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十五章

更新时间:2021-05-28   本书阅读量:

    “来来来,罚款五千!”我们刚深入这“蝴蝶”妖精的腹地,一个比娜娜姐打扮得还要花枝招展百倍、热热闹闹得如同孔雀开屏的女人就不知从哪里蹦了出来,说着还大大咧咧地伸出了一只手。

    “知道了,死丫头!!”

    “哎哟,这又是谁呀?”孔雀女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看着我,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新来的,从今往后就是我们的一员了。”

    “长得这么幼齿,她该不会是未成年吧?”孔雀女上上下下仔细地嗅着我,年龄这玩意原来也是可以嗅出来的。

    “人家已经二十岁了。”娜娜姐推了她脑袋一下,正好把她的鼻子从我身上推开。

    “真的?那还不错。啊,对了,太好了,刚才五号房间的客人就吵着要小姐过去,你带她过去看看。”

    “喂,你让我们喘口气行不行,我们俩才刚进来!!”

    “呃!那你就老老实实给我交罚金吧。”

    “……铁公鸡……”娜娜姐嘟噜了一声,接着一声不吭地拉我走开了。

    我心寒地看着那一桌桌喝得东倒西歪的醉汉,看着他们醉生梦死、恨不得钻到酒瓶里的丑样,心头沉甸甸的,而且是越来越沉了。娜娜姐领着我熟练地穿过一条条狭窄的弯道,她始终一言不发,晕黄的灯光照着她的脸,显得有些支离破碎,一如我现在的心情。

    我还没来得及张开嘴向娜娜姐求教些什么,她已经哗地推开了一扇门,稳稳当当地走了进去。我抬起头,看见上面一个斗大的“五”字。

    房间里卡拉OK设施一应俱全,一条长桌,上面摆满了酒瓶和下酒菜,美丽的水果拼盘有丝局促地立在那杯盘狼藉之间,桌旁围坐着三个穿着正装的大叔。虽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但是从头到脚升起的排斥感仍是让我飞快地避开视线。

    娜娜姐怎么会知道就这么会儿工夫我内心已经风起云涌、思绪联翩。她把我扔到一个靠角落的位置上坐下,自己也在一旁坐了下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好哥哥们,让你们久等了。”

    “哎呀,娜娜你真是讨厌!!让我们等了这么久,想死人家了!”

    呃~!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昨天吃的鸡蛋都快吐出来了。

    “所以我今天才带了新朋友来给你们赔罪嘛!怎么样,漂亮吧?”

    “呜哇!可是,-0-呜哇……这位小姐几岁啊?”

    “年方二十,正当年华,怎么样!”

    “哇~!!!绝死,绝死!!!”

    ……什么绝死绝死,这帮混蛋,我还想让你们死绝呢……——如果可以,我真想坐到天花板上去,于是我挑了一个老远老远的位置重新坐下,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帮人。

    娜娜姐率先领唱了一首歌给他们助兴,这么难听的歌声居然也赢来了一片喝彩声。——接着,娜娜姐一边给他们斟酒,一边不时向坐在天边的我投来杀人的目光。

    “还不快给我笑一个,否则我要杀人了。——^”我是这么理解她目光的含义的。

    无奈,我只好硬生生扯起自己的嘴角,抽搐着脸部肌肉,勉强自己笑着,估计人家看见了准得认为我在抽风……或者脸部痉挛……

    “小姐,你叫什么名字啊?”三个大叔中最年轻的那个,拍着我的肩膀,一脸诡异笑容地问道。

    “江,美,娜!!”我一字一字,气运丹田,堂堂正正地大声答道,天知道我等这个机会等好久了。

    那男人见我如此,嘎嘎怪笑了几声,越发诡异暧昧地说道:

    “不要这么紧张嘛!!-0-哥哥我很可怕吗?!很可怕吗?!哈哈~哈哈!”

