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

狗肉

 狗肉

   这是一条狗,披着一身棕黑色的毛,没有哭,没有闹,安静的躺在那里,几只苍蝇舔食眼角的泪水,它依然是安静的,不曾摇着尾巴站起来甩一甩头,赶走那些烦躁的苍蝇。
    “妈妈,二小家的狗死了,我们可以拖回来吃肉!”一张淘气的脸印在玻璃上,凝视着玻璃外面的一切,直到定格在那条死狗身上,或许它的肉才是最好吃的。
    “别胡说,那是人家的狗,死还是没死你怎么知道。”是呢,应该就是这几天了吧!病怏怏的不吃东西,饿了几天了,早晚是要死的,多可怜的一条狗,如果是在我们家... ...或许还活不过今天呢。
    “二小又不在家,我们可以偷偷的,不然他肯定是不吃的,丢了的话就可惜了,多美的肉。”... ...是啊,出去了之后就再也没能回来,那没爹疼没娘养的娃儿。不知道是贪玩睡在了山头还是下了河摸鱼去了,是的,他就是这样一个淘气的娃儿。
 
    太累了,不想起来,可是不起来又能怎么办,没了爹没了娘,自己的日子真不好过。唉...还是睁开眼,那刺眼的阳光射的眼睛疼,总得爬起来洗洗脸,就算是好几天都没有洗头,那一头枯黄的发,缠绕在一起,拧成了一股。究竟还是起来了,总得把牛儿赶出牛棚,赶到山坡上草茂盛的地方,牛儿爱吃的地方。或许在爹娘的坟头,那里的草还算茂盛,可是不妥,谁会这么做呢!呵... ...昨晚的娘亲还是摸着我的头笑眯眯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跟着爹头也不会的走了,爹爹,娘,快带我走... ...还要丢下我一个人么?
    牛儿啊,如果你能听得懂我说的话... ...多好。
    大黑,为什么你总是躺着,躺着... ...一声也不叫,你肯定还有力气的,快,爬起来,看看这是啥,这可是从隔壁大婶那里要来的鸡汤,快起来喝一口,多鲜美,连我都想喝了。还是一动不动的,那么安静。是不是累了?或许是夜里叫的太凶猛,累坏了吧,那汤碗放在这里,记得要乖乖的喝掉,千万不要碰洒了,不要被他们家的男人看到,不然的话...我又要挨鞭子了。
    是的,那是一个多么凶狠的男人,恨死了他,真想把他剁成肉酱。可是又能怎么办呢,自己又打不过他,或许还是算了吧!就这样吧,总得先把牛赶出去,赶到山坡上草茂盛的地方,牛儿爱吃的地方。
    又是九月十六了,送什么好呢?编制一串花环还是... ...呵,小伙伴的生日总是费劲了头脑,虽然总是受欺负,可还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啊...终究还是把喜爱的那枚石头相送,这是一颗多么漂亮的小石头,好像玉石一般,肯定会爱不释手的。虽然总是指着说没有娘的孩子,可终究还是一起长大的伙伴,那个胖胖的伙伴。就这样吧,那漫山遍野的小花开的红艳,这里一朵,那里一朵... ...
    牛儿啊,如果你能听得懂我说的话... ...多好。
    爹爹喜欢摸着头笑盈盈的说:“娃长大了,娃长大了... ...”
    娘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长大了,长大了... ...”
    总想拉着手,一直跑一直跑... ...终究是追不上了... ...
    “爹娘... ...等一等... ...”
    睁开眼,正午了吧... ...怎么就睡了呢?难道是昨晚在雇主家忙的太晚么?许是身体有些虚脱,连早饭都没来的及吃,如果说不饿的话那么就是说谎话了。还好兜里揣着一个馒头,那是早上邻居大婶硬塞的,又不好意思拒绝,尽管胖墩总是斜着眼。总会有好人的。
    是的,总会有好人的,村支书老爷爷还是很好的人,他总是笑盈盈的夸着,送来干粮送来暖衣,很满意这一头健壮的牛,那不是自己的,而是大队的。爹娘还是死的早,不然自己怎么会赶着牛哼着歌,总归是爹娘死的太早吧... ...
    人影绰绰,是人吧?是的... ...一群穿着黄绿色衣服的人,带着一顶奇怪的帽子,像一排笨拙的鸭子,“嘿... ...”怎会笑出声来,怎会让他们发现躲在大石头后面的我呢,该怎么办?一张大手伸了过来,拎着,冷笑。
​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仰望天空的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