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六十章

更新时间:2021-06-09   本书阅读量:

    ※咖啡店。

    “明早凌晨3点15分的飞机。”刚入座,我的不速之客便开门见山地说道。

    “什么?”我不解。

    “由我负担一切费用,你只需出去待一年。”

    “呵!”我倒吸口气,哭笑不得,眼前这位蛇蝎贵妇,许久不见,不仅愈加雍容美丽,手段也愈发让人匪夷所思了。

    只见她从手袋掏出一本护照,轻轻推到我面前:“飞机票当天去机场就可以取到,签证也已经办好了,新西兰,怎么样?”

    我惊异地看着那本明明是自己的护照,问:“你怎么会有我的护照?”

    “两周前我就取来去办手续了,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对不起。”她说得坦然自若。

    “……我真是太佩服您了……”我冷笑着看着桌上自己的护照以及夹在里面的身份证,举起冰水,仰脖全部倒进喉咙。

    蛇蝎贵妇才不理会我的揶揄,转而正色问道:

    “昨天,你和尹湛在一起?”

    “这就是要送我出去的理由?”

    “坦率地说,没错,但这还不是首要的理由。”

    我不响,静待下文。

    “其实对你来说,与其耗在这里寄人篱下,每天重复过同样的生活,倒不如出去走走,远离了麻烦,也开了眼界,不是很好吗?”

    我冷笑,呵,她当我是小孩子在哄啊,她有这么好心吗?不,这绝不是真正的理由。

    “我不明白您的真正动机。”我决定对她开门见山。

    “现在很危险。”贵妇的神情有些紧张。

    “您说什么?”

    她有些迟疑,掏出一块真丝手绢轻拭嘴角,整个过程流畅优雅,不着痕迹,如果抛弃主观偏见,我敢说自己从未见过如此高贵美丽的夫人。

    “我们家的事,已经在记者圈子里慢慢传开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记者找到你……”她终于艰难地开口说道。

    “为什么?”我脱口而出。

    “为什么?你明知故问吗?”贵妇人挑起一根细眉,“天空和他父亲现在的情形都不好,还有媒体撰写了一篇叫什么《不幸少女的悲剧》,你也不笨,事态的严重性相信你也能想到,那些多事的记者是不会轻易歇手的……”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伸手轻轻拿起了面前的护照和身份证。

    贵妇人泯一口茶,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住的地方条件也不好,听说白天你还要去做电话洽谈员的打工?”

    “真是辛苦您了,调查地这么仔细。”

    “这个,你要体谅我的迫不得已。”她又一次用手帕擦拭额头。

    “要我走,是你一个人的决定么?”

    “没错。反正下个月起,我和我老公就开始正式各过各的了,这些都是我自己的决定。”蛇蝎贵妇很快恢复了镇静,同时摆出一副悲悯的表情看着我,“当初我在这家里,也是受了不少苦的,所以你的难处,我很清楚。”

    我静静地听她说着,她绝不会出于替我着想而安排这些的,但是,或许,这对我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机会,如果离开可以让我忘记天空……

    “现在的情形越来越坏,这个家已经再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了,你离开对谁都好,直到你们这些孩子都好好理清楚自己的感情……”

    我眼前有些模糊,不知道是否是泪水的作用,可憎的蛇蝎贵妇此刻却变得温柔起来,眼角闪着慈善又自信的光彩,她轻轻拍着我的手背,说:“你要是感觉突然,晚些走也可以,只要在这个月内给我一个答复……”

    “如果我决定去的话……”我突然抬起头,“您能照顾现在和我同住的姐姐么?”

    她轻笑道:“这算是和我的交易条件吗?”

    “算是吧。日子定在明天凌晨?”

    “对。”

    “好的……”我点头,“……还有……”

    “还有什么?”贵妇人的茶杯停在唇边,用温和的目光看着我的脸。

    我低头看着护照,咽下一口唾沫,说道:

    “天空……请您……对他好些。”

    “嗯?”她微微抬起高贵的下巴。

    “……啊,不,您不必对他很好,但是,请不要逼他……做他不愿意的事……”我有些语无伦次。

    “哦,那是自然。”贵妇人绽开笑颜,“还有其他要求吗?”

    我摇头,把护照身份证塞进口袋。她欣慰地松出一口气,满脸是笑:“没想到你这么爽快,我还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我明白,只有我消失掉,现在大家复杂的关系才可以恢复到平衡。”

    “呵呵,也别太高估自己了。”她笑得春风拂面。

    “请对尹湛保密。”

    “我才想对你说这句话呢!好,待会儿还要赶飞机,你我现在都回家睡一会儿,养足精神!”

    说完,贵妇人轻快地拿起账单,向柜台走去。

    我望着那蛇蝎一般捉摸不透,却手段一流的女人的背影发呆。她很快回来,狡黠地一笑:“行李都不必准备,晚上11点钟等在巷子口就行。祝贺你做出这么英明的决定!”

