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六十九章

更新时间:2021-06-11   本书阅读量:

    ※一个月后。

    “你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自早上睁开眼睛起,江家二兄弟就轮番在我耳边喧嚣。

    “不知道不知道!!你们有完没完!管他今天是王母娘娘的生日,还是原子弹发明一百周年纪念日,统统和我没关系!”我捂住耳朵跳下楼梯。

    转眼回到这个家已经一个月过去了。我的生活似乎也又回归到了刚来时的样子,学校也在两天前开始了上课。但要说变化,也不是没有,比如江家的气氛终于不再像以前那样微妙紧张,和睦许多;再就是江竹原脸上多了一道长长的伤疤,他那橘子头的老婆,也在得知事情真相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天空,比从前开朗明

    亮了许多……

    但是一一想来,还有一位家庭成员至今仍未露面——那就是要送我去新西兰的蛇蝎贵妇——想到她,我的心里总还是觉得隐隐有些不安,不过想来她也该开始了新的生活,不再记得我了吧。但愿如此。

    总之我的生活平静美好,当然,要是没有那两兄弟不时在耳边的聒噪就更完美了。

    “2月14号12月14号是什么日子你真的不知道?!”尹湛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我白他一眼。

    “你烦不烦!什么日子?!我只知道2乘7等于14,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啧啧啧!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活着都干什么了,连这个人类基本常识都不知道,死了算了!”他撇嘴说道。

    ※2月14日,上学路上。

    久违了的辛司机照例穿着整洁的制服,和蔼微笑着站在家门口迎接我们。

    刚坐进车内,天空就从前座扭过头来,继续攻打我这个顽固的堡垒。

    “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是不是没钱所以装蒜?”

    “什么钱?装什么蒜?”我眨巴着无辜的眼睛。

    “算了,这个白痴!”尹湛绝望地靠回椅背,抱着手一言不发。

    我把头转向窗外,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嘿嘿,韩雪理演技超群!思绪禁不住飞到昨天下午发生的那一幕……

    ※2月13日下午5时娜娜姐家。

    “死丫头!这么丑的模板亏你也买得到!”娜娜姐瞅了眼我带去的巧克力模板,破口骂道。

    “G—Market(译者注:G—Market——韩国著名网上购物网站。)里面除了这种,再没有其他的了啊……”我委屈地解释。

    “你就不会去百货公司买吗?这么丑的模板做出来的巧克力,嘿嘿,江家两兄弟收到可真是开心了!”娜娜姐笑得前仰后合,“想想看,其他女孩子送的巧克力必定都是包装得漂漂亮亮,闪着光的,再看看你的,简直就是两坨河马大粪嘛!哈哈!”

    “什么河马大粪!!明明是鸡心!”我辩解道。

    “你随便上街拉个人来问问,这到底是马粪还是鸡心?”娜娜姐笑得花枝乱颤,乱没形象一把的。

    ※2月14日上学路上:

    拉回到现在时,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鼓囊囊的书包,在心里窃笑。

    这时连辛司机也忍不住回头看不过,边开车边说:“哎哟!韩雪同学连今天是什么日子也都不知道,还不如我一个老头子呢!”

    我不说话,装蒜到底.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同时在心里幻想着江家二兄弟收到我巧克力时惊喜的表情……呵呵呵呵……可是,谁又料到,所有美好的设想都在进入校门口之后化为了灰烬。

    ※德风高中,正轩初中校门口。

    “下午我换辆大车来接两位少爷,好装你们的巧克力!哈哈!到时候看看今年谁会赢!再见!”辛司机冲我们招手道别。

    我夹在尹湛天空中间,一道走进校门,两人稀罕得如同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我。

    “辛司机都说得那么明显了,你还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再问一遍你们俩就死定了!”我凶狠地挥了挥拳头。

    眼看老远蜂拥而来一群抱着五颜六色礼盒的女生,我连忙识趣地闪到一边,这时,只听见天空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白色情人节,你休想收到我的礼物。”(译者注:白色情人节——自日本传至韩国的节日,每年3月14日为“白色情人节”,这一天,男生送礼物给自己中意的女生。)

    我装作没听见,抬起下巴,高傲地走开。

    “天空哥!请收下这个!”