    不是可怕,是可憎,我不着声色地推开他的手,为他的酒杯里斟满酒。

    “手下留情一些啊!别让她喝太多,这丫头今天可是第一次。”娜娜姐从桌那头扔过这句话,接着就和另两位把领带套在头上的大叔兴致勃勃地跳开了舞,他们又蹦又唱,还真是热闹非凡。

    呼……这是什么样的生活啊……我是无论如何也拉不下脸面的,这么想着,我只能睁大着双眼,怔怔看着眼前光怪陆离的一切。偏有人容不下我这么清静地过日子,身边那位大叔,噙着一抹妖气极重的阴险笑容,贼兮兮地把酒杯递到了我面前。

    喝就喝吧……——总比这个肉麻兮兮的家伙对我纠缠不休的好,想到这,我接过这家伙递来的酒杯仰头就干掉。咕嘟咕嘟~!热辣辣的液体一直从嗓子眼流到了心窝,奇异的感觉。脑袋里一股热气哗啦啦升腾起来,好轻,好轻,好妙,好妙,我欲乘风归去……谁也别拦着我……嘎嘎,嘎嘎,-0-哈哈,嘎嘎,嘎嘎……-0-就在娜娜姐深情款款,吓得人忍不住第六次鸡皮疙瘩落一地的时候,——

    “好样的,我们的美娜是好样的!!对不对,美娜,对不对!!”

    听到美娜这个名字我就高兴,我一边和那个家伙干着杯,一边忍不住裂开嘴傻笑着,“嘎嘎!!-0-没错,我的名字叫美娜!!!江!!!美!!!娜!!!”

    ……就这么着,一瓶洋酒眨眼之间就钻进了我的肚子。刚才唱歌跳舞的那三个人也不唱了,全都该看我表演了,看着我一杯一杯的猫尿下肚,他们的眼睛也一下比一下睁得更大。托这位第一次见面的酒精君的福,我的精神和脑袋已经……全面出逃中。

    ……

    “你!!!是不是江天空那个混蛋!!!”

    “呃呵呵!!我们美娜这是怎么了!!火气这么大干吗!!!”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嗯?!凭什么总是这么神气吧拉的?!”我脚一蹬,唰的一下窜上了乱糟糟的桌子,挥舞着右臂大声质问着。

    “没错,没错,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男人估计也醉得差不多了,他也横七竖八地跟着我爬上了桌子(不过姿势没我帅),随大流地讨好我说道。

    “还有江尹湛那个兔崽子,你也是一样的坏!你们是天底下最肮脏肮脏的垃圾!江天空,你凭什么那样对我,你有什么资格,你有什么资格叫我闭嘴!有什么资格!”我歇斯底里地在桌上呐喊着。

    “没错,江天空是个坏蛋!!江天空!!坏!!天空坏!!-0-”那位大叔也在一旁跟着瞎起劲。

    “还有你……老爷爷……”

    “呀,我不是什么老爷爷……!!-0-我不是!!”

    “……对不起,老爷爷,对不起……对不起……”我站在桌子上,一个劲地向站在对面的“老爷爷”点头鞠躬陪不是,那男人也没办法,只好一个劲地向我点头鞠躬还礼。桌子下面的娜娜姐和另外两个男的,见我们这副光景,都傻了眼,舌头快伸到地上了。不过他们很快就习以为常了,找了一个角落坐下,继续唱他们的歌,喝他们的酒。

    “嘁……我本来就是这副样子,怎么样……好,不让我去学校就不去!!小乞丐本来就没资格去学校!!!”

    “怎么会!!我们的美娜怎么会是乞丐!!-0-我们漂亮的美娜怎么会是乞丐!!谁说的,给老子站出来!!”

    “江天空……你这个大头鬼!坏蛋!!……你什么时候对我好过了……大坏蛋……知道昨天我的心有多痛吗?!好痛,好痛……昨天你进门的时候,我还像一个傻瓜一样,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我是一个傻瓜,我是一个大傻瓜……你也是,你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

    “既然这样!!!美娜,我们去找那个欺负你的江天空算账好不好?!那个欺负你的坏蛋,我们找到他好好的教训一顿!!!”

