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第五章 5、你还记得回首遥望吗?还想过回头吗?

更新时间:2021-10-03   本书阅读量:

    我在家里待了一天,踏上了回市里的车。临走前,母亲像那年送我念书时一样,要给我塞我爱吃的黄桃罐头和橘片,我说太重懒得提。但是眼角却湿了。

    上火车时,天色已有点昏暗。我趴在车窗边,望着窗外起起伏伏的麦浪,在夜色下,像一片片海洋,此起彼伏。车厢里的人也都享受着各自的乐趣,周围安静无声。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回家归来,我都会有种寂静的感觉,就好像漓水镇掩埋着我的疼痛和隐忍,那些年的反叛和怨怼。

    这也是为什么上高中后我鲜少回家的原因。每次父母送我到镇口坐车,当车渐行渐远,我回头望向他们的身影时,都会特别特别难过。

    我坐在车上昏昏欲睡,眼前又浮现出那年的往事来。

    我的脸没破相,眉毛却破相了,从边沿起,有一道长长的痕。这也是后来我一直留厚厚的刘海的原因。

    我在医院住了一周出院时,本想问清米楚那女孩,但是学校里却不见了那个女孩的身影。

    言谈间,同桌千寻告诉我,陆齐铭差点打米楚,是米楚把君君给弄走的。具体的原因不详。

    我去问齐铭事情的始末,他始终避而不谈,他只是说,不喜欢米楚。

    我问米楚,米楚看到我眉间的疤痕,却莫名的抱着我哭。

    她说,洛施……对不起,都怪我,她一直掩饰的很好,我没想到她会再去找你挑事……

    我拍着米楚的肩膀,安慰她道,这算什么大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说完我就冲米楚笑。我真的没事。刚看到这个伤疤时,我是无法接受。但是用刘海挡挡,也就没有关系了。

    从那以后,米楚一直便对我有愧疚,她固执的觉得,如果不是她的保护不当,我便不会受伤。

    而后来,我也听米楚说,是她和陆齐铭联手逼君君转学的,君君家是有点家底的人,陆齐铭花钱找了道上的人,我眉心留了疤,君君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具体的,他们并没有告诉我。陆齐铭甚至从来没有提过。

    但是,米楚说,洛施,陆齐铭对你,恩泽并重。

    我点头。怎会不知道。他并不善于甜言蜜语,但是他钟爱我,保护我。作为一个家世优秀的男孩,除了为我的医药费四处借钱,竟然还去联系不熟悉的道上的人。

    我想的有点忧伤时,手机铃声却划破了夜色掩护的忧伤。

    我接起,听到米楚着急地问我,你在哪里?

    我说,在回程的车上。怎么了?

    几点到?我去接你。

    我问,出什么事了?

    我刚得知一消息,米楚突然压低声音,是关于张娜拉的,等你回来再说。

    好。

    挂了电话后,我再无睡意,还剩半个小时就到市区。

    米楚的话把我拉回现实,张娜拉,一听到这个名字,陆齐铭的名字就会随之浮现。

    我突然有些心酸,曾几何时,与陆齐铭并列的名字是林洛施,而非张娜拉。

    到底过去了多久,他的音容笑貌还残存在我的记忆里,而他的人却早已遥远在了天边。

    陆齐铭,我究竟该如何对你,以沉默,或眼泪?

    我下车时,在熙熙攘攘的出口,看到了米楚熟悉的脸。

    一天不见,恍然隔了一生那么遥远。米楚蹦跳地跑到我身边,用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傻叉,你总算回来了。

    她一开口说话,我就找回了那熟悉的感觉。我冲她翻了个白眼,你他妈才是傻叉,什么消息,快说。

    米楚冲我邪恶地笑,每次她一露出这样的笑,我就会在心里替别人哀嚎,她肯定又想出什么鬼主意整人了。

    果不其然,她开口道,这次张娜拉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姐的手掌心了。

    我咽了咽口水,艰难地开口,米楚,那个……虽然,我也不喜欢她,但是,我们是正义善良的美少女!

    米楚对我息事宁人的态度嗤之以鼻,你就是个傻叉,陆齐铭也是傻叉,张娜拉早已给他带了无数顶绿帽子,他还满头冒绿光地跟个傻叉一样带着她到处转悠。

    我惊愕地看着米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娜拉给陆齐铭带什么绿帽子了?

    米楚得意地说,你知道我今天碰到谁了吗?丑人男。是他跟我说的。我生日那天,张娜拉和陆齐铭不是后来去的吗?丑人男看到张娜拉了,我说那天他走时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还以为他是对我旧情不忘呢,原来是想告诉我这件事。我跟你说,张娜拉以前不叫张娜拉,是叫一个张芳草之类的名字,反正土得要死。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改了这么个韩国影星的名字,我们不是在实验高中吗,她以前是三中的,丑人男那个傻叉,基本上市里的每所高中他都念过。而且他那个祸害,经常仗着家里有钱,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快,他说那时,张娜拉就是他其中的一个女朋友。啧啧,我不得不说陆齐铭的眼光了,连丑人男丢掉的,他都要。

    一时间,我被米楚说的话雷到了,转而平静下来问米楚,你忘了吗?实验高中当时有句口头禅就是,宁可相信世界有鬼,都不要相信丑人男那张破嘴。

    米楚拍着胸口保证,林洛施,我告诉你,丑人男他对别人胡扯,若敢对我米楚胡扯,我立刻把他的头拧下来当球踢。你放心,他跟我保证,说他说的话千真万确,不信可以去找以前三中的同学打听。而且他还说了,张娜拉跟的不只他一个,她是属于谁给她钱,她就跟谁的那种。

    那你说,陆齐铭会不会给她钱了?我突然抓住米楚问。

    米楚一副看神经病的模样扫视了我一眼,陆齐铭那样的条件,用得着花钱找人气你吗?再说了,你和他那么多年的感情,他干吗平白无故地找别人气你?

    米楚所说的也不无道理,那一刻,我本来涌上来的希望突然又破灭了。我望着夜幕,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米楚带来的这个消息太庞大,庞大得好像我十三岁那年,苏扬跑来告诉我,说我不是父母亲生的一样。步步都像走在梦境里。米楚扯了我一把,喂,傻叉,去把这个消息告诉陆齐铭,他肯定是被张娜拉骗了。

    可是……我这样会不会显得落井下石?我艰难地开口。

    米楚白了我一眼,洛施,你的缺点就是心软。她张娜拉都不仁不义了,我生日那天她那样欺负你,你还怕什么落井下石。

    可是……米楚,我……不想让陆齐铭……难过。

    那你就想看着他整天头冒绿光秀甜蜜,被人背后嘲笑?

    我……我回应不出任何有力的话。

    陆齐铭,陆齐铭,一想到这个名字,我就心痛难忍。

    在这座城市,我不可以避开两个地方,一个有太多的欢乐,一个有太多的眼泪,共同之处就是有太多的回忆。而这些,均由同一个人赐予。

    陆齐铭,那个人就是你。

    每次面对关于你的事,我都不知道如何抉择,是把它当成一个秘密继续埋葬在心里,还是张张口,不甘心地告诉你?

    可是,我们早已在时光中迈出脚步,即便知道事情的真相,你还记得回首遥望吗?还想过回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