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八十九章

更新时间:2021-06-17   本书阅读量:

    “在这儿,金警官,所有通话纪录都拿回来了。”

    “我们来看看……”

    “哎哟哟,这女人真是恶贯满盈啊,家族里的杀人案她一人全包揽了,父母谋杀自己的孩子,这种事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嗯……3月9日6点10分……没错,有和江天空通话的纪录……”

    “现在该怎么办,叫孩子爸爸过来看看?”

    “刚才已经和孩子爸爸联系通知过了,立刻去逮捕那两个开车的人。说是家里的家务大婶也参与进来了,把那个女人也带来。啊,还有做话剧演员的老人,忠州事故时驾驶员旁边说是他老婆的女人。”

    “那个,金警官,江天空他……”

    头顶上的一句话立马让我精神大作。

    “嗯,他也要出示一份证词,让他过来吧。”

    “可是,据说那个学生已经完全失去记忆了……”

    “什么……?”

    “因为交通事故他头部受了很重的伤。还有腿好像也有些问题……现在在康复诊疗中心,让他结束治疗后到这里来吗?”

    “唉……真是要发疯了……那江竹原呢……”

    “是,一会儿之后就……呃……?!?啊!!!-0-那个女孩逃走了!!!”

    “哎哟~!这个女孩怎么!!!-0-”

    ……

    *康复诊疗中心。

    一幢大约八层楼的建筑,楼前是供病人散步的小路,此刻正有五六名患者坐在轮椅上,悠悠然闲逛着……这幢楼估计刚建不久,漂亮的天蓝色楼体忽悠忽悠闪着光芒……

    “江天空!!”

    久违的名字……几年不曾在我口中出现过……我沿着门前的小路,一边疯狂地呼喊着,一边向天空般蔚蓝的入口疾驰跑去。

    “江天空!!天空!!!!”

    又长又直的走道,连一个护士的人影都不见,进入这空虚寂寞的走道,仿佛走进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陷阱,我不由惶恐急躁地大声呼唤着那个家伙的名字。

    “姐姐,姐姐,你是谁啊?”左边的一间病房忽然悄悄拉开了门,从里面探出一个小脑袋……是一个大约九岁的小鬼头。

    “……”

    很明显,是一个身带残疾的小朋友,可他看上去那么幸福,笑得那么甜蜜……至少要比那个漂亮得像洋娃娃、却没有任何可以让人羡慕的美娜要幸福得多……

    “对不起……吵到你了,对不起……”

    “姐姐,你会不会玩翻叉叉?翻叉叉。”

    “对不起,大姐姐现在要找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下次再来陪你玩,下次一定陪你玩,小鬼。”我背过身,轻声温柔地对小鬼说道,同时眼睛扫向走道入口处,看见病人一个两个慢慢走了进来。

    这时,就在这时,小鬼有些受伤,有些难过地小声嘀咕,却猛地让我停下了步伐……

    “天空大哥……”

    “你认识天空!!!?”

    “天空大哥的女朋友就很好,总是陪我玩,总是总是陪我玩皮筋翻叉叉!!!她很好吧~~!!”

    “天空在哪儿!!!?”

    该死……小鬼口中的女朋友……女朋友也在这里吗……

    “姐姐,姐姐,你也要找天空哥打啵啵吗?大哥哥和姐姐你也要啵啵?!!!”

    臭小鬼,人小却一点不纯洁,一边开开心心唱着自己的歌,一边还不住问我一点都不纯洁的问题。我已经没有心思再理会他了,疯了似的向楼顶狂奔而去。

    没有信心……和女朋友肩并肩站在一起的那个家伙……我没有信心能用我的双眼清清楚楚看向他俩……可是……我还是停不下脚步……诸神啊~!!请允许我贪心一次吧……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守护……再让我守护一次天空…………

    给我机会也好,让我死心也好,总之我的双脚像箭一样一步步踩在楼梯上……

    不明白失去记忆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我飞蛾扑火般扑向自己梦中的辉煌……

    从没有想过会受到什么样的冲击……冲击会何等有力……我没有给自己一分钟的准备时间……全神贯注在那推门的一刹那……

    *康复诊疗中心楼顶。

    哐当!!!门狂躁地叫喊着,就如我混乱焦急的心……

    该死……居然与德风高楼顶惊人的相似……栏杆被漆成绿色……空荡荡的无一物……还有那左边拐角一处的“风景”……完全是一模一样……

    我按住自己那似乎片刻间就要跳下楼顶的心脏,还有那再一次不断上涌的呕吐……不想被他们淅淅嗦嗦的声音排挤在外……缓缓地,缓缓地,向左边拐角处挪动步伐……我要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该是我也放弃那段记忆的时候了吗……他不会有事的……他没有伤得很重……他会笑得比以前更灿烂,更俊朗……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许愿的资格,只是拼命地在心中反复不断叨念……我要听清楚那个女孩在说什么……我一步一步地挪向拐角,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接近……

    “等天空哥你的腿全好了,我们一定要一起去一次你的别墅,好不好?!”

    “不会好了。”

    “不会的,会好的,我一定会让它好起来的!!!”

    “我变成这样,住在这里,你还是每天来陪着我,照顾我,所有的痛苦都藏在心里,所有的委屈都吞下肚子。”

    “别再说这种话了,天空哥!!”