    “真的!!真的!!真的!!”我睁着晶亮的眼睛,扯着那男人的领带,身体上下弹跳。男人护着脖子,痛苦地点点头。

    我高兴了,大闹天空的猴子一下从空中跳到了地上,继续桀桀怪笑,胡作妄为。男人牵过我,就向房间外走去。

    “你上班第一天就和人出去续摊啊……”娜娜姐一边嚼着鱿鱼腿,一边看着我含糊不清地说道。

    意识朦胧地跟着那个男人走出了房间,还是那些灯光晕黄的窄道,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我一飘一飘地走上了通向出口的台阶。

    走到出口的那一霎那,猛烈的风狠狠地拍击着我的双颊,酒精的威力在强劲的风下面渐渐退缩,我脑子顿时清醒了一半。

    “走走……我们找江天空去……!!”那大叔说完,跳到马路中央就去抓出租车了。我瘫软地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光景。

    男人不久便抓到了一辆出租车,昂首阔步地向我这边走来。

    “走,美娜!我们去找天空吧!!”男人伸出手,想要扶起我。

    “天空在哪里……-0-”

    “我们坐出租车就能找到他了!!”

    “嗯……算了……天空,这种混蛋我没必要去找他,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唉~!不要这样嘛,美娜,我们去找天空吧,嗯?”

    “我说了不用了……!!”

    “-0-臭女人……大家心里都明白怎么回事,你就别在这装腔作势了!!嗯?!我们走,美娜,找个温暖的好地方……”

    该死的混蛋,他果然不安好心……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男人见我迟迟没有动静,干脆伸出两手开始拽我,本已全身瘫软的我哪敌得过他的力气,只能被从地上拽起,然后跟着他,两眼发晕地向出租车走去。

    不该是这样的,也不能是这样……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想挣开这个男人的手,无奈酒精麻痹了我的神经,让我全身使不出半分力气。突然,出租车后面,一辆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汽车印入了我的眼帘,深灰色车身,在街灯的照耀下泛着银色光泽的轿车……这个……难道是……我揉揉眼,想更走近一些……咂咂咂!几乎在我举步的同时,深灰色轿车的后车窗也柔和地缓缓下落。

    “唉,美娜,不要再这样子了嘛!你这样子弄得哥哥好辛苦……”那个男人……嬉皮笑脸地,猛地从后面把我拦腰抱住。

    这时,车窗刚好完全打开,我傻了,呆呆地看着里面那张脸,里面那张脸也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老天何其残忍,他为什么偏偏选择在这种情形下让我的自尊心又一次扫地,我以为我不会在乎的,可是在他面前,我顿时觉得自己如玻璃般脆弱,瞬时间破碎成一块块碎片,而且一块一块散落到地上再也回不到原位。

    “喂……你……江天空……”我有些愤恨,又有些自暴自弃地终于从齿缝间,一字一顿地叫出这个名字。

    天空无声地看了我一眼,又看向我身后的男人。

    “你……你这个坏蛋……你究竟……你到底,究竟……”我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打算把刚才喝醉时练习过的骂人话全部如数奉还到他身上。可谁知,就在我刚张开嘴时……那张脸,那张一如既往冷若冰霜、让人恨不得想上前撕碎踩烂的脸,又隐没在车窗里的阴影里,被黑黑的车窗挡了个严严实实。

    我不能容忍他如此漠视我,他也没有资格如此冷漠地对待我!!!我冲上前,哐哐哐!哐哐哐哐!!!用双拳愤怒地敲击那挡住他面孔的车窗,

    “打开,混蛋!打开车窗!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你算什么东西!!算什么东西!!你没有资格,没有资格这样对我!!!”……你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是……呜呜呜呜~!我无力地蹲坐在道路边,把头埋进怀里,在喉头哽咽着最后一句话,好恨自己的没用,为什么骂到最后伤心难过的反而是自己。

    江天空那混蛋坐在车里,在我面前,远去了,我再也忍不住,抱着头,就这么蹲坐在路边,嚎啕大哭起来……史上最坏,史上最坏的人不是江尹湛,也不是江天空,就是我自己啊!我恨我自己……

    “……美娜,怎么哭了!来来来,-0-别哭了,别哭了,哭着哥哥好难受,来,和哥哥找个温暖的地方去……”

    “你闭嘴……”

    “美娜……-0-”

    “我说让你闭嘴,你没听见吗?!!!!!!!”

