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六十八章

更新时间:2021-06-11   本书阅读量:

    #韩乙医院。

    “快把这个病人送到急诊室!”

    “需要做一下心电图……喂!别碰那里!喂!!”

    “喂!你!褐色头发的!手不许乱动!”

    “金护士,把绷带递给我……”

    医院消毒水的气味刺激着鼻孔,我新奇地睁开眼睛,环视四周。老天晓得被送进医院竟是我童年时最大的梦想,曾不止一次地幻想着自己能像那些娇气的女孩子,动辄一个贫血头晕便被簇拥着送进医院,而自己永远壮得像头牛,于是这个心愿到今天才终于得以实现。

    “呼……我当医生也12年了。这么荒唐的交通事故还是头一次见。”医生一面熟练地给尹湛缠着绷带,一面摇头感叹。

    “大哥……呢……”平躺在尹湛左手边病床上的天空皱着眉头,翻身问道。

    “哪个大哥?被火烧伤的那个?”医生没甚好气地问。

    天空乖乖地点头,尹湛却在旁边怪叫开来:

    “啊~!痛死了!你干吗!!”

    “老实躺着不许乱动!现在不忍一下,以后可是留下一辈子的伤疤!”医生额头青筋直暴,对这个皮得可以的病人简直要抓狂了。

    见医生根本不理会自己,天空只得小心翼翼地又问了一遍:

    “我们大哥呢?”

    “哦,他伤势比你们重,已经转移到了急诊室,不过不用太担心,并没有严重的内伤。”医生正扭头回答,尹湛又是一阵金蛇狂舞,被医生顺势一巴掌打下去,——

    “臭小子!你再动!你以为我高兴给你挑玻璃碴子啊!”

    尹湛痛得哇哇大叫:

    “这医院就没有女护士吗?我需要温柔的女护士!”

    “啉!比你伤得更严重的病人我见得多了,也没你这样的!再动小心大出血!”医生恐吓道。

    尹湛才不把医生的话放在心上,撇撇嘴嘟嚷道:

    “但凡那些比我伤得严重的,那根本就是昏迷不醒,喊叫不出来的!”

    我躺在一边看得哭笑不得,这小子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一点忍耐力都没有,扭过头,盯着插在手腕上的点滴针管发了一阵呆,我视线忍不住转向了天空那一边。

    他也在看我,浅浅微笑的嘴角,眨着顽皮的眼睛,专等我首先开口道歉。

    “江天空……”我咬了半天的嘴唇。

    “嗯……?”他嘴边的笑意更浓了。

    “那个……”

    “什么?”

    “那个……我完全弄混了事情的真相,把你当成了你哥,又把尹湛当成了你……很白痴对不对?”我尴尬地傻笑几声。

    “我早知道,你本来就有点白痴倾向。”

    “你……你不生我气么?”

    “对一个白痴生什么气,我还嫌自己头不够痛吗?”

    “……'’

    该死的,他为什么不狠狠发一顿火,然后臭骂我一通呢……为什么这么容易就宽容地对我笑呢……为什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呢。想到自己对他曾说过的那些冷血的话,满心的愧疚混杂着解脱后的轻松,强烈的情绪便化成泪水淌下来。

    “傻瓜,又哭了!”

    “这辈子你都不会原谅我的对不对,即使是我每天每天和你说对不起……”我哽咽着。

    “怎么会?”他笑。

    “对不起……真得真得真得对不起……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大的对不起……”

    “没关系……真得真得真得没关系……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大的没关系……”他似乎重获了新生一般,眼睛闪着亮光。

    我眼里濡着泪,还想肉麻两句,那边尹湛却又突然煞风景地一声惨叫:

    “TMD!!我要死了!!我的手啊!!”

    “别动!!!求你大少爷别乱动好不好!”医生已从威胁转为哀求。

    “没有麻醉针么?给我一针,万事大吉!!”

    “只是挑出碎玻璃碴,打什么麻醉针?你以为是整容手术呢?!”医生哭笑不得。

    “你让开!我自己来!”尹湛一把推开医生,医生后退两步,火大起来,掷下手里的镊子,摔门出去,——

    “好极了!你这混蛋小子自己来!没见过这么哭天喊地蛮不讲理的!”

    病房顿时安静了下来。我从被单下探出脑袋。

    “喂,江尹湛……”

    “别理我,你和天空继续上演悲情戏吧。”他酸溜溜地说道。

    “喂!”

