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十六章

更新时间:2021-05-28   本书阅读量:

    “你究竟是谁!!!”坐在我身边的男人气急败坏地吼道。

    某人漠视人的功夫一向技高一筹,这次自然也不会对这个男人例外,只见天空他目不斜视、稳稳当当地向我大踏步走来。没错,是天空,就是那个在不久之前扔下我不管不顾、被我骂了个狗血淋头的江天空先生……

    他走到我面前,我用小野猫似的夹杂着怨恨的目光,带刺而防备地看着他。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接着,顺手抓起桌上的湿毛巾,一声不吭地在我眼圈周围粗鲁地擦了起来。

    我知道自己眼睛周围早被冲刷掉的眼影、睫毛膏画成了熊猫眼。——

    “喂!你是干什么吃的?!!!打哪儿冒出来的你啊!”

    “我是她老公,你可以闭嘴了!很吵!”天空不带任何感情冷冷地说道,连斜眼都没给他一个,依旧专注在我那对熊猫眼上(讨厌!///——///)。

    听到他自称我老公,虽然明知道是谎话,我的心还是忍不住漏跳了几拍。白痴女人,你想什么呢你!

    “你说什么?老公?居然有这种事,你不是在和老子开玩笑吧!!!喂!这儿的老板娘呢,叫老板娘过来,我要叫老板娘!!!”那男人叉着腰,哇哇乱叫,一副寻衅滋事,惟恐天下不乱的样子。他的两个同伴见情形不妙立刻赶上前来制止。

    趁他们那头闹得正欢,天空那个惹事精又把视线从我月朦胧鸟朦胧的眼睛转到了我的嘴唇上,他盯着我那张被唇膏涂得乱七八糟的红唇,有点上火,干脆扔掉已经被睫毛膏染得污七八黑的湿纸巾,直接扯过校服衣领在我唇上突突地擦了起来。呜呜,好痛~!┯┯

    “下次,如果你再涂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你不是说……让我以后不要再出现在你眼前吗……”我有丝赌气,气他曾经那样对我。

    “喂!你倒是一点不谦虚!!还不立马给我滚出去!!!”刚才那个男人虽然两只手都被朋友缠绕得严严实实,但那张嘴还是不忘忙里偷闲。

    天空那家伙终于清扫完我的嘴唇,满意地审视片刻,这才把视线转向那个被漠视了很久的家伙。

    “你……和她做什么了?”

    “什么?!”

    “她嘴唇也被弄花了,不要告诉我你们已经啵啵了?”

    “……哈,真是,今天遇见鬼了!我说,穿校服的臭小子……怎么样,臭小子,我就是和她啵啵了,不仅啵啵,连KISS都打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吧你!”

    说时迟那时快,众人谁也还来不及反应,天空抄起桌上的一个烟灰缸就向那个男人砸去……

    “啊啊啊!!!”对面的男人一声惨叫,捂着自己的嘴唇哀悼不已。

    众女子大惊失色,一个个绿着一张脸向房间外奔去。

    天啊!冷漠的天空居然有这么生猛的一面,我大张着一张嘴半天合不拢。天空这时又回过头,重新看向我的嘴唇,然后执过我的手腕,无言地向外走去。

    “喂,你放开我……”

    我越是挣扎,天空越是加大了放在我手腕上的力度。

    “你放开我!!!你以为我是你的玩具吗???!!!挥之则来,招之即去,让我滚就滚,让我回去就回去,就是玩具也没有这么方便的吧?!!你放开,放开,混蛋!!!”

    “把你声音降低点!你不这么大声我已经很生气了。”

    “没那个必要,不敢劳您费神,我让你放开,放开……我想怎么生活是我的事,我想怎么样生活就怎么样生活,你放开……你高兴时就拍几下,不高兴时就甩几个耳光,烦了更干脆扔掉……在你们眼中,我甚至不如一个布娃娃,我连一个玩具都不如!!!”我歇斯底里地大叫到最后,终究是无力,终究是软弱,泪水混合着心底的血水,我绵绵地垂下头,眼看着就要摊坐在地上,突然,天空那个混蛋一把环过我的腰,把我扛到了他肩膀上。我好恨他,提起高筒靴高高尖尖的鞋跟,一下一下都踢在他背上,他却吭都不吭,连眉头也没皱一下。

    不知不觉,我们两个冤家就这么纠结到了收银台,正好碰上娜娜姐,她大姐叼着一支烟,舌头咂得啧啧响。

    “滋滋滋滋!我就知道是这样,什么?离家出走?二十岁?”

