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九十一章

更新时间:2021-06-18   本书阅读量:

    *平昌洞家。

    “雪理!!!”

    尹湛激亢的声音在庭院上空盘旋,手机,不幸的家伙,又一次被扔到了地上……

    “…………”

    “韩雪!!!”

    又一次……似乎是要否定我的存在……江尹湛巨大的声音震得我耳膜嗡嗡响……那些一直活跃着的幻象仿佛受到了惊吓,尹湛和天空两个家伙,赶快收起手上的水管,转瞬间就逃得无影无踪。

    “你好吗……好久不见……”

    “……”依旧震惊得瞠目结舌的尹湛。

    “已经……两年了……”

    分明……自己都觉得自己说得太轻巧,太没有责任心了些……可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能静静地站着,等着他接下来的行动……是一记耳光……还是劈头盖脸的责骂……轻轻地闭上眼……等待着那家伙暴风雨般的责罚……

    “如果我不追出来,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走了,你这个超级超级没良心的!!!”那家伙,嘶哑艰难地吐出声,不仅没有暴风雨般的责罚,反而哇啦一下把我抱在了怀里。好紧!!紧得我无法呼吸,紧得我无法睁开眼睛……

    “你真的想死吗!!!!”

    “憋……憋死我了……”

    “想死在我的手里吗!!!!”

    “痛……好痛……江尹湛……”

    “我还以为你已经死在哪儿了!!!臭丫头!!!”

    “……”

    高喊……眼泪……久违了的尹湛的怀抱……宽广而温暖的怀抱……时刻散发着紫丁花香味的怀抱……我安静地躺在这个想我想得要发疯的家伙的怀抱中,兄弟两个中,更单纯率直的家伙,更恳切炙烈的家伙……

    依旧没有任何言语,那家伙……他只知道紧紧地拥住我……更加用力地拥住我……那么用力,越来越紧密……现在,我连嘴都无法张开了……可他还是粗鲁而强有力地搂住我……我的身体仿佛都要被他揉碎……

    好一会儿……没有任何言语的好一会儿……当他确定我确实在他怀中,不会再失去我之后……手臂渐渐放松……

    “你不会再走了对不对,韩雪……从今往后哪儿都不会去了对不对……”

    尹湛的声音渐渐变得有些哀怨……他依旧抱着我,把脸埋在我的肩上……声音也随着动作渐渐变小……

    “为什么不回答……”

    “再叫一次……”

    “……什么……?”

    “再叫一次我的名字……”

    “怎么变得这么肉麻兮兮的,这么这么……”

    “叫啊……”

    “……江尹湛……”

    “嗯……”

    “江尹湛……!!!”

    “嗯!!!!”

    我们俩的再会,真够幼稚肉麻的……天空和尹湛的小幻影不知什么时候又无声息地冒了出来……两个小家伙嗤嗤笑着,躲在树后对我做着鬼脸,比划着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肉麻样……可是这些对我已经产生不了影响了……

    “江尹湛……江尹湛……江尹湛……”

    “……”

    “对不起……虽然我真的很讨厌很讨厌发明‘对不起’这句话的人……但我还是要说,对不对……对不起……”

    “我也很讨厌那个人,如果让我找到发明这句话的人,我一定二话不说的先揍他一顿……”

    “……”

    “你不是一直希望能和我去一趟游乐场……”

    “你还记得啊……母鸡脑袋……”

    “现在去吧……”

    “什么……?”

    “现在就去我们,我们现在去游乐场。”

    “……”

    尹湛一手紧紧搂住我的腰身,只有脑袋从我身上抬了起来……他用自己那双仍旧饱蘸眼泪的灰褐色眼睛呆呆看着我……似乎在询问我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游乐场……”

    “嗯,我们去游乐场……骑自行车……坐旋转木马……小火车……还有好多好多,总之我们都要坐……”

    “雪橇……”

    “雪橇……?”

    “不要自行车啦,我们去滑雪橇,雪橇!!!”

    “你说雪橇,可是哪儿能滑雪橇……喂,喂!!!你要拉我去哪儿啊!!现在哪有地方能滑雪橇……!!!”

    这家伙的魂已飞到那滑雪橇的地方去了……尹湛飞快地松开怀抱中的我,兴冲冲地拖着我向大门外走去……

    “你的愿望不是去游乐场吗!!!我们还是去那儿好了!!!”

    “你教过我的雪橇。”

    “……”

    “那个比骑自行车有意思多了。”

    “拜托……你不是……”我忧虑地看向那个家伙,如果我的担心不幸命中的话……

    “拜托我什么……”江尹湛冲我眨眨眼,晃晃手上的手机,手机上挂着的汽车钥匙被他晃得叮叮当当响。

    “喂……!!等等,等等!!!”