    “吵死了!”尹湛用手捂住嘴,扭过头。

    我气结,拉上被单罩住脑袋。

    也不知过了多久,灿烂的阳光射进这间只有我们三个人的病房,透过单薄的被单,我能真实地感觉到阳光的温度,也能隐约听到旁边尹湛和天空的呼吸声,偶尔的翻身响动。一股莫名又巨大的幸福感笼罩全身,我忍不住拉住被单,喃喃地说道:

    “谢谢……谢谢你们……大笨蛋,大傻瓜……大白痴……”

    “哈,哥,你听谁在叫谁笨蛋傻瓜呢?”尹湛的声音。

    “就是啊,小弟。”天空应道。

    “谢谢你们让我知道了被爱的滋味……真的谢谢你们,大坏蛋们。”

    “最后那一句完全驳回。”天空淡淡地说。

    “谢谢你们在冷的时候抱住我,谢谢你们总不停地原谅我,不管我做错多少事,谢谢你们现在在我身边发出呼吸声……谢谢……谢谢所有的……”我有些语无伦次。

    “白痴!”

    “神经!”

    江家两兄弟轮流着说道。

    “从今以后,我一定好好表现,就像你们从前对我那样,我会报答你们的……呜呜……”我自己都被自己感动得不行了,已经在被单下泣不成声。

    “哥,你说怎么着?要不把这丫头拖出来打一顿?”

    “我才懒得动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脏死了。”

    “哎!也是,自认识这丫头后,我就没见她干净过!”

    “就是,这次等我们好了,一定要好好调教调教她不可……”

    两兄弟自顾自的说起话,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我们大家都要快点好起来!忘掉以前的痛苦,幸福地生活!”我捏紧拳头满腔热血无比向往地喊道。

    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喂!你们说话啊!怎么都变成哑巴了?”自己好容易说一句肉麻的话,还得不到响应,我又羞又恼,一把掀开被单,正要发作,却看见两张熟悉的脸孔,不禁愣在了那里。

    第一张脸孔属于江竹原的妻子,那个橘子头蹬着高跟鞋,跌跌撞撞冲进病房,一进门便上前抱住了天空,——

    “天空!!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

    “也不管自家老公死活,这橘子头忒没良心了!”我在心里骂道。

    “臭小子们!你们嫌我活得太久了是不是!存心要活活气死你们老爸是不是!”一阵苍老的声音响起,江家老爷子泪水涟涟地随后上前,搂住尹湛。

    我心痛,这还是头一次看见爷爷的眼泪。

    “到底怎么一回事?啊?究竟为了什么?!竹原呢?竹原在哪里?”老爷子捶着尹湛的背,痛心疾首。

    “他……在急救室……”尹湛战战兢兢地回答。

    “我怎么就生了你们这帮没出息的臭小子!简直没一天让我省心过!!”

    橘子头被天空面无表情地一把推开,自觉无趣,鉴貌辨色了一番,便趁老爷爷教训儿子的当口,灰溜溜地溜往急诊室找自己老公去了。我在旁边,插不上话,正尴尬地低头望着被眼泪濡湿的被单发呆,门吱嘎一声打开,医生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您是病人家属?”他趾高气扬地问爷爷。

    “是!是的!医生,我家老大伤势怎么样?严重吗?需要动手术吗?”爷爷忙不迭地迎上前去。

    “您三个儿子一起出事,真是有出息啊!”医生瞥了一眼尹湛,揶揄地说道。

    爷爷一脸羞愧地垂下头,低声问道:“医生,老大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还能活吗……”

    “爸!干吗要对那个混蛋医生低声下气,您做错什么了?”尹湛几乎要从病床上跳起来。

    爷爷一把拦住他,转身又向医生鞠一躬。

    “请您一定要救活我的大儿子!无论出多少钱,我都愿意!”

    贪财的医生眼睛一亮,为了掩饰,连忙握拳咳嗽一声,故作正色地说道:“这么说,您就是江竹原、江尹湛、江天空三兄弟的监护人喽?”

    “不,不是三兄弟,是四兄妹。”爷爷平静地纠正道。

    “咳咳咳!”我一惊,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屋子人的眼球立刻齐刷刷全部集中到我身上,窘得我一时定在那里,动弹不得。

    爷爷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我,深深说道:

    “你走了以后,再也没有人给我读报纸了。年纪大了,看东西越来越模糊,这些浑小子们也没有一个愿意留在我身边的……”

    我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现在没事了,真的没事了……原谅你这个没用的爷爷吧……”爷爷的声音颤抖着,尹湛和天空同时低下了头,虚空之中只剩下我和爷爷两个人的目光对视着。

    “回来吧。”爷爷一字一字,认真地说道。

    我深深吸了口气,直视着他苍老恳切的眼睛,终于决定问出那个长久以来折磨我的问题,——

    “我想知道,您收养我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

    “真正原因就是,我一直想要一个给我读报纸的女儿。”爷爷也盯着我的眼睛,再诚恳不过地回答。

    “哈哈哈……”我仰天笑出声,眼泪也同时落了下来。

    我笑自己的可笑,既然有人伸手送上幸福,又何必愚蠢地苦苦追问原因呢?接受就好了呀。

    突然之间,一切豁然开朗。

    多久了,韩雪理,多久你没有这么开怀地笑过了……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