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五章 3、世上我最爱的那个人去了。

更新时间:2021-10-03   本书阅读量:

    那年苏扬来找我后,留了电话便走了。他说,苏夏,我请求你考虑一下。

    而我,捏着那张单薄的写着电话的字条,仿佛捏着被抛弃的命运,泪如雨下。我不想原谅,也无法原谅。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被宠爱的那个,而直到那时我才明白,原来自己是最可怜的被抛弃的那个。

    可是,我又不得不原谅。血浓于水的牵连让我无法置若罔闻,我甚至在深夜里拼命想生母的模样,她会不会像现在的母亲一样微胖,和气善良,她会不会喜欢穿深红色的衣服,她会不会给我做好吃的饭菜,她会不会微笑起来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牵念和惦记让我日夜不安,苏扬的话在我耳边不停重现,她时日不多了,希望你尽快答复我。她时日不多了,希望你尽快答复我……

    最后,我还是压不下心疼和好奇,决定去见她一面。即使她曾抛弃我,给予了我另一番不同的命运。可是,不得不承认,我还是惦记她的,我恨她,却又发自内心地想见她。

    命运是一双大手,将你的人生反复拨弄,即便你被困其中,也无人能伸出援手,唯有自己从中走出来,像重生的燕尾蝶般决绝。

    我有想过她看到我,会抱着我哭泣,为从前对我的遗弃道歉,期待我的原谅。我也有想过,她见到我,会企图让我叫她一声妈妈。那么,不管怎样,我都可以耍耍小脾气,生生气。

    可是,我从未想过,她是那样淡漠,就像空气里流动的冷风。我怀疑刚进门时,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光亮,脸上的激动与欣喜,是我的错觉。

    她的脸已经因为化疗而变得有些干瘪,头发比母亲的要花白得多,因为靠流体食物来生存,所以瘦得不成样子。

    我看着她,眼泪蓦然涌上眼眶。这就是我的亲生母亲吗?我和她血肉相连。

    我拘谨地走到床边,想握握她的手,可是伸出手,却不知道如何去拉。

    因为她淡淡地打量着我,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苏扬在旁边说,妈,苏夏来看你了。

    她张开干裂的嘴唇,冷冰冰地问,苏夏是谁?

    苏夏是谁?苏夏是谁?经年以后,我听过很多冷漠的话,可是没有一句能抵得上这句所带给我的心寒。

    我咬了咬嘴唇,忍住眼泪,无奈地干笑道,哈哈,我也不认识,我是林洛施,好像走错门了。

    说完,我飞快地转身朝门外跑去。

    因为,我怕在房间多待一秒,就会被他们看到我的眼泪。

    那天苏扬从病房里追出来,我低声对他说,去下卫生间。

    我躲在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卫生间里,面对着冰冷的空气,大声哭起来。

    我觉得自己撕心裂肺地难过,或许活生生地将我的心挖出来都没这么痛。我难过自己的心软,难过自己来见她,因为我发现,即使她这样冷漠地待我,我竟然不恨她。

    她躺在床上,那么瘦,那么小,眼神中还带着拒人于千里的坚硬和疏离,但是一片白色的被单下,她的孱弱却又那么让人心疼。

    我想拉拉她的手说,我是苏夏,我来看你了。

    可是她的话让我一时语塞。

    我擦干眼泪,洗了把脸,才从卫生间里走出去。

    我出去时,苏扬坐在不远处,正低头抽着烟。那时他已经念大学了,纯真的脸上带着一股同龄人没有的沧桑。

    我扯着嘴角轻笑道,见过了,我也要回去了。

    苏扬抬头看了看我,最后叹了口气,送我去车站。

    在候车厅等车时,他帮我扯了扯衣领。他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却很快又让我红了眼。我低下头,抽了抽鼻子说,她没认我。

    苏扬叹了口气,说,意料之中。她的生命要走到尽头了,不想带给你任何拖累。

    说着,他又扬起嘴角,无奈地笑道,我去找你,她并不知道,因为你在家里一直是禁忌。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从她的房间经过,听到她在跟爸爸说,她这辈子做过唯一的一件错事,就是把自己的小女儿送给了别人。

    我知道,你是她的一块心病。她病了之后住在医院,除了带了常用衣物,压在她枕头下的,是你的百天照。她总是趁我们不在的时候偷偷地看,但还是被我整理床单时不小心发现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扬又用力地抽了口烟,从医院到这里,他一路都没停过。

    我说,少抽点烟,对肺不好。

    他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她何尝不愿意认你,但是,她明白,已经毫无意义了。她觉得这辈子最亏欠的就是你,她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她不想临终前再逼你去尽女儿的义务。

    你刚刚从病房冲出去的时候,我看到她转过头去抹眼睛了。

    苏夏……你别怪她。啊?说到最后,苏扬的眼圈红红的。

    我咬着嘴唇,轻轻地点头,眼泪却慢慢滑落,我说,以后我还会常来看她的。

    苏扬点了点头,哽咽道,你记好我的电话。

    可是,我许的承诺,却再也没有实现的机会。

    因为,我回去的第三天打电话给苏扬,苏扬在电话里低声对我说,她去了。

    苏扬说,她是在我打电话之前的一个小时去的,她走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很安详。她说,了无遗憾。她的手里紧紧握着的,是我的百天照。

    挂了电话后,我蹲在电话亭里号啕大哭,像一个丢失了糖果的小孩。我那么那么难过,因为,我甚至没来得及叫她一声妈妈。

    即便她遗弃了我,却给了我柔软的灵魂和此后漫长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