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小说>说书人

小说文案:

  • 南阳一书人,以说书为业,早丧妻,未续弦,
    时人戏称“清心寡欲”。一日,见一红衣男子踏夜而来,
    行步之间,身姿宛转,翩然欲飞。
    疑曰:“公子何人?”
    答曰:“慕名而来。”
    书人大惊曰:“公子何出此言?”
    笑曰:“先生诉知怪谈故事远近闻名,不足为奇。”
    至次日起,书人每每立于榕树之下,便见其畅然听书,
    神色之间顾盼生辉,颇有风貌。越明年,
    书人恰逢一道士,愕曰:“何所遇?”
    书人曰:“无所遇”,遂行之。
    然,道士异奇尾行之,见一红衣男子卧于树上,
    周身妖气缭绕。即布天罗地网欲诛之。
    妖觉知异常而去,不消片刻复归。时电闪雷鸣,
    疾风骤雨,路人皆奔走相跑。不知其道士阵法所化,
    令妖毙于阵中。后满地残叶乱红,
    书人于乱枝之间拾一赤色蝴蝶,翩然似旧人。

    【念白】
    妖:如果你累了,请记得还有我这个可以喝酒的朋友。
    说书人:我只不过是个说书的,怎敢高攀公子。
    妖: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而已。

    【唱】
    谁问轻戏言 笑相思易书念难断
    谁问不羡仙 一笔墨留香一世恋
    谁问生死间轮回转恩怨因果缘
    说书人醒木收处忘是非随月远

    几多年 韶华不过烟云乱
    几多怨 一待回眸如初见
    几多缘 十阎殿前六道 红尘看
    是真似幻昙花一现

    可曾忆鲜衣怒马 白衣剑舞翩跹
    可曾晓少年意气 放舟笑远
    是谁煮青梅荐酒 夜伴南钟唱晚
    谁参透繁华世间 悲叹

    【念白】
    妖:说书的,你还想着你死去的娘子啊,
    不如我幻变成一个女子怎样,
    看看我漂亮还是你娘子漂亮。
    说书人:胡闹
    妖:诶诶,别走,我开玩笑的

    【唱】
    仿若如初见 书中讲不完叹流年
    可曾依稀记 眼前人如梦亦似幻
    月下繁星点点风怜影动拂面
    可放下俗世清明静我心中纷乱

    记那时 放千树烟花不散
    记那世 醉千杯年华不还
    记那诗 问那千秋青花 何年换
    今惟晓风拂杨柳岸

    可曾忆鲜衣怒马 白衣剑舞翩跹
    可曾晓少年意气 放舟笑远
    是谁煮青梅荐酒 夜伴南钟唱晚
    谁参透繁华世间 悲叹

    【念白】
    说书人:明知这里有天罗地网,为何你还来?
    妖:因为,要听你说书啊,约好的。
    说书人:你……
    妖:其实我很早就见过你了
    说书人:有多久?
    妖:很久了,久到我记不清了
    说书人:喂,你醒醒

    【唱】
    是谁看桃花一现 谁问三生姻缘
    是谁恋芳华一世 徒留惘然
    空埋葬方外人士 独为我心中所堪
    且行且停醒木收 墨散。

    【念白】
    说书人:我以后带着你一起说书,可好?

本栏目小说推荐

  • 许你来生

    《步步惊心》同人作品。三生缘起,今生缘尽,来生缘绵。交错三百年时空,勇敢的女子倾注心意爱恋冷峻的雍正大帝。
  • 你曾那样爱过我

    我开始等雨,我开始等你,我开始想你,我开始盼你。
  • 绡浥

    ——天下皆黑,唯我独白。 四周,一切都静默了,再也不用听到这个世界的任何声音…… 再也没有父亲冷硬的侧脸。 再也没有母亲颤抖的悲鸣。 再也没有姐姐嫌恶的视线。 再也没有……那个男人带给自己的一切痛苦与屈辱。 聂霂将整个身体埋进冰冷的水里,黑发润泽,宛如灵动的水草。 就这样吧,将自己所有的丑陋被黑色掩埋。如同下水道靠腐尸存活的黑老鼠,只要一掀开井盖,迎来的便是棍棒的鞭笞。 水不断涌入双耳,一声一声,寒冷的水花灌入耳膜——
  • 柯南+歌之王子之落雪恋风

    “好黑,哥哥,我好害怕,这里是哪里,救救我,不要,不要。”在黑暗里的一张大床上,一个少女在不停地摇着双臂,绝美的脸上路出了一粒一粒豆大的汗珠。看到这一幕,在床边坐着的两个男人都露出了一抹不忍。但是这一抹不忍,没有影响到他们接下来的举动。其中一个男人把一粒红色的药丸放进了她的嘴里,另一个男人把窗户打开,代放药的那个男人东西放完后就一起跑了出去。黑暗的屋里又恢复了平静,不,在床上那个少女竟然神秘的消失了。
  • 四海之王

    在幻想和现实交错的边缘,超次元的史诗正在悄然书写着,让我们一起随着夏多的脚步,穿梭在神秘未知的天地,在那个世界,四海之王的战歌正在吹响!
  • 无限宠爱

    “呜呜呜……”在一栋豪华别墅的后花园里,一个长得粉雕玉绌的小男孩正抱着一个比他大一、二岁的男孩哭泣着。 “小墨乖,不要哭了,哥哥去买糖给你吃好不啊?”白叶抱起白墨说道。(从这里开始用名字) “……好,我要苹果味的……啊,小墨要说的不是这个,哥哥坏,怎么可以拐带小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