    “尹湛哥……这盒巧克力街上绝对买不到的,是我研究了好久料理书才做出来的,世界上最好吃的巧克力!”

    ……

    女孩子们纷纷把手里的礼物高举过头顶,尹湛和天空应接不暇。

    “谢谢啊!”

    “谢谢!辛苦了!”

    明星也不过如此吧,我站在老远开外看着他们,心里酸溜溜地想,随后连忙加快脚步向教室走去,再看下去,恐怕自己头顶就要冒烟了。

    ※教室。

    “大决战的日子到了!”

    教室也没有好过多少,触目尽是五花八门的巧克力,满耳听到的不是江天空,就是江尹湛。

    而当我走进教室,却突然一阵安静,接着便是交头接耳嗡嗡响成一片。

    “嘘……来了,来了!”

    “就是她害得天空哥和尹湛哥受伤住进了医院的?”

    好家伙,敢情我也和江家两兄弟一样成了八点新闻的主角,托两兄弟的福,我韩雪理也有幸再次饱受正轩初中所有女生的白眼。

    敌方人多势众,我不敢轻举妄动,缩着脑袋找到最后一排自己的位子坐下,才安心呼出一口气,却被迫听见旁边座位上大象和狐狸的对话。

    “我翻遍教室里所有的巧克力,只有你的最漂亮!”狐狸合掌谄媚笑着恭维比她明显更壮一圈的大象,“哇!天空哥肯定喜欢得不得了!你什么时候去送?”

    “放学之后。最好的本来都要留到最后送,不是吗?”大象得意地扬着头。

    我无声地叹气:“我当初为什么不选择换班呢,剩下它们大象狐狸猴子在一个班岂不更好!!大家凑成一个动物园,热热闹闹,我也不用在这里受这份活罪……”

    这样想着,正要从书包里掏出课本,却又不幸目睹另一个惊人场面,我当下吓得目瞪口呆。

    天哪!大象正在一粒一粒地拆开包装,把巧克力往嘴里送。

    “喂!你不是要送人吗?”狐狸也不太理解她的举动。

    “嘿嘿,这样所有的巧克力都被我含过一遍,天空哥吃它们的时候,不就等于和我间接亲吻了一遍么?哇哈哈!”

    妈呀,我好想吐!

    那边狐狸可是如获至宝,顿时来了精神,——

    “哇!好主意!一会儿我也要我也要!”

    大象瞪着小眼睛,“神经病!这是要给我们天空哥的!你另想别人!”

    “可是我没有可送的人啊。”狐狸委屈地噘着嘴。

    大象忙着吞吐着巧克力,无暇顾及她的小跟班,半晌之后才甩过一句,——

    “八班的尹哲不是还长得满帅的吗?送他去。”

    “不要,送同年级的男生肯定会被别人看不起的!”

    “德风高中那么多男生,还愁没有人送?”

    “根本没有我喜欢的嘛……”狐狸翻着白眼。

    “嗯……那就送尹湛哥啦,他那么可爱……”大象有些不耐烦。

    狐狸眼睛一亮,——

    “对啊!尹湛哥!给他么?好啊好啊!那放学后我和你一起去!”

    大象哈哈大笑,——

    “好极了,这样一来,我们可不就成妯娌了!!!!”

    至此我已经完全无语。

    ※午休时间。

    “哇噻!我们班就属你收的巧克力最多17盒17盒耶!”

    休息时间,大家簇拥在班上那个长得稍微像点人样的男生周围,数着他收到的巧克力,点评着包装、大小种种,不亦乐乎。

    “真不知道是哪个无聊的人发明的情人节,简直是劳民伤财嘛!可悲的是现在连我自己也不得不被同化,想来上次那个烤焦的蛋糕以后,这还是我第一次下厨房,整整花了我六个小时,每一口都凝结着我的血汗啊!”我抱着书包。愤愤不平地想,又坐在位子上踌躇了好一会儿,终于咬牙决定去德风高中,送出那两盒烫手的巧克

    力。

    “你要回家了吗?”同桌惊讶地问道。

    “不啊!”

    “那你干吗背着书包?”

