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五十八章

更新时间:2021-06-08   本书阅读量:

    ※娜娜姐家门口。

    回到娜娜姐住处,已经是晚上7点了。

    我强打精神靠住门框,双手环抱着肩,身体和内心同时的寒冷让我哆嗦不已。

    尹湛哗地打开门,臭着脸,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臭丫头你死哪里去了??什么样子嘛你!-0-”

    对他满心满肺的内疚,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上前抱住,没有反驳。

    “……对不……对不起……尹湛……”

    “出……出什么事了?”见我这样,他反倒手足无措起来。

    我的心更痛,对他的愧疚也更深了一层,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解释,怕他又受到伤害,于是只能不停地摇头,不停地摇头:

    “不,不,没事……没事……”

    “你到底怎么了?”

    “……对不起,我一直都在做傻事,和云影一样……我……”

    尹湛惊得张大了嘴:“喂!你和朴云影……”

    “娜娜,娜娜姐呢?”我放开他,四下张望,我不想,也没有力气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

    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却不见娜娜姐的影子。

    尹湛给我披上一件夹克,温和地说道:

    “娜娜姐打工还没回。”

    “噢……”我闭嘴,想着下一步该说些什么。

    尹湛突然抓住我的肩膀,盯着我看了好几秒钟,终于打破沉默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去了哪里?刚才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朴云……”

    “你吃饭了吗?”我避开他的眼睛。

    “没吃!-0-!!亏你好意思问得出来!就那样不声不响地冲了出去,我哪还有心思吃饭?!你以为谁都像你,没心又没肺!”尹湛气急攻心,用夹着火花的眼神淬我,看样子他是真心替我着急。

    “那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我扯出一个难看的假笑,去拉他的手。

    “娜娜姐让我带着你去一次蝴蝶。”

    “……干吗?”

    “她说,他虽然和经理大哥挺熟,但经理大哥到底不是轻易能得罪的人,由不得你这样说去就去,说走就走。所以这次让你过去一趟,正式跟经理大哥说不干了,她那边也好交代。”

    “好吧,那回来路上再找地方吃饭好了。”我转身正要走,尹湛却又猛地扯住了我,两只暖暖的手掌捧住我挂满冰霜的脸,没好气地说:“你还没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呢。”

    我不做声……这家伙没以前那么好拐了。

    “咦?你今天真的怪怪的,我碰你居然也不反抗……”尹湛歪着脑袋,匪夷所思,接着又捏了我的脸几下,“还主动抱我……啧啧……-_-”

    “你,难道……开始喜欢我了?”他惊喜地看住我,眼里闪着光。

    “神经病,给你点甜头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我挥拳砸过去。

    “哈哈!!你韩雪也终于沦陷在江尹湛手里了,哇哈哈!!-0-”那死人开心地手舞足蹈,我也被他逗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要是不跟我回家,我就也在这里住下了!-0-”见我笑,尹湛愈发得意起来。

    “娜娜姐还不得要挂条幅欢迎您阁下!”我哭笑不得,揶揄他。

    “你没看出来吗?娜娜也对我有意思呢!”江尹湛得意非凡,就差双脚离充足气悬在半空了。

    “对对对,没错,全天下女孩都喜欢你江大公子你!-0-”我的拳头又要砸过去,却在半空被他牢牢接住,他粲然一笑,另一只手顺势推开了门。

    那些沉重苦涩的过去,好像从没在他身上发生过一样,否则哪来那一抹足以融化冰雪的笑容。我看得不觉有些失神。

    尹湛,看上去他比谁都坚强,但事实上却比谁都柔弱。

    “喂,我们跑吧,这么冷的天!”才出门,他建议道。

    “好啊!”

    他把我的手放进大衣口袋。然后我们便开始跑,脚步声踢踢踏踏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巷口。

    直至拐过最后一个巷口,他仍念念不忘那个问题:

    “刚才你说起朴云影,到底要说什么?”