    ……我凶神恶煞的样子把那个男人镇住了,他好半天才回过神。他犹犹豫豫地连连后退,然后,转过身,疯了似的跳进出租车,逃亡而去……

    之后的十几分钟,我用双手裹紧自己,跌坐在地上,泪珠一颗一颗砰砰往下掉,无视周围围观的人群。

    “呀!雪儿!!你在这儿干什么呢!!”娜娜姐不知从哪儿奔了出来,她高声喊叫着,手忙脚乱地扶起全身僵硬的我。

    #蝴蝶里。

    大厅里很吵,嘈杂的音乐声,喝醉酒人们的奸笑声,还有兴奋地尖叫声,四面八方地朝我涌来。娜娜姐把我安顿到大厅中间的一张椅子上,吐着舌头看着我。

    ……天空的那张面孔不时浮现在我眼前……

    “哎哟哟,你这是怎么搞的,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正常,你到底是怎么了……”

    “……坏蛋……”我自言自语着。

    “你是说那个大叔吗?!其实他也没什么错啊!到这里来的人都是这样,只不过是你自己比较特别罢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当初就不该跟着我来!!”

    “……坏蛋……就这么走了……坏蛋……”我继续喃喃自语着,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中。

    “喂,你倒是有没有听我说话……-0-”

    “冷血无情、没心没肺的家伙,良心都让狗给吃了……”我愤愤地说道。

    “喂,这个拿去,把你的脸好好擦擦,看看我给你化的妆都弄成什么样了,丑死了,你还是回家去吧。”

    “我要工作。”

    “让你回去就回去!!”

    “我,要,工,作!!”我啪的一下推开娜娜姐递过来的手绢,毫不犹豫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0-妈妈呀,吓死人了?!别再使性子了好不好?!”娜娜姐想拦住我,可为时已晚,我已经迈开大步,毫不迟疑地向一号房间走去。

    “呀!那你至少要把脸擦一擦啊,就算是要工作!你这样进去会吓死人的!!”

    哐~!我使劲地把门撞开了,娜娜姐焦急的声音被我远远地抛在了脑后。里面玩得正起劲的三对男女转过头,看着我,愣住了。

    “大家好!!-0-我是韩雪……不,江美娜!!我要加入你们和你们一起玩!!-0-”

    “哇呜……太好了,快进来,快进来!!”娜娜姐是多虑了,我这副样子,不仅没吓到他们,其中一个男人还很高兴地迎接我进去。

    我放纵自己随时会倒栽葱的身子扑倒在沙发上,贴着一个靠门的男人坐着,那男人不过二十出头,一脸兴趣盎然地看着我。

    “哟哟……你哭过了?看看你这张脸!”

    “请给我一杯酒……”

    “嗯……?酒?”

    “请给我一杯酒!”我又大声地强调了一遍。

    “呃……呵呵呵,好,看来我们这儿是进来了一个女中豪杰了,来,我们干一杯。”

    就和刚才五号房间的那个男人一样,在给我倒酒的同时,这个男人也自然而然地把一只手扶在了我肩膀上,这次……我没有拒绝,也没有乘机躲开,我眼里只有那只酒杯,贪婪地向它伸出了左手……

    咯~!一切不过发生在一瞬间,那扇不久之前刚被我推开过的门又被人推开了,一张熟悉的脸,一张沉静的脸,一张比我以前见过的任何时候都要火气旺盛的脸……出现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