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五十七章

更新时间:2021-06-08   本书阅读量:

    #地铁站。

    “一张到仁川的学生票。”

    “一千两百块。”

    从售票员手里接过地铁票同一堆铜板零钱,我拖着两条好似都不再属于自己的腿,茫然地穿过寂寥的地铁站大厅。

    我该怎么做,难道真的就凭一个空火柴盒,去找云影?

    “呵,好累……”我深深地吁出一口气,云影死后,所有那些声嘶力竭的哭喊怨恨争吵,已经让我筋疲力尽,“如果我能替她死掉就好了。”我曾经这么愚蠢地想着。

    通过检票口时,天空的那句话第一百零一遍翻涌到我的脑际:

    “韩雪理……从今往后,我只叫这个名字……”

    不不不,韩雪理,收起这些胡思乱想!他害死的那个女孩。不是别人,是你最好的朋友云影啊,真真切切就是云影啊,你最好最好的朋友……我拼命摇晃着脑袋,踉踉跄跄地走下台阶。

    月台上,我逮住一位戴着花呢格帽的大叔问道:

    “请问,这里到仁川有多远?”

    “这个,加上换乘车,起码也要两三个小时吧。”

    “谢谢您。”我恭恭敬敬鞠了一躬,转身走开,然后在不远处立定,疲惫地闭上眼睛。

    “各位乘客,列车正在进站……”站台广播仿佛响起在九霄云外,而我,也在云雾里摸索徘徊。仁川,真的能给我一个答案吗?

    我该怎么做,云影,你能给我一个答案吗?

    地铁1号线,晃荡的车厢内。

    坐在对面的两个小鬼头正吵得不可开交。

    “是你先那样说的!妈妈,我没有打他,是龙燮先说我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明明是你先说我头大!!!”

    “我才没说是头大,我说的是头圆,头圆,好不好?!-0-!!”

    两只小顽猴争执不下,眼看着张牙舞爪就要开架,年轻的妈妈被逼急了,一手拽住一个,轻声喝道:

    “不许吵!!”

    一场很有可能你死我活的血战顷刻间烟消云散,车厢再次变得鸦雀无声。看着那两张不服气涨得通红的可爱小脸,再多的忧愁也被冲破,我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将头抵住车窗,我闭上眼睛,世界消失了,可云影的脸,仍是清晰可见,怎么也不能相信她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快一年了。

    “云影,对不起,对不起,你会原谅我这个没用的朋友么?现在我去看你,你一定要开开心心地迎接我,千万不要转过身不理我呀……”就这么默默念叨着,不知不觉间,我睡着了。

    再睁开眼时,只听见车内的广播报站道:

    “前方到站桃园,桃园站,下车的乘客请……”

    再有两站就是仁川了……刚才的打盹让我平静好过了许多,握紧口袋里的火柴盒,我坐直了身子。

    我来了,云影,为了赴这场迟来得太久的碰面。

    #出租车内。

    “请带我到这个地方。”

    我把火柴盒上的地图指给出租司机看,司机大叔把着方向盘,歪着脑袋仔细端详了半天。这位大叔看上去慈眉善目的样子,我不由想起了汉城里的辛大叔,不晓得他现在过得怎么样,此刻是不是还开着他的雷霆战车穿梭在汉城的大街小巷。

    长相善良的大叔终于看明白了,他乐得一拍大腿:

    “这个地方啊,啊哈,今天我才送过一个客人去过呢!

    “那里靠近海吗?”我问。

    “可不是,小姑娘,这么大老远跑去看海啊?嘿嘿,年轻人约会都喜欢去那里。”大叔爽朗地笑着。

    “对啊。”看着可爱的大叔,我也跟着笑。

    大叔继续说道:

    “刚才我拉的客人,看起来和你差不多大,小姑娘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说要去那里,T0……TO什么来着?”

    “TOYOU!”

    “哈哈,对对,TOY0U!”大叔边笑边发动了车子。

    车厢内很温暖,我冻得红彤彤的脸蛋也感觉不那么僵硬了。

    大叔放着欢快的流行音乐,边听边摇头晃脑地跟着哼,不过也没忘了关心关心他的客人,体贴地问道:

    “自己一个人跑去那里就为了看海?”

    “不,我是去见一个朋友。”

    “噢,你和朋友在那里约好了?”