    可是不容我分说,刚才还病成那副德性的家伙,不知从哪儿冒出的鬼力,紧紧抓着我的手腕,拖着我吭哧吭哧向车库走去……

    那家伙怎么能这样……这一边眼里还含着泪花呢,那一边就能那么霸道地命令我,尹湛扔下短短的两句话,坐进了驾驶席……该死的……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车内。

    “我们待会儿去趟集市,买好多东西去别墅里自己做饭。”

    “……”

    “还要租录像带回来看,还要滑雪橇……”

    “……”

    “然后半夜我们出来,可以在院子里放烟花……”

    可是,有些问题是怎么绕也绕不过去的……

    “你从哪儿过来的……”

    “我一直住在力山。”

    “哈哈……为了找你,我曾经去过全罗北道,几乎搜遍了那里,单单只是漏了力山。”

    “……”

    “我哥呢……见过我哥了吗……”

    “我也不记得他了……”是啊……见是见了…………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因为那家伙也完全不记得我了……

    “……”

    “哎哟,大事不妙,我们俩做饭的手艺都不怎么样……也就比狗食强一点点吧……那我们谁做,谁吃啊……”

    “喂,你说话就不能好听一点。”

    “已经很好听了啊,我说比狗食强耶。”

    “你知不知道自己今天很有可能死掉。”

    “那……就说狗也很爱吃好了,狗狗的最爱。”

    “……”

    “哇~!你开车的技术真是提高了不少,上次你开车送我去长途车站的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抖啊抖啊,连对上帝的祈祷都做好了……”

    “白痴……”

    江尹湛寒心地看了我一眼……他是讨厌我这副殊常的样子吗……我可是费尽心思才装出来的啊,很累的知不知道……

    “韩雪,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

    “你也是,他奶奶的……让你受苦了……”

    “你说从遇见朴云影的那一天开始,直到发生事故的那天,所有的事情你都忘记了。”

    “是啊……真是谢天谢地……不幸的记忆统统都被抹掉了……”

    “不,这是世界上最不幸、最大的悲剧。”

    “……”

    “你人生中最幸福的记忆也被一起抹掉了。”

    “……”

    “喂,你这个大白痴,我是在说你啊!!”

    “安了!!!安了!!!”

    “……干什么啊你……”

    “你……你是不是来电话了?!好像从刚才就一直在响……!!”

    我费尽心思才摆脱那家伙按在我头顶的魔手……瞅着他那不停震动的手机……真的在震动……

    “把电池取掉好不好,在明天之前……”我转过头,晶亮的眼睛直视着他。

    “谁的电话……”

    “……”

    “知道了,取掉吧。”不知他是否看明白了我眼中的认真,总之他没有再问,很简洁地抛下这句话。

    嘟——电池和手机很快在我手中分离。

    对不起了爷爷……可是还不行……还不能让尹湛知道……至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

    这段日子以来……这家伙已经为我哭得太多了……为我在那所冰冷的房间里受了太多的罪了……请让我带给他尽情的欢笑……至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

    对不起……对不起爷爷……

    *南阳州别墅。

    手机和电池分离之后……几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抵达了目的地……当然,这有很大程度要归功于尹湛赶超赛车手的闪电驾驶速度,还有我韩雪可怕的意念力……

    “真TMD好久没来了,这么多地方都生了锈……”那个超级单纯,超级白痴的家伙……除了知道我回来了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他把车停在堆满积雪的别墅前,紧紧牵着我的手,咻咻冲四周张望…

    “那时候……也下雪来着……”

    “什么时候,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

    “嗯……”

    “所以我们才能滑雪橇嘛,笨!”

    “那时候你还铲台阶上的雪来着,因为我在上面滑倒了,对不对?”

    “脑壳瓜子已经秀逗掉的笨家伙,记自己的糗事倒还记得挺清楚的。”

    我瞬时成了闷葫芦,被堵在当场一句话都说不出,江尹湛反而扔下我,继续向二层别墅的正门走去,只留下一窜雪白的脚印印在台阶上……

    “等等我……”

    ……就在我在那家伙身后呼呼喘着气,使劲地朝自己快冻成冰的手哈气的时候……

    “为什么密码不对……”

    那家伙……腾腾在密码锁上按了几个数字……却没有任何动静……

    “明明是0309啊……”尹湛疑惑地使劲端详着锁,同时伸出一只手紧紧握住了我的……

    “不是0309吗……”

    “可是不行啊,打不开……难道是爸爸来改过了……”

    “这下该怎么办……”

    “难道是爸爸的生日……”

    喀喀喀,尹湛伸出一只手指又飞快地按下了四位数……

    “还是不行……”

    “怎么办……看来我们只能翻窗户进去了……”

    “等等……家里的电话号码……”

    “……”

    喀喀喀喀,又按下四位不同的号码。

    “还不是……”

    “什么呀……到底是谁这么讨厌把它给改了……绝对不会是我哥改的……”

    “不是……那个家伙……”

    “绝对不是。”

    “……”

    “0000,也不是这个号码……”这个超级单纯的大白痴,居然伸出大拇指连按了四下零,用脚趾头想也不会是啊……果然,“咔嚓咔嚓”,密码锁没有丝毫打开的意思,反而无情地嘲笑着这个超级直线条的单纯家伙。

    “看来是非得翻窗户了,你在这儿等着。”那家伙已经达到忍耐极限了,他渐渐把视线转向二楼看起来不怎么稳当的窗户……

    “等等……”

    该不会……我知道自己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很傻……是和我自称并决心忘掉以前的事情完全矛盾的行动……

    “0……3……”

    “……”

    “0……8……?”

