”“这里先是需要人,其次才是女人。”我不能同意他这篇文章的所有看法,因为中国也有同样的姑娘,只不过基于他的个人生活体验视而不见而己。但就生活方式而言,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在美国这样的国家,性别相对较为平等,女性同样要承担社会责任;她们更受青睐的特质,是健壮性感,是能干,是聪明,是有品味,是见多识广。不是说美国就不注重容貌,否则他们就不会有好莱坞,不会诞生无数的化妆品大鳄和服饰帝国了;但他们更欣赏的,是那种充满着生命力,精力充沛,行动敏捷,就算笑也笑得张狂的模样。
  但反过来也有一个问题:美真的只有这样一种类型吗?不当女强人难道就是丑吗?只喜欢斯文优雅的微笑难道就是丑吗?显然也不是。
  以美国的历任第一夫人为例,固然有米歇尔·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这类职业女强人,是丈夫的最得力助手,圈过很多好感(至少是曾经);也有像劳拉·布什和南希·里根这种温柔体贴的贤妻良母,是保守派的家庭主义者的理想模式。除了小李子交过五十七任超模女友的审美始终如一之外,整个美国,并不存在着一个立场一致的判断。
  我们似乎忘了,在西方世界里,最红的东方面孔是巩俐、章子怡、杨紫琼、张曼玉,她们没有一个是花木兰式外貌;近年来在西方备受关注的中国超模刘雯(一度登上权威的世界超模榜Models.com的第三名,吸金榜上也名列前排)、何穗、秦舒培等人,也各具特色;完全符合中国人对“大美女”的定义的张梓琳,还是世界小姐呢;如果算上非华裔的东方人,早一点的戴文青木、栗山千明,最新的X战警中的“灵蝶”,容貌都非常个性化。人家接纳各种各样的美女,什么类型都应有尽有。这些,为什么就没人质疑“审美差异”,或者“西方人故意选丑的来丑化中国人”了?
  
  谁说在美国人有东方人都是蒙古脸的刻板印象?分明是东方人对他者审视的不自信,以为谁看自己都带有偏见。
  这就是趣味单一的问题。只要跟自己的判断不一样,就嘘声四起,更不必说还附带着粗俗的语言暴力和人身攻击了。
  美确实是有时代性的。在中国的语境下,李双双和小二黑的时代,喜欢的是强壮的劳动妇女;后来喜欢的,是邢燕子那样好使唤、使蛮力的“铁姑娘”;农村喜欢的,是不仅强壮能劳动,而且有大屁股、好生养的姑娘……那都符合当时的现实需要,而且在饥馑的年代里基本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而当下的癖好,则是大胸长腿的网红锥子脸;而且,这样的姑娘一般都会有“炫富”这种爱好作为标配。它营造出来的是一种既不用工作却又非常有钱、只需休闲和保养的美好幻像。这也符合当代中国人的人生理想。
  为什么说这种“网红脸”是中国的女性审美风向标?现在有钱的年轻女孩非常多;而靠着塑造出这种又美又闲的生活方式来吸引粉丝,让自己变得更有钱、从而能打更多的玻尿酸变得更美的网红,也很多。这种美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是能变现的,变成淘宝店主,变成热门主播,变成广告达人,以至于真正的大明星都会自拍成网红模样来圈粉和盈利。不要嘲笑人家韩国了,我们一开网红大会,那些知名网红们惊悚的整容脸,活生生把天然的papi酱衬托得像个女神。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