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

山神庙

山神庙

搓了搓手,蜷着有些疲惫的身躯,肩上扛着半袋儿的大米还有少半袋儿的玉米面儿,尽管天气是特别的寒冷,嘴里呼出的热气也染白了胡须。就到了,一座破烂的山神庙,塌了一面墙,墙角是一堆干枯发黄的蒿草。踱着步轻推开庙门,“咯吱咯吱”,发出几声脆响,似乎惊扰到了这里的居住者,几只老鼠挣扎着乱窜。咧着嘴笑了,今夜就在这里过一晚吧,陪着山神老把头儿罢了,外面的天儿究竟还是太冷,明儿个就可以到家了,桌子上定会是媳妇准备好的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一叠腌制的萝卜小咸菜,再来一壶热酒,小儿小女也会围着桌子等着听故事吧,这一路上的见闻总要讲给他们听的,开开眼儿。不想也罢,究竟明儿个会到家的。

就在这块地儿吧,轻轻的撂下袋子,可要小心了,这是娃们一冬的食物,就算是饿坏了老两口儿,娃们也不要饿着,想起娃儿们是多么的幸福了,昨儿个一大早就要走上几百里去领面粉,天寒地冻的,谁愿意忙活呢!但是,不忙活娃们就得饿着,还是算了吧,走上几百里,为了娃儿们,就这样吧!

怎么办?总得取点暖火,就算是墙壁能抵挡的住寒风,可是那些肆无忌惮的还是有一些从另一面塌了的地方涌进来,实在是有些冷,这倒霉的天儿,唉... ...算了吧!就取一些挂在墙头的蒿草,拾一些墙壁塌了之后裸露出来的木板,就这样吧!总要比家里的暖炉子差一些,那是有多温暖了,上面还可以放两个鸡蛋,娃们每人一个,哦,不对,是三个,还有那上了年纪的老伴儿了。那炉子若是温度起来了,满屋子都是温暖,呵~不要去想了,究竟还是要守着天寒地冻。

怎么了呢?手都不听使唤了,闹不好是冻坏了,瞅瞅吧!这双干枯的手,你总得帮忙把这堆火升起来吧,不然要冻死了,这是真的。只有这四根火柴了,怎么办呢,那么大的风,连烟都舍不得点,只有这四根了,算了吧!还是先用一根再说,拢了拢草,堆成一个小洞,两只手伸进去,确实有点颤抖,不可以害怕的,说不定一不小心这根火柴就没了呢。“呲”,一股子温暖的气流迎面扑来,是很温暖,是火,真的就划着了,先引着了再说,冻死了。

