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五十九章

更新时间:2021-06-09   本书阅读量:

    我的心跳得厉害,从没在尹湛面前这么紧张过,而他却不说话,学生证挡住了他的眼睛,让人无从揣测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终于,我决定打破这股难堪的沉默:

    “你说话啊!”

    他的嘴唇动了动,却又极快地合上。

    “你不要我?”我直截了当地问他。

    “月光在说谎……我的心很痛……”他没头没脑地呢哺着不知名的歌词。

    “什么??”

    “你也在说谎……我真的很失望。”他无力地垂下手臂,走上前小心翼翼地将学生证别在我胸前。

    我呆在那里,紧握着拳头,半晌说不出话来,再松开手时,发现指甲不知何时已掐进手掌,印出深深的红痕。

    不,尹湛,向你表白,不是因为天空,更不是因为赌气,我只想好好地、用心地和你交往,也偿还云影对你犯下的罪……

    “尹湛,我不是说着玩的……”我辩解道,“我想替她补偿你,替云影……”

    “这样的补偿是爱吗?”尹湛扭头看向窗外,冷冷地问。

    我慌乱起来:“这个……虽然……暂时还不是……”

    “那等到是的那一天,你再来和我讲。”说完,他迈步跨过躺满一地的混混,消失在铁门后的黑暗里。

    “妈的……”不远处的李俊英挣扎着尝试站起来,嘴里一边痛苦地骂着。与此同时,天空也直起身子,他深深凝视我许久,吐出两个字:

    “……雪儿……”

    声音遥远得好似不是自他喉咙里发出,想来经过今天这么多混乱,他还是第一次开口。

    我也听见自己的声音,冷过冰凉的月光:

    “不许叫我的名字……事到如今……”

    “……雪儿……”

    “我不是云影,我想我已经对你说得很清楚了!”

    “……雪儿……”

    他是那样认真执拗地喊着我的名字,一遍一遍。

    “行了!!”我忍受不住地捂住了耳朵,大声喊道。

    “雪儿……”

    “够了!!!”

    “……雪儿……雪儿……对不起……”他艰难地爬起来,丝毫不理会我的抗拒,向我走来。

    “我先走了……”

    我要转身,却见他突然跳起,扑倒我,手臂死死地护住我的头。

    “干吗?!”我惊叫。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啪!”的一声炸响,一块白色的墙砖应声落地,就在刚才我站的地方开了花。我冷汗淋漓,煞白着脸将视线转向铁门方向,李俊英那混蛋,踉跄着站在那里,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

    “喂,江天空……”我的声音颤抖得厉害,经过这么一折腾,那个扑在我身上的家伙,显然已经用尽了所有力气,脑袋抵住冰冷的水泥地,又是一阵剧烈地咳嗽。

    “……天空……”完全是下意识的,我听见自己带着哭腔地喊道。

    “哐当!”尹湛离开时带上的铁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接着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冲了进来。

    “兔崽子们谁都不许动!”

    呈现在眼前的阿修罗场,连身经百战的警务人员都感到震惊:

    “啧啧啧!全军覆灭呢!惨烈惨烈!”

    这时,李俊英那只小狐狸连忙装死瘫倒在地,而我也从恍惚里清醒过来,理智重又回来,我看向天空的眼神顿时也失去温度,降到冰点。

    一个警察走近,发现我,惊得后退了一步:

    “还有女孩子!”

    “请送他去医院……”我指着天空对警察说道。

    “啊呀,一个女孩子家在这里做什么?!-0-这年头的小孩简直无法无天到……”

    “那边八个戴帽子的……”我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掸着身上的灰尘,一边看着那个蓄着小胡子、长着一副忧国忧民模范公务员脸的警察,继续说道,“他们是一伙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女孩子,你父母知道你在这种地方?”小胡子看来是打定主意揪住我不放了。

    “是他们先来寻事的……”我也打定主意不理会他的质问。

    “我问你父母知不知道你在这种地方,女孩子家竟然也参加流氓械斗!!”小胡子把嗓音提高八度。

    “请送他去医院!”父母!父母!我强压住脱下一只鞋上去堵住那张小胡子嘴的冲动,尽量平静地说完我该说的,最后看一眼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天空,拖着沉重的步子迈向门口。

    “喂!你去哪里?死丫头!!”小胡子在背后吼。

    我应声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

    “马上叫你父母过来一趟!!”