    笨蛋!空手拿着两盒巧克力出去不就等着被人看笑话吗?!

    我不理他,背起书包,昂首挺胸出了教室,想象着江家二兄弟收到我的巧克力时可能的惊喜,哦,对了,还要让天空提防大象送的巧克力!

    “嘿嘿,大象这会儿死定了!”我坏笑着疾步穿过德风高中的走廊。

    ※3—9班门口。

    “你找谁?”一个架着副大眼镜,长手长腿的男生见我在门口徘徊,主动上来问。

    “我找江天空。”我深吸一口气,强作镇静地回答。

    “他不在,出去收巧克力去了。”眼镜瓮声瓮气地说,一面可疑地上下打量我。

    一团嫉妒的火苗腾地从心底升起,我愤怒地从书包里掏出两盒“爱心巧克力”其中的一盒,塞在眼镜手里。

    他吓得后退两步,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武器,半晌之后才定下神,好奇地看着那盒用锡纸包装得五彩缤纷的巧克力,问道:

    “这是什么?南瓜糖吗?”

    我更是火大,自己精心包装的巧克力竟被人误以为是什么南瓜糖?!

    “别管它是什么,只管把它放在江天空的桌上就好了!”我气鼓鼓地留下一句话,便转身去找下一个冤大头——江尹湛去了。

    拐到3—5班的走廊,老远便看见尹湛的背影,正要快步追上去,半路却突然杀出了一个女孩子,首先截住了他。

    刚才的出师不利已让我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又不得不在一边欣赏一段感人的“告白”。

    “尹湛哥,请收下这个!”

    “哇!太谢谢了!真漂亮!”尹湛拍着女孩子的肩膀。

    “没有啦……”女孩子笑成了一朵花,“今天你一定已经收到很多啦……”

    “不算多了,才8盒而已到现在。”尹湛摸着后脑勺,谦虚地笑。

    “那我的就是第9盒咯?”

    “是哦,不管怎样,我的票数还是比我哥更多一些,哈哈!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啊……尹湛哥,后面的那个女生……一直在看我们,好像也是正轩初中的,你们认识么?”女孩突然看到我,被我眼里发出的阵阵杀气吓得浑身一哆嗦。

    尹湛转过身,看见我,开心坏了:“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我怎么不可以在这里?”我下意识把书包藏到身后,却被他眼疾手快地一把抢了过去。

    “大中午的背什么书包?你想逃课是吧?”说完,举起书包在耳边晃荡了一阵,伸手进去掏出那盒巧克力来。

    “咦?这是什么?”他来了兴致。

    “还给我!”我又急又羞。

    “这明明不是巧克力吗?你怎么会有这玩意儿?”他坏笑着把巧克力高举过头顶。

    “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有?还我!”我试图夺回那盒巧克力,却怎么也够不着,急得上蹿下跳。

    “嘿嘿,你过来不就是为了送给我的么?”他眯着眼睛笑。

    “想得美!给你巧克力?做梦去吧!”见自己的意图这么轻巧就被他识破,我不禁恼羞成怒,使出狠劲一把拽下他的胳膊,抢回书包。夺路而逃。

    老远之后还听得见背后他气急败坏地哇哇怪叫。

    “没见过女孩子这么大力的,活脱脱一头牛嘛!你不去做摔跤运动员真是太可惜了!”

    疯了,我真是疯了,好端端给那两个混蛋送什么巧克力,凑什么热闹,简直是自讨没趣嘛。

    我愤恨地站在四楼走廊的栏杆边,攥着那盒巧克力,正要往下扔,却看见底层的花园里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是如假包换的江天空无疑,此刻他正大大方方地伸手从那个女的手里接过什么东西。

    看着下面的两个人那么亲热,天空也一改他以前冰冰冷冷的王子作风,和她有说有笑,甚至还抬手摸了下她的头!

    我气得七窍流血,放弃了扔巧克力的打算,干脆探身出去吐了一口唾沫,不想正中那个女孩的头顶。

    楼下顿时一声尖叫响彻云天,我慌忙猫着腰冲下楼梯。

    原以为这一切已经糟糕透了顶,却没料到这些还不过是晚上那一场闹剧的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