外面怎会下起了雪,的确是雪花,有的就落在门口,有的从那面断墙挤进来,你们可要慢些啊,不要挤坏了这座庙,总得在这儿睡上一晚了。怎么会冷了呢?唉... ...真的就不该分神的,这一堆儿蒿草上忘记加上几块木板了,就这样燃尽了,算了吧!还是在拢一堆罢了。这一堆可要小心了,还有三根火柴,“呲”,引着了,现在就差没把蒿草引着了,慢慢儿的,可得慢慢儿的,“呼”,怎么会窜进来风呢,怎么会这样呢?这倒霉的天儿这是要冻死人么?眼瞅着那根火柴也结束了它的生命。只有两根了,万万不能出错了,手真的有些麻木了,弯不了,可总得先把火升起来才可以暖和一下,坚持坚持吧!只有这两根了,认真一些,小心一些。草是不是有些不够,真担心生不起来大一些的火苗儿,在拢一些来,好了,就这样吧!这总该够了,墙头的蒿草已经所剩无几了,连泥土都被拔了出来。两根咯,唉,叹什么气呢,不然就得继续前行,可是太累了,真的累了,脚都磨起了泡,有些支撑不起这个身躯了,不能倒下,总的留点气力给娃儿们娶上媳妇,找个婆家,还将考虑那多病的老伴儿,唉...我的老伴儿哟,现在是不是在家里焦急的等着呢,娃儿们该睡了吧!究竟还是不怪我啊。要怪只能怪那米粮铺一大堆儿的人儿,究竟还得排队嘛不是,唉... ...总得把火升起来,也好暖和一下了。两根呢,可一定要升起来,谁喜欢这天寒地冻呢!山神老把头,究竟还是你行行好,忙趁忙趁。“呲... ...”好温暖的火苗,怎么就这么暖和哟!像极了屋子里的炉子,暖烘烘的,是鸡蛋吧!那么香,有点流口水,忍一下,先让娃们儿吃,闻点儿香味儿就好。唉... ...我的儿,你怎么那么淘气把水浇在炉子上,你看看,这火都灭了,冒着烟儿,太淘气了,小的时候不也一样,呵~回过神儿,怎么手上凉丝丝的,这火柴... ...冒着烟儿,这屋顶的破洞哟,为什么偏要这个时候落下来一小堆儿雪,看看哟!把这根火柴也灭了,怎么办?最后一根火柴,真的这剩下这一根,一定要升起来,娃儿还在等着米面儿,热气腾腾的大馒头,再来一碗自酿的米酒... ...还得拢一些蒿草,只可惜了墙头的那点蒿草所剩无几,真的要这么做?可真舍不得了,兜里的几本小人儿书,可是从地摊儿里拾来的,娃儿们定会喜爱的不得了,舍不得,可不能奉献出来,尽管自己真的冷的要命。不过可以这样,身上的这件袄,别人送的,有些破旧了,连棉花都时常从那些洞洞里掉出来,好像只剩下了空壳儿,好了,就这样,祭奠那些离我而去的火柴,这最后一根,总得升起来,着实更加的冷了,莫非是因为扯了一半儿的袄?那破烂的袄儿挂在身上,虽然有点不舒服,总比没有的强,那就这样吧!究竟还是穿了一件袄儿,不是么?先生起一滩儿火,就这一摊儿火,唯独这一摊儿了。最后一根火柴了,老天爷啊,总得升起来一堆儿火,看看这身子,早已不听使唤,这双鞋子也磨破了底儿,冰凉冰凉。可怜一下,这可怜的人儿哟!就这一小把儿蒿草咯!在填写袄里的棉花跟破布,满满的一堆,嘿,这样一定可以升起来,一定可以的呢,那就这样,一定要小心了,“呲”微弱的火苗一跳一跳的,该死的风,快快燃烧起来吧!山神爷老把头,老天爷咧!都行行好。

这是一堆多么旺盛的火啊,照的满屋子亮堂堂的,暖和了许多,这双手,这双脚,多么温暖,家里的火炉都没有这么热,伸出手,“嘶...”确实是一堆火,没有做梦,嘿!总算是老天爷开恩,大发慈悲了,娃儿们,老伴儿,明个儿一早一定要在村头等着哦!可不要忘了,实在是有些累了,忙趁忙趁,帮忙把这些米面儿送到大缸里。还是有些发冷,风寒么?可不要来,离得远远的,总得保留着力气前行。在添些木板罢了,最好让火旺旺的,着实是累了,两条腿已经站不起,灌了铅了。究竟还是枕着这袋袋儿的米面躺下,闭上眼么?闭上眼吧!兜里的窝窝冻得梆硬,以为是不能吃了,不过可以烤一烤,就着风。还是闭上眼吧,太累了,娃儿们明天就可以吃到白面馒头了,这是有多好啊,多做一些让老伴儿也吃的饱饱的,挺好呢!辛苦的老伴儿,每天总是早早的爬起来。

“呜呜... ...”像极了魔鬼的哭喊,那是风吧,吹开半遮半掩的庙门,涌进来雪,“吱... ...”娃儿,快去把门关上,爹爹在躺一会儿就起,爹爹太累了,关了门一起吃饭,看这一桌子的肉,今天又是什么节日呢?吃了这么多的肉,真真的好吃,我快要饿死了。还是有些冷,娃儿,添些柴吧,不然怎么熬过这么漫长的冬天呢!你看,就要灭了,仅剩一点点的火苗了,怎么不听话呢?爹爹累了,不然爹爹就去了,爹爹困了,守着这堆儿火,究竟还是这堆儿火,明儿早吧。

“他爹... ...孩儿他爹... ...

“爹... ...... ......................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仰望天空的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