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六十七章

更新时间:2021-06-11   本书阅读量:

    “很痛吗?”

    “现在没事了,马上就没事了……”

    “你比照片里漂亮得多,也温暖得多……”

    是的,很痛……真得很痛……老爷爷……

    没事了么?我真的没事了?谢谢您说我漂亮,可是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温暖……老爷爷,这一次幸福好像就在我眼前触手可及了……我真的可以得到幸福了么……

    好温暖,这是什么地方……周身都像陷在棉花糖里一样,温暖,香甜……

    “韩雪!!!韩雪理!!!!!”

    “韩雪!!!!!”

    “妈的!!你在哪里!!!!”

    好温暖,周身筋骨都像要融化了似的……

    “快开门!!!开门啊!!”

    这个声音……这么熟悉……啊,该是尹湛……

    “……尹湛……”

    “是我!是我!别闭眼!!快把眼睛睁开!!”

    “呃……”

    “快把眼睛睁开!!你这个笨蛋!再累也要睁开眼睛!”尹湛的声音听着怎么像是从电压不稳的喇叭里传出来的,忽高忽低。

    谁会想到睁眼竟是一件如此困难的事,我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在朦胧中看到一丝火光,从前座渗出。

    一股奇妙的生气突然贯通全身,我知道,我没死,我还活着!

    “咳咳咳咳……”前座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很快又消埋在了火光里。

    哐哐哐哐!!这次是尹湛,他喘着粗气,拼命地拽着我旁边那扇被卡住变了形的车门,他的身后,一个男人正对着手机激动而大声地喊着些什么……我能看见他们……我还活着……

    “听得见我说话吗??喂!听得见吗?”尹湛的声音。

    “……”我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求你,回答我!!点点头,或者眨眨眼都行!!”

    “……呃……我还活着……报告……完毕……”我艰难地张开嘴唇,用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回应。前座的火光愈加凶猛,尹湛的脸被熏得黑亮,糊满汗水和泪水,他挥手抹了一把脸,问道:

    “你相不相信我?”

    “相……”

    “说你相信不相信我?!”他的声音带着哭腔。

    “相信……相……信……”

    “好!!你相信我!我绝不会让你死的!!”说完,他转身,不知跑去了哪里。

    前座又再次隐隐传来男人虚弱的咳嗽声。

    许久之后,车身再次剧烈晃动起来,像是有人在车外用铁锤砸门。

    “妈的……这么烫!”

    我支持不住,合上双眼,恍惚间看见云影微笑地向我招手。不,不,我拼命摇头,不,我不要跟你走!我不要重复你的命运!

    就在这时,车窗哗的一下被砸开,玻璃立时碎成千万瓣,落得我一头一身。尹湛的声音不容置疑地灌进我耳朵:

    “我来了!!打起精神来!!!”

    “……”

    “韩雪!!!回答我!!!”

    “呜……”我自干枯的喉咙深处费力地吐出一个音。

    “在心里数十秒!!就十秒!!我就拖你出来!从现在就开始数!”

    眼睛用力睁开一条缝,我看到满脸泪水的尹湛,他把胳膊伸进洞开的车窗,正发了疯似的寻找车门把手……他就在身边,我的救命天使……一股安定感自心底升起,我决定听他话,在心里默数十秒。

    “一秒……两……”

    浓密的烟雾里,只见尹湛被烫得通红的手不住挥舞。

    “三秒……四秒……”眼睛被熏得刺痛,闭上眼,耳边还在不断传来江竹原痛苦的呻吟。头好重,真想就这么睡过去……啊……不,我答应过他,不可以睡……

    五秒……六秒……七……七……我不行了,江尹湛,为什么,十秒钟会有这么漫长呢,为什么我总也数不到头呢……

    “喂!!如果你敢再闭眼,以后我就强行娶你,到时候你哭死也没用了!”