    “是,哦,不……我不知道她在不在……其实我们并没有约好,但我知道她大概会在那附近。”

    “哎哟,这个大冷的天,又不确定能不能见到你的朋友,何苦来着?!-0-!!”大叔扭过头疑惑地看我。

    “……过去看看她住的地方也是好的……”我微笑着回答。

    “……哦,这样子……”大叔撇着嘴点点头,有点不以为然。

    “想看看她住的地方,是冷还是热,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有很多人,是不是热闹……”

    “看来你们俩关系真不错呢,真是一对好朋友,现在像你这样真心交朋友的孩子不多见啦。”大叔收起刚才的不以为然,感慨道。

    好朋友?不不不,再没有比我更坏的朋友了,我痛苦地在心里喊道:

    “我,我算什么,我简直就是全世界最最没用的朋友!”

    “五月鲜花~!!-0-洒向寂寞心怀~啊哈哈哈哈哈~”大叔的流行歌曲越唱越欢,车子也在空旷的公路上越开越快。

    离你越来越近了……云影……

    “就是这里了,刚才那姑娘也在这里下的车。”我还在出神,大叔已把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了一座白色木质小屋前。

    “是这儿么?”我迟疑地望向车外。

    “可不是!!漂亮吧,没错没错,招牌上面不是写着嘛!T0YOU……怎么?还不下车?”大叔催促我。

    “啊,下、下车……”自始至终自己都像陷在迷雾阵里一般,魂不守舍。

    “赶紧下车,去见朋友啊!-0-!不过见不到的话,也不要垂头丧气,下次一定还有机会的!”善良的大叔热情地给我鼓气。

    “是,谢谢您!-0-”我感激地冲他一笑。

    “哈哈,不客气!”大叔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最后居然搞笑地还了我一个军礼。

    “TOYOU”

    就是这里了……一间别致的小小咖啡店,天空和尹湛不知来过多少次……云影,她就在这里了。

    TOYOU

    “欢迎光临!^0^”一进门老板娘便笑容满面地迎上来。

    我找到一张望得见海的靠窗沙发坐下,轻声扭头说道:

    “请给我一杯热可可。”

    老板娘认真地记下,一直挂着温暖的笑容,消失在柜台后面。

    我把身子深深埋进沙发,环顾四周……一个如此寒冷又遥远的地方,云影,就睡在这里么……

    我无意识地摇着头,手贴着窗,望向窗外的大海,恍惚中,我把耳朵也贴上玻璃窗,手指轻叩着玻璃……

    忽然,透过玻璃的反光,我发现不远处一个女孩,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直到我回过头,她仍没有收回视线的意思,看得愈发专注,只是她的神情,那样忧伤,忧伤得眼泪随时都能掉下来。

    “你,认识我吗?”我开口问她。

    她不说话。

    我又问了一遍,她才轻轻摇了摇头,抱歉地说:

    “不,对不起……”

    “没关系,只是你看我的样子,好像是在看熟人……所以……”我温和地说道。

    “是的,没错,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长得非常非常像。”女孩点头加重了语气,很肯定很肯定地说道。

    “哦?”一个念头突然袭来,我发现自己“哗”的一下站起来,大步朝那个女孩走了过去。

    女孩有些吃惊,她睁大了漆黑的眼睛,连连摆手:

    “对不起,我知道盯着你看很不礼貌,但是你和我的一个熟人真得长得好像……”

    我盯住她的眼睛:“你说的熟人,是云影?”

    “……呃?”

    “朴云影?”

    女孩惊得无以复加:

    “你认识……我姐姐?”

    我也吃惊,原以为眼前的女孩只是认识云影,没想到却是云影的亲妹妹,太出乎意料了,她们姐妹俩长得根本不像。

    “我是她朋友,我叫韩雪理。”我解释着自己和云影的关系。

    “什么……?”女孩还有些搞不清状况,嘴巴张大得可以放进鸵鸟蛋。

    “我是云影的朋友。”

    “天哪……你们……简直就像是一个人……”女孩双手捂住嘴,越看越心惊。

    我也细细打量着她,——云影的妹妹云知,从她身上,竟找不到半点云影的影子,反倒是我这个完全没干系的外人,和她姐姐长得那么的相像。世界真是离奇……

    “那场车祸……”久久之后,女孩开口娓娓道来。

    一小时后。

    “是的,我听说了……”