    我放慢脚步,正想着如何开口,却看见不远处的电线杆旁,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尹湛几乎也在同时发现了他:

    “……咦?哥……”

    “你在这里做什么?什么时候来的?!”他上前问道。

    而那人却像死掉了一样,对尹湛的问话充耳不闻。

    “你都冻成这副模样了!杵在这里做人体冰雕吗?不回家啊?”尹湛大着嗓门说道。

    天空还是不吭气,近乎呆滞地瞪着一双眼,看样子已经站了很久了,浑身僵硬得就像木乃伊。

    “韩雪理,你看,这家伙是不是有问题?!”尹湛又开始冲向我大呼小叫了。

    我白他一眼:“管我什么事,我先走了。”

    尹湛挠着脑袋,看看天空,又看看我,说:“你俩搞什么鬼?成心要逼疯我……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即便现在这个冷血混蛋当场倒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我径自往前走,尹湛强行拽着冰棍一样的天空跟在后面,我们三人就保持着这种微妙的阵形走了不下30分钟。

    “喂!等一下!我们这样子像什么话!”背后又传来尹湛愠恼的喊声。

    ※伦贤洞。

    我停下脚步,转过身子,这里离“蝴蝶”已经不远了。

    尹湛好不容易赶上来,喘着粗气,说道:

    “喂!!!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

    我面无表情地反问他:“哪两个?我眼里明明只看到你一个人。”

    “这么说,你们俩分手了?那我可以接手韩雪了?”尹湛欣喜地看向他的哑巴哥哥。

    沉默………………

    “我可以接手吗?!!!”尹湛又问了一遍。

    “去!什么接手?!我是什么萝卜青菜吗?!”我气不打一处来。

    “我还要去趟别的地方,你们俩先走。”尹湛突然叹口气,撒开天空的胳膊,“我在场,你们也不好说话,我看我还是消失的好。”

    “你在不在都一样,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我冷冷地抛下一句话,转身朝蝴蝶走去。

    再次转身时,只看见尹湛叼着香烟远去的背影,以及依旧一声不吭、跟在我后面的天空……不……杀人犯。

    我在冷风里缩了缩身子,低头拉紧了夹克,嘀咕骂了一句,“妈的!”

    声音不高,但足够让跟在后面的他听见,这该死的混蛋究竟打算跟我到什么时候?

    正想着,我已经到了蝴蝶门口。

    “喂,韩雪理!”

    ……-0-……

    ※蝴蝶夜总会门口。

    眼前用各种姿势横着八个小混混,蹲的蹲,倚墙的倚墙,不可一世的猖狂劲儿不在话下。为首喊我名字的,正是在学校门口见到的李俊英。

    “干吗?”我深吸口气,准备作战。

    “昨天和你在一起的兔崽子在哪里?”

    “不知道。”我头一撇。

    “你怎么会不知道!”

    “不知道,昨天我也是第一次见他-0-”

    “喂!说正经的,快告诉我他在哪里?”李俊英把声音抬高八度。

    “我真不知道!”我尖叫一声,甩开他攥住我手腕的手,冲向门口.沿着昏暗的通往地下的台阶狂奔直下。

    那些家伙居然跑来寻仇了,我得赶紧打电话通知尹湛才好。

    “来得正好!!”耳边又是一声炸响,我惊得差点没从楼梯上滚下去。

    面前站着横眉怒目的经理大哥,一手捏着一只削了一半的苹果,一手举着一把寒光凛凛的水果刀。

    “嘿嘿,经理大哥,是我该死!-0-”我连忙作揖赔笑。

    “耍我一次也就算了,你还三番五次玩上瘾了?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当我的店是你家开的旅馆啊?!”

    “尹湛不还帮店里赚了不少钱么?”我提醒他。

    “那也不作兴你这样来去自由的!!要不干的话,早吭气!”经理大哥口气明显软了下来,尹湛这个挡箭牌有时还真不赖。

    “啊对了!经理大哥,借我电话用一下!”事不宜迟,我要赶快给尹湛通风报信。

    经理大哥没好气地问道:“给谁打啊?”

    “给尹湛……昨天那些家伙……”

    “尹湛?他不明明就在你背后吗?”

    “什么?-0-?!”我将信将疑地转过头,果然看见江尹湛正扶住门框喘着粗气。

    “喂!你!”我瞪大了眼,正要说话,他却首先劈头盖脸地问过来:“我哥在哪儿?”

    “你刚才过来,没看见昨天那些家伙?”

    “昨天那些家伙?又是哪些混蛋?!!”他有些气急败坏。

    “……就……就是昨天在房间……那个叫李俊英的,刚才他带了八个兄弟来……”我被他盯得心里发毛,说话也结巴起来:“那些人个个斜戴着帽子,就在门口……你没看见?!”