    “……哈……哈……”我忍不住抽动肌肉想笑,剧痛却袭来,眼前顿时漆黑一片。

    “我可不是开玩笑!所以,赶紧睁开眼睛!!这样子,天空才有机会娶你!否则,他想都不要想!”尹湛声泪俱下。

    “……神……经病……”我心痛,衰弱地骂了一句。

    “对对!!骂得好!!就这样,继续骂下去!!”尹湛的眼睛闪着晶光。

    此刻火苗的热度已传遍全身,好像一只巨大的手,紧紧攥住我,拉向黑暗,往下拉,一直往下……

    突然,一股凉风吹来,那只手哆嗦一下,松开了我……我的身子竞轻若一瓣羽毛,乘着凉风开始往上飘……接着我看到了亮光,也听到了人声……

    “谢天谢地!救出了一个……”

    “慢着……好像还有一个……怎么办……”

    “已经拨了119,但这里荒山野岭的,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赶到啊……”

    我继续往上飘,直到被一个怀抱紧紧地接住……

    “快快来人!快来人帮忙啊!!”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接着便有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

    我能感觉有人把我背起,奔跑开来,熊熊的火势带着滚滚热浪袭来,但我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啊,等等,还有一个人……车里还有人……等等……

    “这可这么办!!老婆!快去倒盆凉水过来!”陌生男子的声音。

    “天哪!!车里还有一个人!!”

    “火好像越来越大了!”

    “妈的!狗娘养的119,要等火自动熄了才来吗?!”

    我睁开半只眼睛,望见五十米开外,一群村民正围着熊熊燃烧的车子束手无策。而身边,躺着气喘吁吁的尹湛。

    他已筋疲力尽:“……你……没事吧……”

    “江竹原……你大哥……他还在里面……”我努力张开被玻璃碎碴割的鲜血淋漓的嘴唇。

    他不说话,紧紧地闭上眼睛。

    “你……说话……啊……”我伸手推他。

    “他……终于……也该得到他的惩罚……”

    我深深地叹气,恐惧加上获救后的解脱,让我浑身止不住颤抖。

    “过来这里!他们在这里!你认识他们?”那位载着尹湛自仁川到这里的出租车司机带着一个男孩走过来……

    男孩穿一身白色的病号服,睁着迷茫的大眼,怔怔地立在我们面前……

    天空……

    “车子出了交通事故,接着,那个褐色头发的男生从着火的车里救出了那个女孩……”司机指手画脚地对他解释。

    天空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蹲下身,用冰冷的手掌拂过我和尹湛的脸。

    “现在要等119过来……才能救出剩下的那一个,哎,真可怕……那人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听说是这男孩的大哥。”司机摇头叹息。

    天空一震,站起来,问道:“他的大哥还在里面??”

    “可不是,司机被死死卡在里面,根本没办法救出来……天呐,这种事情从来只在电视里看过……谁想到……啊,喂!喂!你干什么?!”

    未待司机反应过来,天空已冲向了那辆被熊熊大火包裹住的车子。

    天空……难道你……

    “喂!!小孩!别去送死,等119来了再说!!”司机在后面急得跺脚,“大家快拦住他!!”

    “天空……别去……别去啊……”尹湛挣扎着试图坐起来,却又支持不住,重重倒回地上。

    “小孩!!危险!和你非亲非故,别去白白送死啊!”一个村民上前拉住天空。

    天空发了疯似的挣脱开来,嘶哑地喊道:

    “他……他是……我的亲哥哥啊!!!”

    众人愣住,一时不知如何处理。天空趁机钻进火场,不见了身影。

    “回来!不要啊!!”我不知道哪来的力量,竞一个咕噜爬起来,大声地喊道。

    司机大叔吓一跳,——

    “妈呀!还以为你晕过去了呢,居然这么活蹦乱跳的!”

    “大叔,快去拉他回来啊!”我急得直跺脚。

    “哎哟,你就别操心了,老老实实像个病号的样子,躺着等救护车来吧。119马上就到,很快就会没事的。”

    “11911191好歹你们现在也想想办法啊!”

    “你也不是看不见,火烧得那么凶,谁敢接近!”大叔脸上变色。

    一股火气冲到头顶,我大喊一声:“大家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村民们纷纷回头,惊讶于我的激烈反应。而身边的尹湛,自始至终保持着沉默。

    “求求你们!快去救人啊!我出一千万,一千万!求你们了!”

