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九十章

更新时间:2021-06-17   本书阅读量:

    *康复诊疗中心。

    “姐姐!!等等!!姐姐!!!姐姐!!请停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该知足了,对江天空,我该知足了……能用自己的双眼充分确定他的幸福……即使他不认识我,即使他完全忘记我……可能看他比以前更加幸福的笑容……我该知足了……

    “请到平昌洞……”我跳上停在诊疗中心前面的一辆出租车,轻轻告诉司机大叔我不得不去的目的地……

    “等等,姐姐!!!你不要走啊!!!”世珍紧紧抓住了我的衣领,我连抬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由着她,无力地靠在车后背上。

    “姐姐要走了,世珍……”

    “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姐姐……对不对……我真的不想这样的……我会让他幸福的……代替姐姐你……天空哥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一定会让他幸福的……我向你保证……”

    “好吧……一定……一定……”

    “如果那时天空哥没有去别墅……如果我没告诉他那些……对不起……我没有脸在姐姐面前出现……如果天空哥他还记得姐姐的话……我一定告诉天空哥姐姐你……”

    世珍低着头……不停……不停……唱着一个人的独角戏……

    “不要这么低声下气……”

    “姐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这么柔弱脆弱的性格,是没有办法担起照顾天空的责任的,如果要留在他的身边,一定要坚强得不会流一滴眼泪,说话洪亮有力……即使是一堆女人涌上来,你也有绝对的力气可以打退她们……”

    “……”

    “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

    “我会的……姐姐……我一定会做得很好的,……真的会做得很好……”

    “谢谢……”

    微微一闪念间,我有种悲惨的后悔,“谢谢”,——这短短的谢词,我有资格说它吗……我有必要说它吗……摸了摸世珍依旧低垂的头,我推开她,拉上了出租车的车门……

    “对不起,大叔,请到平昌洞。”

    世珍飞快地转身跑回建筑物里……而我,直到这幢楼完全消失不见,才回过身来,不再呆呆看着楼顶上的天空……

    “江天空……”

    天空坐在楼顶上的栏杆上,兴奋地冲我使劲挥舞着手……这就是我和天空的最后一面……这就是我最后一次能看到的天空的脸……

    “让我好走吗……?你是在让我好走吗?TMD……”

    没道理他会听见……他当然不可能听见我在说些什么……这家伙在楼顶上,依旧挥舞着双手,依旧笑如绽放的鲜花……这笑容,是他在我身边时,不常见到的轻松惬意……

    好走啊,好走啊……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所以好走啊……这段时间我很抱歉……所以好走啊……这段时间我很开心……所以好走啊……

    “我走……TMD……就是你求我不走,我还是要走的……就是你跪下来求我,呜呜呜呜哭个不停,抱住我的腿不让我走,我还是要走的……”

    渐渐……渐渐……那家伙的脸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了……好想再见到……哪怕是给我一分钟的放纵……我也会奔到他面前,好好的,再次记忆他的脸……

    将我的名字从心底抹掉……将我俩的回忆从心中永远删除……在楼顶上兴奋地挥舞着双手……这就是你选择的结局,这就是你对待我的方式……给自己设下封印,在我内心深处钉下一颗钉子……

    “兔崽子,你要是再惹谁哭泣!!!再弄得要死要活,说什么找以前的女朋友!!!!再恢复记忆,说什么雪儿啊,云影啊,弄得世珍难受!!!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决不能再惹世珍哭泣!!!”

    …………

    “不准恢复记忆!!!不准想起我!!!你要是那样,我真的会杀了你……如果你记起我,我一定会杀了你!!!”

    “……突突……”司机大叔飞快地驰离了健康诊疗中心,小心地从后视镜里观察着我的脸色……而我,很没水准的……憎恶着一切,呢喃发着毒誓……陷入自欺欺人的谎言漩涡……

    请记起我……天空……哪怕是一点点,请记起我……

    请再一次上前来抱紧我……请再一次从口中轻轻呼唤我的名字……请记起我………………即使是很痛,即使是你现在和世珍很幸福……可是……拜托……请记起我…………最后一次,请你呼唤我的名字……

    这才是我的真心……这软弱、卑微的乞求,才是我的真心……

    “如果你记起我……你……就死定了……”

