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说书人

第四章 俊无双

更新时间:2013-08-09   本书阅读量:

夜沉沉,凉风习习,明月朗,寥星稀稀 。
满庭落花无言,轻轻在地上打圈,翻滚到金丝缠线的乌靴前,不再动弹。顾晨静静地趴在石桌上,英俊的脸庞被头发遮盖,只是那紧握的拳头早已指节发白。
“觞,我到底哪里不好·······”
风吹过,石桌对面空无一人,最后一丝气息消散在凉风中。
“我要的,我一定会得到!”像是在低吼的兽,顾晨一拳砸向石桌,起身离去。
花树轻颤,翻落一阵花雨。无香海棠,缓缓地落在支离破碎的石桌残骸上。
······
牧觞其实并不喜欢安静,他也喜欢上树掏鸟蛋,下河捉鱼虾,但是,没人和他玩。因为他的父亲永远都有要事在身,如果不是家里还挂着那幅据说是他的肖像,他早已忘记了他父亲的模样。哪怕是现在,父亲站在他面前,他也认不出来吧。他怕出去和其他孩子玩,他们会嘲笑他是个野种,所以,从他识字以来,唯一的伙伴只是父亲房里压在床下的书,一箱一箱早已积满灰尘。
他经常会去最偏僻的别院中,一个人躺在青草坪上看书。院子隔壁原本是大户人家,一夜之间没落了,人去楼空。因此,此处格外安静,或者说冷清。那天他正看书入迷,隔壁却突然响起一阵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
他放下书,感觉特别不爽,就像正要抱新娘上床,然后突然冲进来一群人闹喜,以至于让某新郎不举。“隔壁是难道住人了 ?那以后就要换个地方了。”牧殇叹了口气,要是隔壁全死绝了该多好!
现在他依旧这样认为,隔壁死绝了该多好······或许当初他就不该在被喊的时候转身,如果没有那一切的事 ,现在会不会好过一点?
“喂!你是谁啊?是这户人家的少爷么?”
牧觞转过身,看见墙上趴着一个孩子,大眼睛看着自己,露出一种他早已习惯的惊叹的目光,“你是谁?”
“我啊!”那孩子由趴改为坐,拍了拍手上的灰,道:“我就是南阳城新来的顾家三少!顾晨!”说着还挺了挺小身板,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哦!”牧觞不咸不淡地应了声,一脚跨出小院门槛。
“啊啊啊!!你快、、、、、、”扶我下!
牧觞听见大喊,慢慢回头,阳光洒满整张俊秀的脸——父亲第一次见到,只说了三个字:狐狸精!
顾晨尴尬的笑了笑,揉着发疼的屁股,脚踝似乎扭到了。只是一切疼痛在他看见那张脸后,瞬间消失了,“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真漂亮啊!连出云城蝶憩阁的小倌都没这么祸害啊!“诶!诶!你。你怎么走了!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
爹爹那似乎还有两卷孤本,明明上次找到了,怎么现在又不见了!牧殇皱起了眉头。抬起头,那个少年不知什么时候晃到了身前一边揉着某个不雅部位,一边打量着自己,似是见自己皱起了眉头,他咧嘴笑了笑,连忙撇过头,看向木廊外的花圃。
“咦,怎么全是海棠啊?”顾晨转过头,指着外面的花圃。然后他看见牧觞直直地盯着自己的后面,一个宽度大于高度的的身影印在牧觞那双漆黑的瞳孔里。
砰!
牧觞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顾晨,抬起头对着手里还拿着一根粗棍的何妈点了个头,继续面无表情的顺着木廊走去。转个弯,一簇海棠遮住了身影。一袭月白衣角翻腾两下,消失不见。
何妈叹了口气,从牧觞出身起,她就一直在他身边。从少爷三岁那年,老爷第一次见到小少爷的时候说了句狐狸精,府里的人就开始慢慢减少、、、、、、原本的小少爷还会用甜糯糯的声音叫自己一声何妈。如今,少爷除非必要,绝对不会开口说一句话。而且少爷的样貌当真是俊俏,但何妈就想不通,怎么一些男人也会、、、、、、从少爷十岁开始,就不断被人骚扰。所幸那些人都不过是些酒囊饭袋,精虫上脑的庸人,她倒也能两棍子打发掉了,只是她也明白,要真遇上练家子,恐怕······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