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九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1-06-18   本书阅读量:

    云影,你和我……如果当初我们就不曾遇见,是不是更好呢……我曾不只一千次、一万次地想过……如果那个冬天,你不曾对我伸出手……是不是对我俩都更好呢……

    你在天上看着吗……?我们三个人最后拥有怎样的下场,你在天上都看得一清二楚吗?我的时间所剩无几了……距我一败涂地的时间不久了……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个礼拜,也可能只有单薄的一天……

    我们依旧那么痛苦……无论我们怎么努力,怎么挣扎……胜利女神永远不会对我们睁开双眼……

    到底过了多久呢……从那个不被命运所允许的吻之后……三十分钟……?或者一个小时……?不知道啦……我现在也没有必要知道什么……现在时间对我来说,不存在任何意义……

    从别墅出来之后,江尹湛就带我来到了这个小超市……可自从那个吻之后,他就再没敢正眼看我一眼,不停地用手掌揉搓着自己微微泛红的脸蛋……

    尹湛扭过头,眯着眼冲我笑着,看见我懊恼地自言自语,他笑得更开心了……久违了这笑容……两年了,我曾经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了……这家伙特别的顽皮笑容……皮皮的,让人怎么也无法对他生气超过两个小时……我却无法让它永远挂在他脸上……

    “香槟!!饭团!!蛋糕!!烟花爆竹!!零食!!碗面!!!”

    “……”

    “喂喂,别再皱着眉头好不好,谁说要吃了你了。”

    *别墅。

    我和尹湛两个人,手里大包小包地拎满了黑色塑料袋,晃晃悠悠从外面走了进来。

    “哎哟哎哟!!快点,快点!!支持不住了……”我提着一堆塑料袋,一进门就坍塌到地上。

    “长得就像个白痴似的……”完全不明白我此刻心情的江尹湛,不屑地撇撇嘴,自顾自回房换衣服去了。当然了,现在的别墅和刚才可大不一样了,气球、天花板什么的被我们收拾得干干净净,角落里连一只小虫子的尸体都不见……

    该死的……就因为刚才那个不该发生的吻……一切都变成了这样……两个小傻子坐立不安地待在原地,忽左忽右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好了,我找到事情做了……数数蛋糕里的蜡烛有多少……

    “我……我去洗澡了……!!!”尹湛唰的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随口扔出一颗炮弹。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一会儿,远处传来帘篷里淋浴的声音……这家伙,洗澡都这么吵……惟恐人家不知道他在洗浴吗……

    “那么,现在这也是梦吗。”

    脑海中忽然又腾起那个热烘烘的危险之吻,脸顿时火辣辣地烧得难受……

    “这兔崽子,怎么还不出来!!!和澡盆谈上恋爱了,还是在里面游泳啊!!!”

    无辜的澡盆也被我牵扯在内,骂完之后,我无聊地把视线转向了电视。

    我一手按下了遥控器,另一只手裹紧了自己身上的毛毯……

    这个时间点估计也没什么好看的节目,我心里这么想着,手里啪啪继续按着遥控器……多么简单的事情,只要抬抬大拇指就能办到……

    “接下来是新闻快递。”

    突然……真的是很突然,随着电视中男主持人匆忙而慎重的声音,我的手和眼睛一下全停了下来,双眼死死盯着屏幕……

    “四十一岁的金某今天因杀人未遂罪被警局逮捕,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她谋害的对象是她的两个儿子。”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忽然停止了,传出尹湛在里面兴致勃勃地哼歌声,我知道我该立刻关掉电视的;可是,那么简单的动作却仿佛需要一个世纪般难以做到。

    “是的,这次事件是因为一个女学生的举报才得以被发现的。”画面上出现了那个曾给我录口供的警察,而他身边,正是侧面坐着的蛇蝎贵妇。

    “现在金某对她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更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这名女子居然毫无悔色,没有半分对自己所犯的罪行感到羞愧的样子……”

    镜头从蛇蝎贵妇身上一扫而过……虽然低着头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我依旧能确定那是家里做家务的大婶和演话剧的老妪……

    “听说金某的丈夫对此一无所知,是这样的吗?”