    即使是只有一个旁听者——司机大叔,即使是到最后,我还是没放过自己,飞快地,吐出谎言……飞快地,闭上了眼睛……

    我早已下过决心,从蛇蝎贵妇家出来的那一瞬间开始……直到明天3月9日……我绝对不会再流一滴眼泪……虽然无处发泄的情绪让头痛得要炸掉……我还是,飞快地合上了双眼……

    还要一个和刚才不相上下的关口……我还能撑下去吗……我怀疑……

    *平昌洞。

    两年……不见了……它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么那么宏伟……寂寞啊……辛大叔去哪儿了呢……为什么大门这样大敞着……我嘴微张,呆呆地盯着两年未见的房子,忙着收拾自己混乱的心。

    豪华壮观的鬼屋似乎原封不动地封存了所有回忆……时间在这里停滞,我抬起脚,缓缓地……缓缓地……向那扇巨大的天蓝色大门走去……一步……两步……啪嗒,啪嗒……

    江尹湛,江天空,他们笑着闹着,在庭院的一角抓着橡皮水管打水仗,咯咯~咯咯~!笑声在庭院里回荡,尹湛和天空玩得多开心啊……

    “喂!雪理,你也过来玩!!!”

    “雪理,我叫你换了衣服也过来玩!!!”

    叫着我名字的天空……你还记得我啊……幸福地笑着的尹湛……我们还是能像最开始那样对不对……

    “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是什么都没有……就像我现在痛苦的悲鸣一样……事实上,这庭院里什么都没有……除了凄清的死灰色,除了一片早已死掉的灰褐色草地,什么都看不见……

    打起精神来韩雪理,在一片什么都没有的庭院里看见幻影是不是太掉价了……只是和那个人打一下招呼……然后就很酷的,很帅气的,离开……

    榨干我的眼泪还不够……那两个家伙还想让我产生幻觉吗……

    “吱吱吱~~!”

    开门声幽幽地响起,我轻轻伸出一只脚,踏进这我曾经以为再也不会踏进的家门……

    房间里黑得让人毛骨悚然……宽敞的起居室里,连点灯光都没有,更别提一丝人气……我的肌肤片刻布满了层密密的鸡皮疙瘩。

    那家伙应该在家里啊……刚才给蛇蝎贵妇打电话的时候,分明说自己很痛来着……我连灯都忘了开,摸着黑,踩着楼梯,小心朝楼上走去……

    “江尹湛……尹湛……”

    好紧张,好担心,我此时的紧张程度不亚于刚才见到天空……我小心地挪动着脚步,一步一步,缓缓向位于边缘的尹湛房间靠近。

    “江尹湛……”

    不久……我已经完全站到了那家伙门前……久违了这门,确切地说,应该是两年……推开房门的那一刹那……闻到那熟悉气息的那一刹那……我的眼角忍不住湿了……

    他不在里面……电视、床、桌子、沙发,所有的东西都好生生地摆在原处……只有他……哪儿都不见他的身影……

    “江尹湛……!!!”我性急地大叫一声,想到他可能是在洗手间里……可是还是没有,没有回答,没有动静,只有走道里的黑暗凄清依旧。

    该不会……该不会……他已经接到警察局打来的电话了吧…………

    “江尹湛!!!”

    我的心咔嚓一沉,几乎是与思维同步,我踏踏踏踏一路碎步朝楼梯跑去……可是,就当我向下迈下第一步台阶的时候,我的左脚已经踩上了第一级台阶的时候……

    “我的房间……”

    我曾经的房间,几乎正对着楼梯,可怜的家伙已经失去了它的主人两年……而此刻,它的房门却洞开着……

    难道……也许……怀着一颗不确定的心,我吃力地收回踩在楼梯上的两只脚……转过身……向我的房间,蹒跚走去……几年不见,灰尘想必已经积得厚厚一层了吧……

    “嗯嗯……”

    渐渐走近,耳边愈发传来细细的喘息声……我希望不是的……我希望不是我心中所想的……

    “……江……尹……”

    嗓音哽咽在话尾,我连他三个字的名字都无法叫全……心好痛,悲伤得无法自制……因为这张久违出现在我面前的脸……江、尹、湛。

    “……尹湛啊……”

    我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床……没有窗帘……没有梳妆台……没有书桌……甚至连墙上挂着的像框都取了下来……暖气也是关着的……黑暗……潮湿……阴冷得像一座冰窖……

    可是……他在里面……在我空荡荡得让人想流泪的房里面……

    “……嗯……”

    循着微弱得难以辨别的呼吸声……我在房间的一角发现了他……他背对着门,面对着墙,靠着墙角蜷缩成一团,虽然无法看清他正面……可那比以前瘦小许多的身体……比以前佝偻许多的背影……