    “……没有……那些家伙过来做什么……”

    “江天空!”我灵光一闪,脱口而出。

    “……什么?”

    “那个李俊英,恐怕是看见江天空了……”

    “他怎么会认识我哥?”尹湛若有所思地看向我,我连忙摆手:“别看我,和我没有关系!”

    “韩雪理又闯祸咯!!-0-!!”经理大哥在背后幸灾乐祸。

    那边尹湛也大概摸清了事态:“我哥?难道他们带走了我哥?”

    “不知道,我才懒得管他……”我微微抬了下眉毛,无所谓地回答,典型良心被狗吃了的样子。

    “喂!韩雪!!!!!!!!”尹湛居然冲我吼了过来。

    “干吗!!!!!!!!!!”我也不示弱,原封不动地吼了回去。

    “他可是你的男朋友!!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他?!”

    “男朋友?笑死人了!我没有男朋友!!”我冷笑道。

    经理大哥在旁边看得一头雾水,呆呆地愣在那里。

    “TMD,算上我,也是8对2……”尹湛决定不和我耗下去.转身就要离开:“你确定他们有八个人?”

    “……不确定……”

    “记住千万别报警,让我爸知道就玩完了。”

    “你别去……危险……”我去拉他。

    “我哥更危险!”尹湛铁青着一张脸,甩开我的手。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看他匆匆离开。尹湛,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你怎么那么容易就原谅了他?那个混蛋不但夺走,而且杀死了你最爱的人……我真的弄不懂你!

    “怎么回事?-0-要不要我也叫上几个弟兄?”经理大哥惟恐天下不乱,兴奋地直跺脚,“没见过高中生这么猖狂的。哼,乳臭未干就胆敢动我的地盘,老子要让你们见识一下厉害,等着,我叫上弟兄……”

    “拜托您老人家就不要去添乱了。”我挥手打断他说话。

    “什么?!添乱?你说什么?!”经理大哥双手叉腰,对我吹胡子瞪眼,我干脆视他作透明,不理不睬。

    怎么办?!8:21也就是说,一人要对付四个……他们根本不可能有胜算。

    我来回踱步,咬着指甲,心急如焚。

    妈的,江天空,江尹湛……

    江尹湛,江天空……

    江天空,江尹湛……

    江天空……

    江天空……

    江天空……

    “我管那个混蛋的死活!!”不对,我突然惊醒,“尹湛!!我担心的是尹湛!!!”

    我拼命用拳头砸自己脑袋,这下可把经理大哥吓得够呛,他连忙过来拉住我的手说:“别啊,我答应不叫弟兄还不行吗?”

    “经理大哥,过五分钟麻烦你给警察局拨个电话。”我努力镇定下来。

    “刚才那家伙不是说不要报警么?”

    “他让你去死你就真去上吊啊?!”我白他一眼,说完便拔腿朝楼梯上跑去。

    “唉!你去哪里?”

    我头也不回,跑出蝴蝶,冲进夜色。

    ※蝴蝶门口。

    “请问……”

    小摊上大妈正专心致志烤着鲤鱼饼,被我在耳边清脆的一问,吓得一哆嗦。

    “请问,刚才这里不是聚着好多小混混么?”

    “小混混?啊,就是不好好戴帽子的那些……”大妈边说边打量着我,认定我也是个小太妹。

    “对!大概三十分钟前,他们还在这里!”

    “嗯,知道,其中一个还买了我的鲤鱼饼呐!”

    “他们去了哪里?”

    “朝那边街尾去了……”大妈指给我看,那是靠近“蝴蝶”的一条昏暗杂乱的小胡同,歪七斜八地散布着一些小摊。

    告别了香喷喷的鲤鱼饼摊头,我气喘吁吁地跑向那些小摊,一家一家地打听过去。

    第一家:“请问,有没有看见一群戴帽子的小混混……”

    “噢,好像去了那边……”

    第二家:“戴帽子的小混混……”

    “什么?”

    “戴帽子的,高中生小混混……”

    “去哪里来着?好像是前面那幢楼右拐了去……”

    第三家、第四家……始终没有问出个确切的答案来,我的腿已经累得发软,两眼也发昏……妈的,打个架还藏得这么隐蔽!