    ……

    所有的痛苦都藏在心里,所有的委屈都吞下肚子……

    这是我呀天空……

    这不是洪世珍,这是韩雪理呀…………

    眼睛早已失去焦点……我迷蒙地……看着眼前两个人……

    不,不是两个人,只有他是惟一,进入我眼中,在我眼里闪光的惟一一个人,……另一个部分,已被我用黑漆漆得干干净净,阴影得彻底。

    “是谁啊……?”

    头发长了许多……还是黑发最适合他,原来他以前都是染发的……脸还是如同以往般帅得罪恶,可是消瘦了许多……声音也变粗了……还有…………他已经彻底把我遗忘了……

    “姐姐,这儿……你怎么……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世珍太惊讶了,天空的“女朋友”——世珍,连说话也变得磕磕巴巴起来……

    感觉自己仿佛随时都可能跌坐在地,我绷紧全身,腰挺得直直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江天空……就是这个家伙……这个给我施了魔法的家伙……让我的视线从此不在任何男人身上停留超过一秒……而他,还没有给我解除魔法,就已经永远永远抛却了我……还有云影……还有我……抛却了所有伤痛的记忆……

    我是如此鲜活地在你面前……而你却用这样的视线看着我……你的情话……你的爱……它们还活生生地存活在我扯痛的心里啊……

    “……江……天空……”

    “啊……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一句让我几乎要疑心自己耳朵的话……我和世珍的心同时都被揪紧了,两人各怀心思,表情各异地盯住天空……

    “拜托……天空哥……”世珍眼神哗地一黯。

    “拜托……天空……”我睫毛飞扬,眼睛一亮。

    接着……两人有短短的对视……

    “这是你的吧?!”天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学生证……是那张学生证,他说过到死也会铭记在心的学生证……看着手里的学生证,天空好奇地开口说。

    “……我……的……”

    “一直在我口袋里,我认识你吗?!”

    “……”

    “他们说我丧失了好多记忆,我也不知道了……总之是很多东西不记得了……所以请见谅。”

    “……见……谅……”

    “正轩初中二年级,这是我两年前就一直带着的……那么现在你读高一啰……?”

    “……两年……前……”

    “世珍,这女孩是谁啊?和我很熟吗?”

    天空的每一句话……每一句仿佛带着倒刺的话……我都会不断重复……重复……重复其中最伤人的部分……世珍默默淌下了泪……缓缓摇了一下头……

    “韩雪理?这个名字?到底是谁呢,真奇怪啊!”

    “……”

    “喂,你把头发放下来好啦!我觉得你披着头发更合适。”

    真不习惯他这种快活的声音……他把学生证搁到掌心,摊开手掌伸到我面前……似乎催促我赶快取回自己的东西……坏家伙……这个世界上最坏的家伙……到最后也不放弃任何剁烂揉碎我的机会……

    到死也永远会记住这个……这个学生证代表了。

    “这不是你的吗?”

    “……”

    “你的东西,你拿走吧。”

    “……”

    “我不想我女朋友因为这个觉得困扰,你拿走自己的东西吧。不管以前怎么样,我觉得现在更重要。”

    “你现在……幸福吗……”

    “什么?”

    “幸福……吗……”

    “呃。”

    想当然地回答……似乎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么问似的,天空晃着手里的学生证,抬眼直直盯着我。

    “是吗……那就够了……如果你觉得幸福……那就够了……”

    “我让你把这个拿回去。”

    “不,这个你拿着。”

    “……?”

    “因为我曾经说过让你到死都要记得,所以到死都由你保管着。”

    “……究竟在说什么呀……你……”

    “只遵守这个承诺吧……否则我不是太悲惨了吗……”

    “你……是不是曾经喜欢过我……?”

    是不是曾经喜欢过你……你问我是不是曾经喜欢过你……你问我是不是曾经喜欢过你天空……

    “不!”

    “那你为什么……”

    “我曾经爱过你。”

    “……”

    “无论是死,是生,还是宇宙爆炸……”

    “……”

    啪……天空手中的学生证无力地滑落了下来……

    “姐姐,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

    洪世珍呢喃着,呢喃着……好吵,洪世珍……爱一个人没有罪……但是撒谎有罪……辩解有罪……所以不要再撒谎了……不要在辩解了……

    “现在吐得都痛快了,不用每天每天在心里腻味翻腾了……”

    我下定决心,绝对绝对不会再回头看一眼……腿因沉重而蹒跚,不过路终究还是要走的,我一步一步缓缓向门靠近……

    万幸……真的是万幸……谢谢你的回答天空……说自己很幸福……虽然我将终身怨恨你的失忆……到死都会怀念永远永远将我忘记的……天空……

    孤独的雪理又要开始她的旅途了,像今天这样一步一步挪动着步伐……像今天这样奔跑……只留下她的背影……只剩下那首歌在反复吟唱……有关两个被完美忘却的女人的悲伤恋曲……

    “我熟睡时,你告诉我说你会带我走,

    我知道那是谎言,

    虽然你高唱爱情口口声声说着爱我。

    铭记在心永远不会忘记,

    记住孤单单的眼泪,

    记住孤单单的情歌,

    请不要忘记,永远留下记忆……

    请不要忘记,永远留下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