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散文 >

猫头鹰行动

时间:2013-09-04   作者:毕淑敏   点击:


    “妈妈,我想买块新的电子表。”李遥遥把牛仔书包甩上肩,窄窄的后背立刻被压得像拴了晾衣服绳的小树苗。他知道这个时候提出要求,妈妈最容易答应他。      
     大人们总以为自己挺神秘,挺深奥,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每一个孩子都是小侦察兵。大人太骄傲,轻敌。骄兵必败,所有的书上都这么说。他们眼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起来,光顾得高兴,就低估了对手。李遥遥今年14岁。上初中二年级,他认识自己的爸爸妈妈已经14年了。想想吧!14年——一个抗日战争再加上两个解放战争的时间,爸爸妈妈就是一道哥德巴赫猜想,也早叫李遥遥给解开了。      
     “又买电子表?你的电子表不是还好着吗!”妈妈嘴里塞着早点,说话像重伤风。早点早点,早上的点心。这对李遥遥来说是名副其实——麦胚面包片抹果酱,对妈妈来说,可就有点沽名钓誉了。请原谅用了一个不恭敬的词。所有的中学生都爱用贬意词造句。妈妈的早饭是馒头片抹炸黄酱。      
     “表快了。”李遥遥说。他的脸上有些发红,可能是书包带勒住了他脖子上的血管。      
     “快多少?”妈妈走过来问。      
     “每天快1分钟。”李遥遥一甩头发。他很喜欢甩头发这个动作,觉得很有成年人的风度。可惜他的头发不够长,总被妈妈的推子理得短短的。只有在快理发的前几天,才可以稍微潇洒一下。      
     “快1分钟算什么呢!我的表每天快5分钟,还不是照样戴!快比慢好,所有的表都是最后不走了,才算彻底坏了。”妈妈抹抹嘴边的酱。      
     遥遥的判断错了。买表的事就这样被家庭中的常任理事国行使了否决权。有什么办法呢?爸爸一年到头出差,家就成了母系社会。      
     李遥遥骑着自行车上学去。骑车的时候可以想很多事情。      
     妈妈的说法很没有道理,一个电子表好着呢为什么就不能换新的?华侨大厦也好着呢,还不是拆了盖了一座更豪华更气派的大厦!家里的家具也好着呢,妈妈不是也说要攒钱买一套组合柜!现在是信息社会,什么都讲究更新换代嘛!      
     一辆漂亮的紫色跑车,像鲨鱼一般敏捷地刮过李遥遥的前轮,险些将他别倒。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遥遥一惊,才从沉思中醒来。      
     “那我叫了你半天,你理也不理,这算不算不讲道理?”范熊圆滚滚的脸,撑在捏亮的车把上,一副要把车子压垮的架式。当然车子是压不倒的,这是名牌赛车,只有有个当个体户的爸爸才买得起。      
     “李遥遥,你怎么愁眉苦脸的?我要有你那么好的学习成绩,嘴角都咧到脑袋后面去集合。”      
     “我妈不给我买新电子表。”      
     “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原来是这种(又鸟)毛蒜皮。喏,给你。”范熊左手持把,右手咧地扯开阿迪达斯白色运动衣的拉链,一个井底捞月,把一枚黑丝绳系着的物体,捅到李遥遥眼前。      
     这是一块做成猫头鹰形状的13种功能电子挂表,通体蓝色,像一块润滑的玉石雕刻而成。      
     “这个按钮管定时,这个管报时。你听……”范熊按了一处开关,把挂表举到遥遥耳边。可惜马路上大嘈杂,遥遥只勉强听到类似蛐蛐叫的声音。      
     “还有照明……”范熊把手掌圈成帐篷,仿佛在大风沙的天气里点燃一根火柴:“你看,多清楚!”      
     “快关上吧!费电。”遥遥说。他腕上的电子表也有照明功能,可他几乎从来不用。一粒钮扣电池挺贵的。      
     “喜欢吗?”范熊问。      
     “当然啦!”遥遥回答。      
     “那它就是你的啦!”范熊把蓝色猫头魔形挂表塞到遥遥手里。挂表像活鱼似地粘糊滑溜,那是范熊手心的汗。      
     “我不要。”李遥遥的手指猛地缩回,好像那是一块取自南极大陆的蓝色寒冰。      
     “那你妈不给你钱,咋办?你还是总指挥呢,谁没表也不能你没表哇!算我赞助这次‘猫头鹰’行动还不行?”范熊那张像奶油面包一样松软的脸上,疏淡的眉毛皱了起来。      
     “我是总指挥,更得自己想办法了。”李遥遥毫无商榷余地的说。      
     “要不干脆跟我爸要点钱,我给所有参加行动的同学,每人赞助一份,你看怎么样?省得锣齐鼓不齐的,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范熊跃跃欲试,屁股把高级赛车压得吱嘎响。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