    “是的,在那个身份不明的女学生举报之前,所以没有发现这件事。”

    “听说所有的事情都是因钱而起。”

    “是的,虽然金某离婚时已经获得了巨额赡养费,但她仍然感到不满足,于是精心设计了一系列计划,企图让自己的亲生儿子继承所有财产……”

    画面上出现的是爷爷和江竹原……两人脸色苍白,似乎随时都会晕倒……爷爷和他的大儿子江竹原,双眼无神,满脸疲倦地盯着蛇蝎贵妇的侧面。

    “不管怎么说,这个案件牵连极广,有着我们一般人所无法想像的复杂性,所以警方还需要进一步具体调查。”

    天空呢……那天空在哪里……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那个把自己抹杀得一干二净的幸福傻瓜,他现在正躲在哪儿哭泣吗……

    “那么……请问,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学生,请能具体介绍一下她的行踪吗?”

    “啊,是这样的,案件正在调查中的时候,那个女学生突然行踪不明,现在我们警方正在积极寻找中,我想最快四日之内……”

    全乱了套了,屠宰场,屠宰场……小小的四角盒子内照相机闪光灯闪成一片……爷爷在众人的搀扶之下,逐渐消失成了一个小黑点……接着是蛇蝎贵妇的脸部大特写,从头到尾都是僵硬得面无表情……

    无法逃避的现实……所有这一切都是我惹出来的……我就像是一只顽皮的小猫,无意中扯出一个线团,却没想到它越扯越长……而现在……

    “干什么呢?”身后猛然传出尹湛的声音……什么都被蒙在鼓里的江尹湛。

    “呃?”我飞快地关掉电视,故作坦然地伸了一个大懒腰。

    “搞错没有,你居然在看新闻?!!”

    那家伙,头顶盖着一块大毛巾,大剌剌地在我身旁坐了下来,嘴角一直含着笑意……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坍塌的现实,他最终还是没有发现……我趁机扔远了遥控器……

    “帮我弄干头发。”

    “…………”

    “头发,头发,请帮我擦干头发。”

    “啊……好……好,头发……”我两眼发直,手上拿着那块白色的大毛巾,机械地擦起那头乱乱的湿发,依旧无法从刚才的新闻中回过思绪。

    呼……我叹了一口气,摸摸手底下软软的湿发……接着又叹了一口气……蛇蝎贵妇的脸……上面覆盖着爷爷和江竹原的眼泪……还有天空……我的天空现在究竟躲在哪儿哭泣呢……

    “尹湛……”

    “干吗?”这家伙似乎有点闹小别扭……歪过头,不怎么服气地应了声。

    吃他哥的醋了吗……我依旧抚摸着那几根稀疏杂毛,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幽幽问道,——

    “你……爱……你的妈妈吗?”

    我知道自己不该问这个问题的,很蠢……可是,我依然鼓起勇气问了出来……一个字……一个字……缓缓地……知道不会出现否定的答案……可我还是衷心地恳求答案是“不”……我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我还是迫切希望能看到那个家伙摇摇头……

    “嗯……”

    结果依然是那个无法逆转的答案……这是尹湛也无法决定的,作为那个女人的亲生儿子降临到人间……

    “为什么……?”

    “为什么……?”尹湛奇怪地看向我。

    “嗯……为什么……为什么爱你的妈妈……”

    “……”

    尹湛扯开毛巾,轻轻皱着眉,出神地想着我提出的第二个傻问题。

    “……嗯……”尹湛从沉思中醒来。

    “…………”

    “你也一样啊,突然没什么理由就喜欢上海鲜了。”

    “……”

    “我也没有理由,喜欢妈妈需要什么理由……”

    窗外的太阳开始一点点西沉,我在尹湛头上的投影开始一点点拉长,黯然……

    “即使是经常利用你,习惯利用你的人……即使是这样……你还是爱……?你还是喜欢她……?”

    “……”

    “即使是这样……还是……爱……?”

    “因为是独一无二的妈妈呀……”

    “嗯……”

    “不管她怎么样对我……怎么利用我……她依旧是这个世界上我独一无二的妈妈呀……”

    啪……白色的大毛巾掉到了地上……尹湛那张模模糊糊的脸在我眼前模模糊糊地笑着,向我道别……

    再见了……我终究还是没有颜面再见到你……我飞快地低下头,咬紧了下嘴唇……

    又一次要对你们道别了……天空和尹湛……我有个傻傻的心愿……希望直到死的那天,你们什么都不要知道,只需要像现在这样幸福地微笑着……这就是我最后的心愿……残酷的命运决不会允许的心愿……痴人说梦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