    不久,那女人便娉婷婀娜地走出我的视线。

    一切已是覆水难收。

    ※娜娜姐家。

    “那女人到底是谁?!”娜娜姐一见我就揪住我问道。

    “哪个女人?”我装傻。

    “刚才明明有个女人来找你嘛,是不是就是昨天打电话的那个?”。娜娜姐准备出门,一边对着梳妆镜抹着口红,一边盘问我。

    “哦,只是一个认识的阿姨……娜娜姐,你过会儿非要出去吗?”

    “妈的,你以为我想出去啊!!一个狗娘养的欠我钱两个多月了,一直不见踪影,今天突然冒出来,说要还我钱,你说我能不去吗?!”娜娜瞪我一眼。

    “……很快就回来吗?”我问。

    “应该吧,10点前。”

    “哦。”我又垂下了脑袋。

    娜娜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一笔钱失而复得,这让她很是兴奋:“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吃烤牛排!!好吧?-0-”

    “哦……”

    终于她化完妆,拍拍屁股跳起来,套上件衣服就要出门:“休息日也不能陪你玩,不好意思啊!-0-”

    “没事,只要你在10点前回来。”我抿嘴强扯了扯嘴角。

    “没问题!!一0一!!今晚我们可要大吃一顿的,到时候也叫上江尹湛那小子!哎哟,迟到了!!我走啦,小兔子好好看家,妈妈去去就回!-0-!!”

    “好!”我冲她灿烂地笑。

    “嗬嗬,乖死了!”娜娜姐捏了下我的脸,一只胳膊还没塞进袖子,人已经跑出了门,走廊里“噼里啪啦”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响成一片,间隙还夹杂着她大声的叮嘱:

    “一定好好吃饭!一0一晚上不许再一声不吭又跑出去了!!”

    我一一答应着,直到那片热闹非凡的响声消失,整个房间重又回复到寂静,这才大声地叹了口气,仰面躺倒在床上。

    我有点恍惚,天花板上的花纹在眼前扭曲摇曳,忽而幻化成一颗颗晶光闪烁的钻石。我伸手去够触,手指穿梭在不真实的光芒里,一切如同梦境一般——我真的,就要离开了么?

    连济州岛都不曾去过的韩雪理,真的……就要去那远得不知道是否还属于地球的新……新什么地方吗?而且,一个人去……

    不行……只是因为对天空的厌恶,就要把自己流放到千里之外,不不,我太轻率了!

    “不行,我要给那个女人打电话!”这么想着,眼前那片炫目的光芒也突然消失,我一个鲤鱼打挺直起身子,耳边却又不失时机地响起了咖啡店里贵妇人的那席话,——

    “现在的情形越来越坏,那个家已经再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了,你离开对谁都好,直到你们这些孩子都好好理清楚自己的感情……”

    “天空和他父亲现在的情形都不好,还有媒体撰写了一篇叫什么《不幸少女的悲剧》的,你也不笨,事态的严重性相信你也能想到,那些多事的记者是不会轻易歇手的……”

    我泄下气来,一阵心酸,她说得没错,自小我就是一个不受人欢迎、病菌一样的存在,所有的问题都因我而起……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突然炸响开来。我不去接,任凭它在空旷的房间里喧嚣。紧闭上眼睛,泪水滚落到衣领里面,“眼不见,心为静”,真能做到这样就好了,眼睛一闭,所有问题,所有烦扰,统统都灰飞烟灭。

    黑暗里,我隐约听到两个声音在对话——

    “这是哪里?-0-”

    “这是躲避烦恼的岩洞!!进来吧,进来躲躲,什么烦恼都会不见啦!”

    “哈哈,真是个好地方!嘿嘿,快快让俺进来!”

    “嘿嘿嘿嘿!!”

    幻觉又来找我了……我的头好重……躲避烦恼……岩洞……新西兰……

    ※入夜。

    一阵嘈杂的人声把我惊醒。睁眼看钟,晚上十点!刚才躺下时,才是下午三点嘛,明明只是闭了一下眼而已,睡眠不愧是偷盗时间的高手。

    “哗!我、我要吐了!!”

    “该死的,好吧,我借你我的围裙用一下,过来过来……”

    “嗷嗷嗷嗷!!”

    似醒非醒,似梦非梦,我强打起精神,打开灯,与此同时,只听“哐当”一声,房门被撞开,跌跌撞撞进来三个勾肩搭背的家伙。

    我认出最边上的光头,以及另一个红着脸的家伙,而站在他们中间的,正是江尹湛。

    “喂!你……你!”光头发现了抱着手坐在床边的我,吓得跳到一边。

    江尹湛却是镇定自若,完全无视我冒着火星的眼神,重重地把身子放倒在床上,呼呼睡个昏天暗地。

    我又将视线转向那个红脸关公,冷冷问道:“你是谁?”

