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五章 4、我是灰头土脸的灰姑娘,他是拥有神奇玻璃鞋的王子。

更新时间:2021-10-03   本书阅读量:

    亲生母亲的去世,给了我致命的打击。它是一道不可磨灭的伤口,提醒我这是我一生都无法泅渡的桎梏。

    我一直以为,我有机会常常看望她,她总有一天会对我微笑。

    可是,停留在我记忆里的,始终是她看我时那双冰冷的眼睛。

    苏扬说过她对我的感情,可是,我还来不及亲身体会,她便早早地放弃。

    苏扬说,临终前,她对父亲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去打扰我,不要再去找我,让我好好过自己的生活。我过得好,就是上天给她的最大宽慰。

    那年的夏天,好像因为她的离去,变得特别短。

    我也在那一年夏天结束前,真正地转变了性格,之前的温顺刹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恶霸一样的少女形象。

    我想,有很长一段时间,父母对我的转变一定很困惑。

    我守口如瓶,没有告诉过他们我早已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每次我惹是生非后,他们还是第一时间赶到帮我收拾烂摊子。那两年,他们不停地掏着血汗钱,迎着笑脸去派出所领我。

    漓水镇不大,我成了派出所进进出出的熟人,成了人们眼中的反叛少女。

    严肃的爸爸每次带我回来都会暴跳如雷,手边有什么,就朝我砸什么。而我,每次都冷冷地看着他想,果然不是亲生的。

    现在想来,那时的想法真是奇怪得匪夷所思。父母对我的好,我非但没有善报,反而变本加厉地作恶。

    所以,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我都在庆幸,在我即将坠入万丈深渊的时候,遇到了陆齐铭。他引领我走出那片压抑的沼泽,给我带来了光亮和温暖。

    如果没有他,或许今天的我还自私地存活于世上,以孜然的态度面对世界的不公。

    所以,很多时候,陆齐铭之于我的意义,并不仅仅是恋人,还是一个拯救者。他将我从心底的淤泥里拯救出来,他带我看清洁的世界,更重要的是,他在我危难时第一个赶到身前。

    那年,我被叫君君的女孩殴打之后,陆齐铭赶到医院帮我交了一切费用。因为他平时的零花钱有限,又大多给我买零食了。而且,我们那时早恋,也不能让父母知道。

    所以,陆齐铭七拼八凑的跟朋友借。陆齐铭是有点傲气的人,他从不肯屈身与别人,他曾说过,有些东西,他即使得不到,也不会去求别人给予。

    我能想象彼时他的为难,焦灼不安。

    当我在医院醒来,眼边模糊一片时,却有一双温暖的手覆盖上我的眼睛。

    然后我听到陆齐铭温柔的说,洛施,别害怕,你眼睛只是因为包扎,所以暂时的模糊,不会失明,你的眉心缝了七针,没有破相。

    陆齐铭很了解我,他知道我自恋到一定程度,最害怕的事便是毁容。所以他的话仿佛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说完,才把手轻轻的拿开,眼睛适应了光亮之后,我才看清齐铭的脸,另外一只眼睛因为包扎眉心的缘故,所以被纱布遮了少许。

    陆齐铭开玩笑的活跃气氛,别担心,就算是你被毁容,我也要你。

    我没有如他所愿的笑,而是撇嘴,流起了眼泪。

    陆齐铭顿时便慌了手脚,他边给我擦眼泪边说,洛施,别哭,怎么了?好疼吗?我叫医生……

    说完便朝房门外喊,我拖住他的手阻止他,满脸鼻涕的说,我只是有点感动。

    是啊,怎能不感动,在一场祸事之后,你发现你没有缺胳膊少腿,还有喜欢的人陪在身边。而且他为你开口屈尊,开口求人。他对你的好,是真心诚意,没有要求任何一丝回报的。

    直到现在我也无法开口称赞陆齐铭的好,因为我怕说多了上天会把你的最完好的东西带走。

    至少在那年,我是灰头土脸的灰姑娘,他是拥有神奇玻璃鞋的王子。苦寻尘世千年,将我救赎。

    米楚生日那天,所有同学看到我,都称赞陆齐铭独具慧眼,即使那时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可是,我身上因为他而做的改变,显而易见。这四年来,同学中发生了最大改变的恐怕是我,我成熟了,漂亮了,优雅了,虽然不是金字塔尖的那种,但扔在人堆里绝对找得到。

    而这些,他们都归功于陆齐铭。我,也归功于陆齐铭。

    如果不是那年他的白衬衫太耀眼,我怎会卑微地想要为他改变?

    如果不是他的微笑太璀璨,我怎会甘愿俯身姿态到尘埃,从此一心一意,像向日葵仰望太阳,像重臣朝拜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