    终于,在最后一家,女主人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不无担心地看着我说:“哎哟,那些孩子啊,看样子非闹出大事来不可……”

    “他们去了哪里?”听她话倒像是有些眉目。

    “他们进了那边那幢空楼,一副要干架的阵势。我的天,现在的孩子真了不得……”

    “那边那一幢么?”

    “可不是,学生,你说要不要报警?都进去一小时多了,连个人影都不见出来……”

    出事了,出事了……我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那个混蛋经理大哥,明明不是让他报警了吗?关键时候他还真靠得住!

    “大婶!”我定了定神,说道:“如果我进去五分钟没有出来,就麻烦您报警吧。”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女主人一脸惊慌。

    “可能……吧……那帮混蛋……”

    “啊,对,后来又有一个人也跟着进去了,很漂亮的一个男孩子……唉,不要出事才好啊……”

    江尹湛!那一定是尹湛了!

    我艰难地走向那幢废弃的四层楼房,大门虚掩着,我探头进去,用颤抖的嗓音喊了一声:“尹湛……”声音立时被吞没在一片黑暗死寂中。

    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摸索着爬上楼梯,突然听到楼上传来隐约的呻吟声,我的心脏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带着哭腔颤巍巍地又喊了一声:

    “江尹湛!”

    呻吟突然不见,四周重又陷入了沉寂。

    我按住胸口深呼吸,抓着栏杆,凭感觉摸索继续上楼,当看见二楼那扇半开的铁门时,呻吟声再次传来,这一次更加清晰了。

    没错,他们就在这里!我毫不犹豫地推门进去。

    “江天……江尹湛!!!!!!!!!”为了压住恐惧,我干脆扯开了喉咙喊。

    有光线透过窗口洒进来,展现在眼前的,是我所见过的最为惨烈的打架现场。包括李俊英在内的那八个混混,横七竖八躺满了一地,有的抱住膝盖,有的抱住脑袋,痛得满地直打滚。我认出那天在校门口见到的那个小个子,他此刻没有任何形象可言,杀猪般的哭嚎着。

    李俊英听到响动,好不容易睁开血眼朦胧的眼睛,看向我这边,嘴里诡异地念念有词。我突然感到一阵无可名状的恐怖,后退了一步,却看见离门最远的那一根柱子上并排靠着两个人影。

    天空和尹湛!

    窗口的霓虹灯光正好打在尹湛的脸上,而天空则在暗处坐着,看不清脸。到这时,我还不忘狠狠瞪天空一眼,然后径直冲尹湛走去。

    “好家伙!全撂倒了,可入选吉尼斯纪录了!”我尽量让口气听起来充满揶揄,好掩饰内心翻涌不定的担心和恐惧。

    “我赶到的时候,已经躺下六个了,我不过是小试了一下身手而已……”尹湛撇了撇嘴。

    “啧啧,昨天刚干过一架……今天又打,你不怕自己变成烂柿饼啊……”我伸手去摸他开了花的嘴角。

    “你才是烂柿饼呢……哎!别碰我!”尹湛头一偏,抓住我的手腕,接着俯身凑近我说:“后面坐着一个更大的烂柿饼呢,可比我烂多了……”

    我不做声。

    “去他那里。”尹湛轻声地命令道。

    越过他的肩膀,我看见天空正撑住地板,嘴角处不断渗出血来。

    “去天空那里。”尹湛又说了一遍,不容置疑的口气:“我一直喜欢的就是本色的你,你看,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扎头发,也没要求过你该怎么说话,该用什么语体……我喜欢的,一直就是本来的韩雪……想什么就做什么的韩雪……”

    我的眼睛模糊了,朦胧里摇晃着天空低垂的头,他在流血,不停地流血……

    但是尹湛,他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我用力擦干眼睛,直视着他,问道:“江尹湛,你叫我什么?”

    “韩雪。”

    “那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的韩雪。”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我气结,眼泪又要流下来了。

    沉默着……接着听到他俩同时的叹息声。

    “你是我至死也得不到的人。”尹湛忧伤地答道。

    “啪!”我左手里一直攥着的学生证应声落地。

    尹湛那句话,让我和天空同时愣在那里。尹湛弯腰拾起那张学生证,贴在自己的额头,迷幻的霓虹灯灯光里,“韩雪理”三个字在他额头上闪着光。

    “尹湛,请你做我的男朋友……”还好,我能听见自己的声音,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拜托了……”

    四下突然一片寂静,之后便听见天空剧烈地咳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