    “我是超!级!赛!亚!人!”关公夸张地挥着手臂。

    我眼里的火焰越燃越烈。光头哭丧着一张脸,向关公介绍我:

    “就是那个死丫头,老是凶巴巴,也不喜欢我,呜呜呜!!”

    说完,两人同时一屁股跌坐在房间角落,嘴里喘着气,活像两只快被煮熟的螃蟹。

    我出离愤怒,立在床上,冲这帮混蛋们吼道:

    “你们还不给我消失!!到别人家里搞什么飞机?!!!”

    那两人却完全无动于衷,光头扭头对关公撇撇嘴说:

    “看看,是不是我说得没错?就是这个凶女人……连我们老大都会被她弄哭……”

    关公也附和道:“可不是,长得一副凶相,真也搞不懂老大,怎么会……”

    老大?他们说的可是那个睡得像死猪一样的江尹湛?

    “喂!待会儿娜娜姐回来了,有你们好看的!还是赶紧趁早滚蛋逃命吧!”我跳脚。

    “我们哪能走呢?谁知道我们走了以后,你会不会非礼我们老大?”

    “就是,我们要在这里护驾……”

    我气得头顶冒烟:“好,你们想待就待着,反正三十分钟之后我就要走了,到时候你们是死是活可不管我的事!-0-”

    “嗷嗷嗷嗷……=0=”

    “嗷嗷嗷嗷……=0=”

    两个混蛋又同时做出要呕吐的模样对着我,我厌恶地转过头,哼了一声,心想,“好小子,到时候你们会死得很难看。”

    房间里又安静下来,光头和关公互相依偎着睡了过去,床上的尹湛更是睡得死猪似的纹丝不动,我俯下身看着他。

    “对不起……江尹湛……”我凑近他的耳边,“你这个样子过来,让我怎么和你说再见呢……我……保证,我一定会回……”

    “给我被子!”

    “冻死了!给我们被子!-0-!”角落里的那两个家伙闭着眼睛指使我。

    我咬咬牙,决定忍了,反正这是最后一次,真想看看到时候娜娜姐回来,他们被揍得龙飞凤舞、哭爹喊娘的样子!

    我扔过被子,白他们一眼,继续转向尹湛,轻轻抚摸着他的侧脸。

    “江尹湛……第一次见面时你叫我小乞丐,我在学校被人欺负你不闻不问,还一次次让我从家里滚蛋……这些我都原谅你了……所以,这次你也要原谅我……知道吗?”

    这家伙依旧睡得无声无息。

    我不想走,真的不想走……但现在,只有我走掉,一切才能回复到原位……少了我这颗病菌,大家才好过平和的日子……还有,告诉你实话,我也不能忍受留在这里,为了你的哥哥每天哭泣,为了他受到伤害……我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开怀地笑……

    “而你这个四处惹事的家伙,总那么神气活现,不肯让别人看到你难过,那么逞强又何苦呢……”

    现在我也要走了,跳出这个圈子,你会忘记我,或许你会过得更好……强忍住眼泪,我抬头望了眼钟,十点半了,好吧,收拾下也该走了。

    正要收回手,尹湛却一个翻身,把我紧紧搂在了怀里,酒精味混杂着香皂的味道迎面袭来,我吓得惊声尖叫:

    “你没睡?”

    “我……昨天……”他的舌头打着结,说的话含糊又遥远,“昨天……我为什么……没有接受……雪儿的表白呢……”他用手臂更加大力地箍住我,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答案一,因为我厌倦了雪儿……”

    “什么?”我张大嘴。

    “答案二,是看哥哥可怜……”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用力挣扎。

    “答案三……是对她过去惹毛我的报复……”

    我完全动弹不得,只得任凭自己沉浸在他的气味里。

    “答案四……答案……四……”他将嘴凑到了我的耳边,阵阵热气撞进耳膜,我浑身的肌肉都在收紧。

    “因为不是我的名字……雪儿一进来喊的名字,是江天空,而不是江尹湛……”

    我呆住。他继续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一直以来,我被自己爱的人利用……也眼睁看着被抢走爱的人……好累……我不想这次也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好像一个诅咒……”

    傻瓜,不是这样的……

    “你说,答案是第几个呢……”他问。

    “……”

    “不回答,就不放开你。”他搂我搂得更紧了。

    “第四个……”我从嗓子里挤出一线声音。

    “叮咚!恭喜答对了!”他终于松开了我,我喘着气连忙坐起来,“白痴!”

    他却迅速往我的口袋里塞了件什么东西:

    “这是你的奖品。还是上次的医院,天空在602号病房。”

    “……我不去那里……”

    “说谎。”他的脸出奇的严肃。

    “我真的不去那里!”