    我浑身的血液已经在倒流。

    “通知你的监护人来一趟警察局!!”小胡子见我仍没回头的意思,更加恼怒,吼道,“你耳朵聋了吗?还不过来!!”

    我转过身,说:“没有。”

    “你说什么?!”

    “我,没有父母,没有监护人,也没有兄弟姐妹,你要我通知的人,一个人也没有。”我再平静不过地回答。

    “这这这!死丫头还嘴硬!”

    “您听不懂吗?我说一个人也没有。”我一字一字吐出来,无感的嗓音压不住眼中噙着的泪花。

    小胡子见我神色不对,骂了几声也就闭嘴了,接着跑去看那头的天空。

    我继续往外走着,走出老远之后,回头看,见小胡子还在不住地摇头:

    “真是……女孩子参加械斗……”

    *大楼前。

    紧咬着嘴唇走出那幢废弃的大楼,我猛一抬头,却看见不少好事人聚在楼前围观。

    “哎,出什么事,出什么事了?”

    “呦!那出来的太妹生得好凶哦,不会随便打人吧……”

    “该死的……”

    “我们还是闪开点儿吧……=0=”

    我板着脸,不动声色地穿过人群,穿过那片闲言碎语。此刻我的眼睛必定闪着恶毒的光,也露出了真实可怖的面容,否则那些行人们不会看见我,纷纷倒吸气,然后自动后退避让出一条道来让我通过。

    能感觉得到投射在背上不友善的视线,可是我不在乎,像我这样的人,还需要在乎什么呢,我无力地眺望了一下天空浴血作战的大楼,开始迈开步子向娜娜姐家走去。

    “雪儿……雪儿……”

    耳边不断回旋的还是天空喊我名字时,那坚定却又极度绝望的声音……不不不,不许再去想那个混蛋!想想昨天在云知面前立下的那些决心,韩雪理,你不可以再做梦、再沉沦下去了!

    为了彻底驱散那些声音,我边走边唱起一首根本没有调的自编歌来:

    “加油加油!!十八岁宇宙超级少女韩雪理!!!”

    消失吧,让所有那些胡思乱想统统见鬼去吧!

    我的歌越唱越欢:“向前冲不惧风雨~我是勇敢无敌的少女~摔倒也不哭~枪炮还是刀斧~都不能让我屈服~-0-!!!!!!!!!”

    可恶江尹湛那小子到底跑哪里去了呢?刚才说的那席话,什么月光不月光的,莫名其妙,完全不像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可是管他呢!

    “天下无敌美少女~天下无双美少女~多难也不哭~多苦也不服~!!!”

    终于,转过第二个街角以后,我那雄赳赳的美少女进行曲(我也承认实在很难听,彻底驱散一切牛鬼蛇神,什么天空尹湛,本小姐统统不再记得了!

    “别笑我痴,别笑我疯,曾经我也是会害羞的少女~也是幸福的女孩~!曾经我也……我也……”

    *娜娜姐家门前。

    终于到了,我已经累得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门口,连敲门的力气也没有。

    低头瞥见胸前别着的学生证,我赶忙摘下来。

    “曾经我也是甜蜜的女孩!!-0-”

    累成这样,自己居然还在唱,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这时,门打开了一条缝,娜娜姐探出一个脑袋来。

    “娜娜姐……”我一阵委屈,眼泪又要滑下来,于是连忙低头。

    “死丫头!!你知道我等你等得多心慌吗?-0-还以为尹湛那小子把你绑架去宰了吃了!”娜娜丝毫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一把把拎我进屋里。

    “哼,他吃我?不被我吃掉就是他走运了!”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拽些,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那家伙在哪里?”

    “不知道。我不过说了一句‘我喜欢你’,他就吓得屁滚尿流跑掉啦!”

    “你向他表白?!-0-”娜娜姐眼睛瞪得滚圆。

    “……嗯……”我轻描淡写地点点头。

    娜娜姐双手叉腰,歪着脑袋看我,半晌才收回将信将疑的眼神,问道:“吃饭了吗?”