    十万火急,我已顾不得什么,先救人要紧!却听见尹湛在旁边冷不丁一声抽冷:

    “喂!你发什么神经,一千块都拿不出的人……”

    “江尹湛!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你你!”我气结。

    “我我我怎么了?!……丢人现眼……”

    刚才救我时焦急万分泪流满面的尹湛到哪里去了?怎得一转眼就变成了一个冷血动物?

    我气得浑身颤抖。

    “丢人现眼?!这个重要吗?人命关天……”

    “关天的人命,不是好好地出来了么?”

    “……什么……”

    “哼,电视台动作也够快的……这下子可真的热闹了……”尹湛的眼光落在不远处。

    我用力揉着泪水漫溢的双眼,不禁也倒抽了一口冷气——119什么时候到的?穿着银色制服的消防员们犹如天兵从天而降,很快就控制了火势。消防车一旁,停着一辆电视台的采访车。

    而尹湛所说的“关天的人命”,正穿过围观的人群,缓缓挪向我们这边。

    确切地说,是天空背着江竹原。

    “这场交通事故大约发生在凌晨6点半左右,据附近村民说,这是一场自杀性事故,当时……”一个记者举着话筒在摄像机镜头前滔滔不绝。

    我根本无心听,眼睛只紧紧跟随着天空,直到他放下背上烧成炭人一样的江竹原,自己再也支持不住躺倒在地,咳嗽个不停。

    我大大松出口气,脚底一软,也一屁股坐了下去,正坐在天空和尹湛的中间。望着天空,我犹豫思索半天正要开口,却惊见被烟熏得已经辨不清面目的江竹原猛地一个抽搐……他还活着!——接着便听到一声发自喉咙深处的呜咽……

    “……为什么……为什么救我……”

    天空脸上古井不波,异乎寻常地平静。

    “因为你是我哥。”

    长久的沉默……

    “我……我是真心的……天空……”江竹原哽咽着,“对云影,虽然我不及你爱得那么深……但我也是真心的……一直想跟你说这句话……还有……对不起……”

    我抓住两边天空和尹湛的手,凝神听江竹原说下去。

    “我没有杀她……也没有踹开她见死不救……当时真的……无能为力……我……”他十分虚弱,说话也断断续续,到后来根本说不下去,话语完全被哭泣替代。

    云影……你离开以后,到底有多少人为你哭泣,因为你痛苦煎熬,你在天上会有知觉吗?

    “江竹原!江天空!江尹湛!我们三兄弟多久没有这么肩并肩地躺在一起了?”尹湛明朗的声音突兀地响起,“真的好久了!是不是?一直以来我都在盼望能像今天一样,和你们,肩并肩……大哥!二哥!哈,我有多久没有这么喊过你们了?”

    尹湛有些激动,他笑着,含着泪,天空的嘴角也露出一抹隐隐的笑。

    “大哥……”

    “……”

    “大哥!!!”尹湛坚定地喊道。

    “噢……”

    “二哥!”尹湛又把头偏向天空。

    “……嗯……”

    “太好了!你们到底还是出来了!”尹湛用手背遮住通红的眼圈。

    天空无声地流着泪,江竹原更是泣不成声。

    3月9号的那场事故毁灭了一切,而今天的这一场事故,却让死去的东西浴火重生,只除了云影,对她,我还是止不住地想念,却又同时禁不住埋怨。

    可是,这一切究竟又是谁的错?

    一局游戏,几个人坐下玩,散席后桌上的筹码不会凭空消失,必定有人赢有人输,但在他们的这局游戏里,谁都是输家,谁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生活永远神秘无奈。

    呜呜呜呜~~!!!一辆白色的救护车停在不远处,医护人员抬着担架朝我们这边奔来。

    尹湛天空轻轻松开了我的手,大家各自被抬上担架,带着微笑,含着泪水。所有的谜都揭开了,绽放在苦涩的泪水里的微笑,终可以解开长久以来那个该死的诅咒了吧……

    乌云过去,雨过天晴,幸福就该在不远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