    “还是说谎。”他深深叹了口气,翻个身背对我。

    “你多保重。”我必须得走了。

    “你看!你明明就是要去……”他的声音听上去那么绝望。

    “我不是去医院。”

    “呵呵,正确答案四号!叮咚叮!”我看不见他的脸,却能清楚听到他苦涩的笑声。

    “……现在我没心思和你吵架……保重……”我跳下床。

    尹湛“哗”的一下坐起来:

    “要走就走,一个人悄悄地去天空那里!走之前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什么保重,什么对不起!把我当猴耍吗?!”

    我愣住了:“我真的不是去天空那里……”

    “那你去哪里??”

    “……”

    “不去天空那里,你还能去哪里?”尹湛冲我吼道,眼里的晶光不复见,只剩下深深的空洞。

    他终于爆发了……我无话可说,只能由他说下去。

    “为什么总对我说谎?!为什么总要那么暧昧不清,给人虚幻的期待??既然不管怎样到最后你还是要去他那里,当初又为什么对我说那些话?!!当我是白痴二百五?还是你大小姐手里的玩具一件?!!”

    “……对不起……”我低头。

    “我真傻……昨天离开时我还在想,如果你对我说那些话是出自真心,不只是为了在我哥面前作秀……”他用嘶哑嗓音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好似利刃,刺戳着我的心,同时也刺戳着他自己,“……那么,当时你会跟我走……如果你是真心对我表白,那么你今天就会留在这里陪我……但是,我都想错了……你全都没有……”

    傻瓜,不是这样的……不是……

    “就像我没有你不行一样,你没有我哥也不行……”

    我不忍看他那双绝望的眼睛,迅速地掉转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颤抖得太过厉害:

    “保重尹湛……你要相信我……昨天对你的表白,我不是说给天空听的……”

    “但是你到底还是要去他那里……”他捏紧拳头,攥住床单。

    我叹口气,不再打算辩解,走向门口。身后传来的还是尹湛不住的低声呢喃,海草一样缠住我的脚步:

    “你到底还是要去他那里……”

    哦,老天,请让一切停止下来,现在我只想轻松地、不留一丝怨恨地……离开。

    终于毅然决然地打开门出去,我看了眼腕表,十一点十分。门后面电话铃声骤然响起,我捂住耳朵,径自奔下楼梯,奔出这幢老楼,奔离尹湛,奔离所有的误会和混乱……

    继云影之后,我再次利用伤害了尹湛,我这个坏女孩,就这样第二次生生划开了他那颗疤痕累累的心……

    “你迟到了。”背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我急忙停住脚步。正是蛇蝎贵妇,双臂交叉在胸前,妆容精致的脸上带着愠怒。

    “对不起。”

    “给你打电话,没有人接,我只好在答录机留了口信。”

    “什么?!”我一惊。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快走吧!!!”我急急跳上车,在尹湛追上来前,我必须立刻离开。

    贵妇人耸耸肩,不明所以。随后,她亲自坐上驾驶席,冲我一笑,发动了车子: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不,没有。”我实话实说。

    “呵呵,真要做好了准备,那才奇怪了呢。”贵妇人讪笑道。

    我不接话,只是安静地坐着。

    她又问道:“尹湛昨天今天都没有回家,他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没有……”

    “哎……家里现在一团糟,一个月前还好好的……”贵妇人轻瞟了我一眼,我听出了她的潜台词:“这些都是你带来的,都是你的错。”

    是,我都知道!这下我不就在离开了么?按照您的指示,走得远远的,让您和您的家人永远远离病菌困扰!

    “仁川机场,右转……”贵妇人一边开车,一边望着指路标自言自语。这时我突然想起什么,大叫出来:

    “等一下!”

    她一惊:“干吗?”

    “请左转,给我三十分钟,请您左转!!”

    “捣什么鬼?!那是机场的相反方向!”

    “离起飞时间不是还早嘛!!!我只要一会儿就可以了!!”

    贵妇儿一时拿不定主意,干脆把车停在十字路口,疑惑又愤怒地看着我。

    “算我最后一次求您,真的,最后一次!我还有一件事要做……”我拉着她的手腕恳求道。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贵妇看了眼屏幕,手竟紧张得抖了起来:

    “是尹湛,我接是不接……”

    “请您左转!!!!”我不依不饶,“求您了!!真的是最后一次,以后我再不会给您添麻烦!!也不再出现在家里!!求您……”

    贵妇人憋着一肚子火,又不便发作,静默了几秒,终于叹口气说道:“好吧……”方向盘转向了左边,同时,她拔去了手机的电池。

    贵妇人让我和手机同时闭上了嘴,车厢内也暂时恢复了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