    “傻瓜……冻死人的天气……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知道自己难受,身体不舒服,也不知道把暖气打开……”

    “嗯……”他嘴里发出孩子般的轻哼声。

    “……尹湛……”

    我手伸向他滚烫的额头,我坐到他身后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字……甚至是抓住他的手臂不停晃动他……可尹湛,他依旧深深地埋首靠在墙壁上,没有丝毫醒转的意思。

    “这么冷为什么还要守在这儿……为什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哭过了,也痛过了……为什么还要等那个没有良心的坏丫头……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痛苦,不要再想她不就好了……那个到死都只想着另一个男人的坏女孩,你为什么要等…………”

    渐渐习惯了黑暗……我的眼睛开始看清那个家伙的轮廓……江尹湛……他紧闭着双眼,无言地,缓缓向我这边转过身来……

    瞬时间……我曾经下决心再也不会流出的眼泪……那眼泪……唰地夺眶而出……我的誓言彻底被粉碎……

    他仿佛刚和谁在外面大干了一架回来,脸上大大小小布满了伤痕,原本漂亮的两颗眼珠不复昔日的光彩;眼眶发青,深深地凹陷下去,每晚不知流过了多少眼泪,头发凌乱地贴在脑门上,不知道是被他的汗水,还是他的眼泪濡湿……

    “你……真是……比我更傻、更要不得的傻瓜王中王……白痴王中王……”

    “……”

    “生病了,就该去医院啊……傻呆在这个房里能有什么用……”我哽咽着,轻轻拔开他脑门上的头发。

    “妈……妈……?”

    “……”

    他一句妈妈的呼唤,重新把我的记忆拉回现实……

    不错……江尹湛的亲妈妈……那样一个女人……我这双手刚才还放在她的脖子上,企图掐死她……而现在,她因为我被关进了警察局,濒临崩溃的边缘……让我亲手送进监狱的那个女人……她,正是尹湛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亲生妈妈……

    “妈妈…………妈妈…………妈妈…………”尹湛梦呓般地轻声呼唤着,不知道是仍处于半梦半醒的昏迷状态,还是已经醒了,把我错觉成他的妈妈……我的手僵在半空中,不知该如何是好……尹湛适时解决了我的困惑,他忽地紧紧抓过我懵懂的手,歪着头,把它贴在自己热烘烘的左脸颊上……

    “你的儿子现在好难过……”

    “……”

    “不过妈妈……真的是第一次啊……儿子说不舒服,你就这么赶过来……”

    咚……一滴冰冷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到我手上……

    我远没有自己想像的那般坚强,狂涌而上的罪与罚似乎须弥间就会把我吞噬掉……在我完全被吞噬掉之前,在我的脑袋和胸口完全爆炸掉之前……我飞快地从口袋深处掏出那家伙曾经给我的手机,扔在地上……

    “踏踏踏踏!”我仓皇地逃出自己的房间,每一声脚步都是催促我赶快离开的战鼓。

    “啊啊啊啊啊啊!!!”

    和进来时同样的悲鸣……只不过现在的悲鸣更加高亢,更加沉重……

    *平昌洞家中的庭院。

    本想好好对你说声再见,然后再离开的,可是我发现自己做不到……对不起,尹湛,真的好想再次细细看看你,无论是眼泪还是咒骂,我都能无怨无悔、心甘情愿地接受……然后,离开……可是我终究还是做不到,江尹湛……那一瞬间,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能面对你的自信……我终究还是无法面对你……

    用力推开被我半掩上的大门……我残忍地离开这里……从头到尾……我都不曾再回头看它一次……面对这幢诡异的鬼屋……我也能变得残忍而无情了……

    可是……就在我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的气力要再次关上那扇大门的一刹那……就在我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响起了终曲的时候……我,留恋地,再一次把视线投向那庭院……幻想着天空和尹湛在这里开开心心嬉闹的样子……

    “妈的!!!这手机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尹湛,他手里拿着那个手机……仿佛龙卷风刮过似的从屋里横七竖八地冲了出来……在庭院里一阵东一阵西乱窜之后,他嗖地停在了我面前……于是,四目相投,时光停滞……

    “……”

    我僵硬在原地……同样地,那个家伙也发现了我,呆在原地。

    “雪……理……?”

    仿佛是在朗读超级晦涩的国语课本……不带任何感情……眼底也空洞得看不见任何情绪……那家伙,就这样轻易叫出了我的名字……那个我从天空口中再也不会听到的名字……那个我试图和这个家一起湮灭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