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

胭脂血

      

   凝胭脂,一曲箜篌引情血... 诉离殇...
  “柳师姐,你弹得是什么曲子,真好听”。稚嫩的声音浮在耳畔。

  一双如月的媚眼弹出两行泪,站起身,望向窗外开的正艳的念罗花,血红的花色好似渗出鲜血来,转过头微笑凝视着琴边的少女,“师妹,真的好听么”?红衣彩带,挽着悠扬的发鬓,飘散的碎发零星的点缀着。

  “是呢,师姐,这是我在坝中听到的最好的曲子了,嘿嘿”。笑容宛若桃花盛开。

那红衣少女轻笑,“师姐教你弹好么”?

  “好啊好啊”!

  细腻的纤手挽起衣袖,撩起额前的碎发,轻弹指间,馨心淡雅的音符沐浴着念罗花,好像能听懂似的,随着曲子妙曼的摇摆着。

  

  记忆中,他的眼神是温柔的,是清澈的... ...
   三年前,苏州断桥边。

  “咳...... ...”少年嘴角微扬,一阵轻咳,咳出一股鲜血,染红了红衣少女衣袖间的白素。“对不起...诗念,我...别无选择了,”说话间嘴角还会流出汩汩的鲜血,任由着染红了身边的泥土,“我不能违背师父的遗愿...原谅...我入了...血刀门”。

  红衣少女轻抚着少年的发丝,朱唇轻启想说些什么却又闭上了,两行泪早已打湿了双眼,滴落在少年的额前。

  少年无力地抬起手抚摸着红衣少女美丽的脸颊,忍着从胸前传来剧烈的剑伤所致的疼痛“不哭.........能够死在你的怀里,我也无憾了,答应我...诗念,你要......好好的...活着,我...爱你”... ...双手一沉,少年的目光黯淡了。

  红衣少女早已泣不成声,紧紧抱着少年寒冷的身体,她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深爱的人却是想要自己性命的仇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

  眼前一道血光闪过,红衣少女知道,再过不久,她所寄养的念罗花将会汲取少年的肉体与精血,最终只剩一具焦黑的尸骨。她不忍看到这一幕,可是她没有选择,因为她是念罗坝的人,而她的念罗花在汲取一个人的血液将会让她成为念罗坝的大师姐。

  

  
   珠帘红幔帐,
   “柳师姐,你看,你多像这朵念罗花,像这首曲子一样啊,好美”... ...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仰望天空的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