    “我不想吃。”

    “好极了,给你两个选择:一、被扁然后吃饭;二、自己乖乖吃饭。”

    “我选择被扁但不吃饭。”

    我才做好架势准备躲避随时挥来的拳头,娜娜姐却不怒反笑:

    “好吧,我满足你一半要求,扁你!你也满足我一半要求,吃饭!”

    我噗嗤笑出来,娜娜姐永远有办法,拗不过她,我只得乖乖地坐到餐桌前,饶有趣味地看她用牙撕咬着方便碗面的外包装。

    “TMD死面条,包装的这么铜墙铁壁,还让不让人吃呀!”娜娜姐气得龇牙咧嘴。

    “用爪子试试看!”我在一旁直乐。

    “刚才……我可是特意没有问下去,”娜娜却突然意味深长地转头看着我,“你的秘密……我等着你亲口告诉我,死丫头。”

    “……明白……”我低下头,避开她的眼睛,那双细长单眼皮的眼睛,直直看得到人的心底,真的有魔力的。

    “哈!行了!”娜娜终于搞定方便面,正往碗里倒热水,却突然想起什么,——“啊对了!”

    “嗯?”

    “今天有个女的打电话找你。”

    “女的??”我皱起眉头。

    “可不是,听声音很着急的样子,听说你不在,立马问你去了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是谁呢?不会有女的找我啊……”我左右想不明白。

    “她说会再打来,如果真有急事,很快就会打来的。好啦!我们吃饭!!啦啦啦!-0-”娜娜兴高采烈地端过面条撂在我面前。

    会是谁呢,居然费尽心思打听到这里的电话号码,谁会认识和记得我这株野草呢?我咬着筷头冥思苦想,紧要关头,脑门却突然结结实实吃了一记板栗,我捂住额头,哭丧着脸看向娜娜姐。

    “吃饭不许咬筷头!-0-”娜娜姐柳眉倒立。

    “横竖只要把饭塞进嘴里不就行了?!”我撇嘴不服气。

    “好啊!小小年纪就这么没有礼貌,还顶嘴!”

    “什么陈年破礼貌,不讲拉倒!”

    娜娜姐“啪”的一声一跃而起,鼻头抵住我的鼻头:“我是为你好,不想将来你像我一样嫁不出去!!”

    “嘿嘿!那我嫁给你好了一!”我咧嘴傻笑。

    “死丫头!看我不抽你嘴巴!”娜娜姐摆出架势,我连忙闪躲。

    只要能有一刻可以让我不想起天空和尹湛,即便是刻意,即便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是好的……就那样疯也似的和娜娜姐打闹了一阵,直到各自累得喘不过气来,方才歇手休战。

    当晚,我和娜娜姐并排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我幽幽地问道:“娜娜姐,你说那给我打电话的女人会是谁呢?”

    “明天肯定会再打来的,急什么。”

    “可是,我突然……觉得害怕……”

    “别怕,谁敢欺负你,看我娜娜不把他撕成碎片,嘿嘿,然后再一块块连带骨头吞掉!”娜娜姐搂住我,捏着拳头说道。

    我的心安稳下来,沉沉睡去……但愿一切噩梦在明日太阳出来之前,如同气泡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场噩梦……

    *第二天中午。

    “啪啪啪!”接连不断的敲门声把我们从沉睡里惊醒。

    “……谁啊……妈的……”娜娜姐不耐烦地翻了个身。

    “不会是尹湛吧?”我揉着惺忪的眼睛。

    “妈的……管他是谁都不得好死,好容易一天可以不上班……也不让人睡……”

    “娜娜姐你不用管,继续睡你的,要是尹湛,我就带他出去……”我用手指拨开眼睛,艰难地起来去开门,一边在心里迟疑着:真要是他,我该对他说些什么?

    敲门声好似擂鼓,一声紧似一声。

    “谁啊?”我披上件外衣,扬声问道。

    “快开门!”门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

    “……请问是谁……”我愣住。

    “你知道我是谁。”

    “……”我僵在门后,半晌没有伸出手的勇气。

    “没时间了,快开门~!”外面的女人再次用力拍门。

    我回头看了眼卧室,确定娜娜姐重又睡了过去,这才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眼前的门。

    “你跟我出去一趟。”女人用她一贯不容分辩的语气对我说道。

    无论是此刻,还是将来……眼前的这个女人,永远都是我生命里的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