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说书人

第三章 海棠香

更新时间:2013-08-03   本书阅读量:

“觞······”
牧觞见顾辰不说话,走到庭院正中的秋海棠树下,树下摆放的石桌石凳上落满了凋零的花,“这个院子,从没人进来么?为何落满残花也无人打扫?”顾晨看着木殇抬脚,心中一惊,还以为牧觞要走了,他差点就要扑上去一把抱住牧觞,现在他一问之一下,顿时卡壳了。
牧觞用袖子轻轻拂去两个石凳上的落花,坐在其上,顿觉一股冰凉侵入体内,“晨···顾晨,你怎么只种了海棠?你不是很喜欢曼珠沙华么?”
“啊!你问这个啊。”顾晨松了口气,腆着笑脸坐到牧觞对面,“觞,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他轻轻拈起静躺在冰凉石桌上的残花。
那个人叫解语,她原本是株海棠树,还会发出淡淡的清香。几百年来,她驻立在那座破落的山庙中不问世事,不闻世事,闲看风卷云舒,徜徉燕语虫鸣。常年风吹日晒后,破庙终于倒了。原本匆匆路过破庙的人,都惊叹于这株巨大的海棠树。
不知何时开始,战乱四起,受苦的永远是百姓。但他们,没有制止战争的能力,所以,各种各样的庙宇四处屹立。解语附近的村民们也自发筹起钱来,决定在破庙的遗址上重建一座新庙,海棠树自然被留了下来,人都说这年老成精,海棠树不知过去几百年了,想必已有树精存在,如今我们便为它建座庙,好好求求它,也好在这乱世中保个平安。
然后,那个人来了。僧袍飘然,手持一钵一杖,脚穿快磨破草鞋,明明十分普通,却有种难以捉摸的出尘气质。他做了这个新庙的主持,虽然整个庙只有两个小沙弥,但每日日上三炷香,恭迎往来客却做得井井有条。每到晚上,僧人都会坐在海棠树下入定。不知为何,那时海棠花会更加喷薄芳香。
但是,某天庙外路过一道士,他闻见海棠花香浓烈,暗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便循着香进了庙中。只见一僧人在树下打坐,而这树早已通灵,冷笑一声,道:“好你个僧人,出了家还不斩断尘缘。这花妖对你思恋,你竟不去阻止,反而入定在树前。莫不是你也喜欢上了这花妖!”僧人仍闭着眼,轻声开口道:“所谓存在,即是合理。佛赐你我七情六欲根,你我为何非要逆反而行?佛说众生平等,你我有七情六欲,山妖树精,魑魅魍魉为何不能享其乐趣?”道士哑口无言,悄然离去。
    “你能变成人形么?”僧人站了起来,面对海棠树。
     解语犹豫了一会儿,毕竟在人前从一棵树变成一个人有点惊悚,但被僧人直直盯着,她却恨不得立刻变成一个人,一念及此愈发不好意思起来。我这是怎么了?解语暗想。
     僧人闻着愈发浓烈的香气,转身离去,独自进入大殿。
     解语吓了一跳,连忙变成人形,正想追进去,却看见僧人手里拿着几张符录。解语问道:“这是什么?”
     僧人不语,甩出手中金杖,一杖击在解语腹间。
     解语倒地,喷出一口精血,“你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打我!!”
     僧人道:“我是为了你好。”他一把扔出手中所有明黄符箓,在空中结出个阵。
     ······ 
 那天晚上,庙中的海棠树轰然倒下,花瓣漫天飞舞,宛若灿烂到极致的花雨。
         那天晚上,一个道士带着一大帮人进入庙中,四处打砸。
         那天晚上,僧人被乱棍打死,罪名——淫乱。死前,他什么都没做,眺望着远方.······
        解语感觉自己睡了很久,一直沉浸在漆黑的梦里,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她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着。
 “师傅!师傅!您种的海棠树真的发芽了!”小沙弥今天例行公事般提着水桶浇花,却突然发现那唯一一处空荡荡的土地上竟然长出了嫩绿的小芽。
         那僧人走了过来,轻轻地抚摸着绿芽,叹了口气道:“你,若再遇见可以爱的人,就收敛点。你的爱太明显太炽热,这不仅会伤到你自己,还会伤到你爱的人。不过,你最好不要再去爱,你还没经过七情六欲的历练,太早爱了,只会突然伤到自己。你是只妖······你是只妖······解语,若是我死了,你会不会不开心?”  
         解语,若是我死了,你会不会不开心?
         解语,若是我死了,你会不会在爱上另一个人?
         解语,若是我死了 ,你会不会感到孤独?
         解语,我该拿你怎么办?
         ······· 
       晨钟暮鼓,香烟缭绕。当年的小沙弥早已白发苍苍,他是寺院里辈分最高的,但却做着浇灌的工作。
       寺院中的海棠树高大茁壮,但这株海棠却从不散发花香。不知何时传开来的说法 ,相思苦恋之人只要拿条红布,写上心爱之人的名字系在树上,然后对着树身上的一个树洞讲述自己的事情。不久后,便会有情人终成眷属。
     新主持说寺庙原本是佛门清静之地,怎可成为风月调情之处。然后,一群人冲进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