    “……”

    “这是什么号码啊……”

    哗啦啦……

    “呃!!居然打开了!!!”

    “……”

    “你怎么知道的……?0308这个号码……?”

    “我的生日……”

    “什么?!?!”

    “我的生日……3月8号……”

    “今天……你是说今天吗……?”

    “……嗯……今天……”

    “你生日……不是4月8号吗……?”

    拉开门……我缓缓地……缓缓地……走进屋里……首先入眼的却是地上数百个已经瘪了的气球……还有那、那巨大无比的蛋糕,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散发出剧烈的恶臭……墙上挂满了我和天空的照片……还有一张我俩的合影,被放得超级大贴在天花板上……

    照片下方,是一条长长的横幅无力地耷拉在天花板上……

    ——“祝十九岁生日快乐。”

    “通~”……手里拿着的手机仓皇地掉到了地上……尹湛抬脚上前,在无数个干瘪瘪的气球中间拾起了一张卡片。

    “原来那个电话是天空……原来是天空……”原来给我生日祝福的那个电话是天空打的……

    “十九岁生日快乐!!!想给你一个意外的生日派对,这是我第一次为你准备,惊喜吗……”

    是那个家伙,原来是那个家伙……所以那天才那样诡秘,对我躲躲闪闪的……

    “是你表妹告诉我你会喜欢这个的,我向她打听你喜欢什么……她说你曾经很遗憾自己没开过一次这样的生日派对……现在我为你准备了,喜欢吗……”

    所以那天晚上他才会和世珍待在一块儿……那个可怕的日子3月9号……直到蛇蝎贵妇给他打电话之前,他一直在这里吹着气球……

    “这段时间,因为我你受苦了……我保证,今后决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

    ——尹湛诵读的声音越来越大……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生日派对,听到世珍这样说……”

    “不要再读了,尹湛。”

    “……”

    “我受不了这蛋糕的味道了,赶快把这里收拾了,然后我们去市场买菜。”

    “爱你。”

    “……”

    “至死不渝。”

    别好笑了……没过几年就已经把我忘得干干净净,人生还没过半呢……什么至死不渝……什么爱……谁让你给我开这种派对了……如果不是它……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如果不是世珍所说的惊喜派对,你那天就不会出去,不是吗……

    什么爱你至死不渝……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只知道傻呆呆地在我面前拼命挥手……那么开心,那么高兴……让我赶快从你面前消失……

    “韩雪。”

    “快点收拾啊!!!我们还有去市场呢,我饿死了!!”

    “以后,我哥,一辈子都不能再守护你了。”

    “快点快点!!出去拿工具。”

    “我来代替我哥守护你。”

    “……”

    天空的卡片无依无靠地飘落到桌上……照片里的我在幸福地微笑……江尹湛缓缓向我走近……挡在了来开门企图冲出去的我面前……一个个瘪瘪的气球被他踩到脚下……

    “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的话,大笨蛋。”

    “……”

    “我说我爱你。”

    “……”

    “直到我哥死去。”

    “……”

    “弟弟即使是死也……”

    “我不会再相信了……”

    “抬起头。”

    “都是梦……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事都是……现在也是……是明天一早起来什么都不存在的梦……”

    “现在和我在一起也是……”

    “是……都是……所有的……都是梦……”

    我深深地吸一口气,抬起头来……尽管眼里噙满了泪水……可我依旧微笑着,定定看着那家伙……

    尹湛一只手支在门框上,另一只手无力地按在我的额头上……他低下头,使劲盯着地面铺满的气球,似乎要用自己灼热的眼神把它们烧掉……突然,他又猛地抬起头来,直直盯着我可笑的眼睛……用眼神攫取它们……然后……

    “那么……现在这也是梦吗……”

    一句短短的话……火星撞地球,我和他的嘴唇撞到了一起……

    好久好久……久到照片里的天空都毫无感情地转过头去……我抱歉地看着天花板上,墙壁上,所有曾经开怀大笑的天空……真的是太久了……

    窗外不时何时射进太阳姑娘滴滴的泪珠,冷清清地迸着寒光,尹湛的发丝被她染成了银白……我辛辛苦苦按下的那一汪深潭,现在好了,如池塘里转进了一只鸭子般不断地往外翻泻,直至尹湛的衣领完完全全被我横扫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