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恐怖 >

幻境(2)

幻境
 
  “哦,我习惯了她的傲慢和无理。曼莉,也许前世我欠了她,让她今生折磨我。”我苦笑了下,一丝苦涩萦绕心口。
  “她这样对你,你就不该忍气吞声。宁远,你这样好的男人她竟然不知足。”曼莉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脸颊,一滴泪滴在我的胸口。
  “如果她有你这般柔情该多好。”我叹息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宁远,我暗恋了你三年,如果你愿意,你和她分手吧,我们在一起。”曼莉深情的望着我。
  我没有说话,我不知道我是真的放不下,还是害怕秋荷的不肯善罢甘休。我太了解她了,如果我真的和她提出分手,她一定和我纠缠不休的。她明白,对她唯命是从的男人天底下也就只有我宁远一人,就她那样的女人,不就凭自己有张好看的门面吗?除了这些她还有什么?男人贪恋的不过也就是她的一张皮囊而已。她是有自知之明的。那么,我是不是也和其他男人一样贪恋的只是她的身体呢。
  我想我是中了她下的蛊了。明明知道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为什么还会乐此不疲的甘愿受她的欺凌?我真的想不明白。
  自从曼莉对我表白后,我发现我开始像个真正的男人似得有尊严的活着了。对于曼莉的爱情,我早已经潜移默化的接受了。或许,只有曼莉才会让我觉得爱情的重要性,也明白我对于秋荷那种忍受只是因为她那副魔鬼般的身材和天使一样的容颜的贪婪。
  我有些疲倦,然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房中一片漆黑,我缓缓的坐起身,并不想开灯。
  编织袋!一个鼓鼓的蓝白条的编织袋就放在床头的地板上。我惊恐的盯着它,仿佛看到秋荷缓缓的从袋中走了出来。“我不会放过你的!”秋荷临死的那句话还回荡在我的耳边。
  我浑身发抖,手脚冰凉,在这个闷热的夏夜却感觉仿佛置身在凛冽的冬季。我就这样盯着那个编织袋,眼睛不敢眨动一下,唯恐一眨眼秋荷就会从编织袋中爬出来似得。
  曼莉的电话不符合时宜的打了过来。
  “宁远,下午我过来了一趟你睡着了,为了不打扰你,我没叫醒你。不过一会我就快到你这里了,先不告诉你,给你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不是惊吓就好。”我假装轻松的口气。
  “当然是惊喜了,看到你床跟前的盒子么?打开看看。”曼莉说。
  “盒子?哪有什么盒子,曼莉,你弄错了吧?”一个编织袋她居然说是盒子。
  “打开看看啊,宁远,看看喜欢不喜欢?”曼莉的语气有些诡异。
  床头跟前地板上明明放的是一个编织袋,她却说是一个盒子。我不知道曼莉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想骗我打开袋子,这明明就是曾经装秋荷尸体的那个编织袋。我意识到曼莉知道了我杀秋荷的事情了,她在暗示我。
  门外响起了钥匙转动的声音,我知道曼莉来了。
  “哎,宁远,这么暗你怎么不开灯?”曼莉走了进来。顺手打开了灯。
  我没有吭声,眼睛还是盯着那个编织袋,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看到袋子上沾满了鲜血。
  “宁远,怎么了?不过是个鞋盒子把你吓的?你怎么不打开看看呢?”曼莉轻声的说。
  “那你打开啊!”我悄悄的拿起藏在床头下的那把刀。
  趁曼莉弯身的一瞬间,我从背后给了她一刀。
  “宁远,我知道你恨我。你爱的人永远是秋荷,你恨我杀了她,恨我。可是我不能容忍她那样对你,更不能看着我爱的男人这样屈辱的活着。宁远,我不恨你,一点也不恨你。你自己保重。”曼莉倒在血泊中,慢慢闭上了那双我看来充满幽怨的眼睛。
  我失神的望着曼莉那张脸,仿佛看到秋荷正狰狞的对着我笑。哪里有什么编织袋呀,床头的地板上分明是一个男式皮鞋的鞋盒。我颤抖着打开盒子,映入眼前的却是一双精美的意大利制造的皮鞋。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水温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