    “姐姐太可怜了,都是因为那个混蛋……”

    “那个混蛋!”云知的声音在发抖,悲惨的真相,正经由她纤细的喉咙,一点点地向我涌来,逐渐将我整个淹没。

    “可是最可怜的,还是姐姐从前的男朋友,车祸发生时,和姐姐在一起的,正是他的亲哥哥。之前姐姐就和我提起过那个人,每次我都劝她,但是没有用,姐姐好像着了魔一样地喜欢他,根本听不进劝告……”

    ……我知道……那人,确实……有那样的魅力……让人疯狂

    女孩没有察觉我痛苦的表情,继续说道:

    “那天好像是两人的什么纪念日,姐姐骗我说去见她的男朋友,可其实是去见她男朋友的哥哥。他们俩开车去忠州,路上就出了事,车子一头撞上了一辆大卡车……”

    我的呼吸一阵紧过一阵,所有的器官都在绞痛,头、胸口、心脏……

    “卡车司机事后说,其实在车子爆炸之前,两人完全有时间爬出车子逃生……但是那人,那个混蛋……”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不想,也不敢再听下去了……

    “那个混蛋自己从窗口爬了出去,留下姐姐被夹在安全气囊和座位间动弹不得。姐姐哭着求救,求那个混蛋也拉她一起出去……而那个禽兽不如的,他竟然用脚踹开姐姐,一个人爬了出去,老远看着,看着……”

    “……”我呜咽着,哽咽着,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本来有五分钟时间足够逃生……卡车司机看那混蛋见死不救,就自己跳下去打算拉姐姐出来……然后……”

    “然后,车就爆炸了……”我虚弱得接下去。

    “是的,就在那时,车爆炸了……”

    “哐当!”我手里的银匙清脆地跌落在台面。

    云知丝毫没有察觉到我的不对,继续愤恨地说着:

    “姐姐通过男朋友的介绍认识了他的哥哥,而且听说他们兄弟俩的关系也是非常不错的,可后来那人竟然主动来勾引姐姐,姐姐也中了邪似的喜欢上了他……哼……可是,谁想得到,有一天,她自己居然会死在他手里……”

    我再控制不住内心翻涌的情绪,狂乱悲愤,语无伦次地嘶吼出声:

    “……对不起,云影……对不起……云影,我一定是疯了,我一定是疯了……对不起……”

    云知被我吓着了,不住问:

    “姐姐,你怎么了??什么对不起……”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也根本无法回答,手脚止不住地颤抖,眼泪夺眶而出。

    天呐……天晓得在来这里的前一秒钟,我还在想念那人,那个置你于死地的混蛋……云影,我肯定是疯了,肯定是的……

    “姐姐的男朋友最可怜,出事那天他什么都不知道,忙着给姐姐准备惊喜派对。为了接近他哥哥,姐姐一直在利用他,我劝她不要那样,说会遭到惩罚的……没想到,没想到……居然是死的惩罚……”说到这里,云知也是泣不成声。

    “被人利用,我已经习惯了。”

    我怎么忘记得了,尹湛说这句话时……那轻蔑绝望的笑。

    “他对姐姐那样的好,看着姐姐我时常都会想,能够得到那么多那么多爱的女孩,该是多么的幸福。每天他都会接送姐姐回家,不管刮风下雪,他总会等在那里,姐姐病了,他凌晨两点钟送药过来。姐姐出事后,他四天不吃不喝,直直地站在灵堂门前,直到晕倒送进医院……傻瓜,你说,我姐姐是不是天下最大最大的傻瓜

    ……?”

    “是啊,我和她都是……大傻瓜,世界第一等的大傻瓜!”我抿着嘴,放纵着自己的眼泪,为自己,为云影,更为那个我一再辜负的家伙……

    “姐姐你……?”云知惊讶地看向我。

    “我们伤害同一个人,也被同一个人伤害……不是傻瓜是什么……”我喃喃说道,悲伤得难以自制。

    “……什么……?”云知完全糊涂了。

    “我先走了,留着刚才给你的号码,以后记得联系……”我匆匆起身,无力再继续听下去。

    “……这么着急就走了?”

    “嗯……今天我没脸见云影。”

    在云知疑惑和担心的目光中,我狼狈地,几乎是逃出了咖啡店,一步一步,踉踉跄跄,走不尽的爱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