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恐怖 >

有鬼

    你相信世上有鬼吗?
  
 
    我是从来不信这些毫无科学根据又导人迷信的话。
  
 
    自我出生以来,只见证了科技的创新和人文的发达,什么鬼神之说,完全就是那些庸俗的人,无中生有。
  
 
    对了,我叫黄亮,是一家贸易公司的执行董事,原本这是岳父大人一手创办的企业,可正当公司走上轨道稳健发展时,他却因为一场意外不幸死于车祸之中。 
  
 
    所以,骆佳婧依法获得了公司继承权,而我身为她的合法丈夫,这家贸易公司也就有属于我的一半。
  
 
    佳婧是个自由撰稿人,喜欢执笔讲述那些小女生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说,所以对于公司的经营模式她一窍不通。那么,我就顺理成章的肩负起整个公司的大小事务。
  
 
    在外人眼里,我就是走了狗屎运,让骆总的独生女儿看上,这结婚还不满一年,就捡到这么一个大便宜。
  
 
    当然,事已至此我还是免不了有些得意,毕竟对于一个青年人来讲,未付出任何努力就坐享其成,确实有些飘飘然。
  
 
    但是,最近连续发生一系列诡异的事情后,我就再也飘不起来了。
  
 
    首先是佳婧,整整一个礼拜,每晚都在午夜一点时莫名其妙的起床,走到岳父大人生前的卧室里叠被子,叫她却毫无反应,完了之后回房没事一样的倒床就睡。
  
 
    我以为她是梦游,可连续几天下来她夜夜如此,而且准时准点到分秒不差!每晚被她起床的动静惊醒时,我看见墙上的挂钟都是凌晨一点,就像是一到这个时间,她就被人叫醒一样的自然。
  
 
    不过我只当她是在梦游,听说梦游的人不能将他叫醒,不然会被吓死。所以我只好等到第二天早上再询问她,可是她却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全然不知。
  
   
    我实在难以理解,于是连哄带骗的将她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告诉我,我太太一切正常,不可能会有梦游症状。
  
 
    这事一直都让我十分疑惑,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好在从医院回来后,她再也没有半夜三更的起床去叠被子了,我也可以安心踏实的睡觉。
  
 
    但是我没有想到,噩梦竟是从这里开始!
  
 
    佳婧倒是恢复了正常,可又一件离奇的事接着发生了。
  
 
    就在之前,佳婧每晚起床叠被的那个时间,同样分秒不差的响起门铃声,而每次我起床将门打开,楼道里除了亮着的声控灯外什么都没有!
   
 
    这件事让我非常上火,以为是有人故意恶作剧,于是有一天晚上我索性不睡觉躲在门边,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可恶,果然准时准点门铃响起,我透过猫眼望出去,楼道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干脆猛地一把拉开门,锁头摩擦的“咔嚓”声惊亮了声控灯,但是门外依然什么也没有!
  
 
    我很纳闷,难道是门铃出了问题?
  
 
    第二天找来物管人员,让他们帮我将门铃拆了,我看它晚上还会不会响。
  
 
    晚上还真没有那该死的门铃声了,我松了口气。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竟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而且富有弹性节奏般的“咚咚,咚咚咚……” 
  
 
    这次吓得佳婧脸色发白,我更是气得骂娘,跳下床冲进厨房一把将菜刀抓起,即使不砍他两刀,也要吓得这兔崽子以后不敢再来搞怪!
  
 
    两步冲到门边,这次一定要让他防不胜防被我抓个正着!
  
 
    没想却和上次一样,门开灯亮,屋外连个鬼影都没有!
  
 
    卧槽!
  
 
    我气得大骂,令我费解的是,这“咚咚咚”的敲门声竟然没有吵亮楼道里的声控灯!似乎这音声来源于我们屋内,又或者源自于漆黑的空气里。
  
 
    随即我的心咯噔一下,但还是探出身子观察起门外。
  
 
    我们住在公寓的七楼,两部客运电梯显示停在一楼,而每层只有四户住户门门相对,但全都安安静静的紧闭门户,即使隔壁邻居恶作剧,也做不到这么快就悄无声息的躲进自己家里。
  
 
    疑惑一阵,提着菜刀走向楼道的应急楼梯口,应急楼梯口有扇手推门,我想这家伙一定是躲在了里面。
   
 
    走近后我抬起一脚将手推门踢开,门撞在墙上发出“哐啷”一声巨响,随即楼梯里的声控灯亮了起来,除了拐角处的一个深色垃圾桶外,空无一物。
  
 
    看到这场景,我背脊上突然一阵发毛,会是什么东西速度这么快?
  
 
    楼道里鸦雀无声,飕飕的凉风吹得我冷汗直冒,四周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安静,只有自己那紧张的心跳声和急促的呼吸像在拉活塞。
  
 
    望了望上下楼梯口,肯定不会有第二个人存在后我赶紧退回来。
  
 
    幸好我从不信鬼怪,不然准备吓傻!
  
 
    回屋后,佳婧猛的扑进我怀里大哭不已,我知道这次事件彻底的击碎了她弱小的胆量。
  
 
    这些事让我难以安睡,而且巧妙的是,门铃声响和那富有节奏的敲门声都一分不差的出现在午夜一点整!
   
 
    这个时间竟然莫名的成了我心里的一个疙瘩,似乎他蕴含着某种深意。
  
 
    虽然这些事离奇得让人无法解释,但我始终不认为是什么灵异鬼怪。第二天又找到物管人员,请他们将七楼楼道的监控录像调出,我得看看到底是谁在作怪,可惜画面里一片模糊,直到我开门后亮了声控灯,才看得见拍下的情况,但这也无迹可寻。
  
 
    我猜想会不会是无意中得罪了某小人,使出这种毫不光明磊落的手段,但脑子里滚动这些年来的经历,不曾与人有过争执或结怨。包括佳婧,她时常闭门写作,能结交认识的人屈指可数,算来算去也不会有人前来故意恶搞,所以使得我接下来的日子,难以心中平静。
  
 
    好在自那晚之后门户清静了,佳婧也安然的睡了几晚舒服的觉,可我的心里却始终落不下,总感觉这些离奇事件不会轻易的结束。
  
 
    果不其然,没隔多久,又发生了一件更加让我无法想象的诡异事情。
  
 
    那晚公司临时有事,我处理完毕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开门后见佳婧还没有休息,而是卷缩在客厅沙发里,怀中紧紧抱着一个抱枕,将披头散发的脑袋埋在抱枕里浑身发抖。
  
 
    她的异常举动让我不由一阵发毛,看样子她又是遇到了什么令人难以解释的事情。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喊她一声,不料却将她惊吓得差点跳起来!我赶紧将她抱住,回过神见到是我的她,脸色显得极度恐惧。
  
 
    “不要怕,有我在。”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剑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