    “娜娜姐,你帮帮我!!帮我从他身上弄下来!!!这家伙,他是骗子,是坏蛋,你千万不要相信他说的任何话,他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别找打了,你还是赶快和你哥哥回家吧!!”

    “他不是我哥哥,他叫我乞丐,这家伙一见到我就叫我乞丐!!!”我下脚一下比一下狠,不知道天空是怎么忍受我那可以杀人的鞋跟的。可就在我看着娜娜姐求救的当儿,天空的脚步还是没有一丝迟缓,扛着我阔步向门口的台阶走去。

    娜娜姐睁着朦胧的醉眼,迷迷瞪瞪地向我告别:

    “有家可以回去,多幸福的一件事!别再唧唧歪歪的了,快点回去。我现在都有点忌妒你了……喂!还有,那边那位帅哥,将来毕业之后一定要到这里来玩玩啊!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娜娜姐!!!!这家伙是个赌鬼,他欠了一身的债,把我捉回去就是为了把我卖到火坑里去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姐姐!!!他马上就要把我卖掉了!!!”我急了,把不管是从哪儿看到的一段台词也用上了,一说还挺上口。

    “走好,江美娜!!!不对,走好,韩雪!!!以后再见!!!”

    “啊啊啊啊!!!姐姐!!!姐姐啊!!!”不甘心就这么束手就擒,我叫得惨烈,杀了好大的一头猪,对着江天空的肩膀又是抓又是挠,又是咬的,偏偏这家伙就是任你雨打风吹,我自巍峨不动,要不是牙齿还咬得进去那么一点点,我真怀疑他是石头刻出来的。

    那家伙的步伐越来越快,不一会就来到了刚才我还虎视眈眈的那辆车的前面,天空缚住我的张牙舞爪,就像扔沙包似的,一把把我扔到汽车后座上,随后自己也钻了进来。我飞快地坐起身,可已经晚了,辛大叔老奸巨猾,眼疾手快地发动了汽车,车门都还没有来得及关上。

    我身旁的江天空,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舒展了一下手脚,接着关上了车门。我才不管辛大叔在不在场,依旧不依不饶,大喊大叫着要下去。

    “开门,开门!!!坏蛋,混球!!我不回去,我不回你们家,你们家太肮脏!!!”

    “你真的啵啵了?!”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哭第二次!!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弄得我这么惨!!!让我悲惨至此!!!”

    瞬间,那家伙突然伸过他那双巨手紧紧挤住我的脸,我可怜的嘴巴只能开开合合像麻雀嘴,支支吾吾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大叔,前面有纸巾没有?”那家伙火大地问着辛司机。

    大叔同情而委屈地看了我一眼,递过来一盒纸巾。天空那混球扯过几张纸巾,又开始在我嘴唇上使劲拭擦起来。我可怜的嘴唇哦……今晚倒大霉了!┯┯

    “你……这小子,你到底在干什么呀!!(你这疯子,你现在到底在发什么疯呀!!)”我这么说着,可这混蛋托住我嘴唇的手越发用力了,纸巾来来回回擦着,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你要是下次敢再这样,你就死定了,你就真的死定了!”

    时间似乎在我俩之间失去了效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天空那个混蛋的手上已经被我用牙齿咬了不下十个齿印时候,当座位上擦过我嘴唇的纸巾已经小小白白地堆得像座小山的时候……

    汽车终于抵达了平昌洞的家门口。

    #平昌洞。

    车小心地停在了大门口。

    车刚停下,辛大叔就拧回头来担心地看着我,江天空那个混球也无言地俯视着我,我精疲力竭地斜靠在汽车后座上,刚才喝那么多酒的后劲上来了,大脑混沌得不像话,更别提四肢的酥软乏力了。天空那家伙从纸巾盒里掏出最后一张纸巾,再一次擦在我嘴上。真是要疯了!我揉着自己几乎要碎掉的嘴唇。

    “今天的事,请大叔您不要告诉我爸爸。”天空淡淡地对辛大叔说完这句,拉开了车门。

    “知道,大叔也是有眼力见儿的……”

    天空没有再说什么,他跨出车厢,转身冲我命令道:

    “下来……”

    “你想得美……啊你,臭……小子!我是浑身……虱子的……乞丐,你也不怕我……”

    “大叔,请帮我拿一下。”

    “啊,好,好的……”

    醉眼、半睁半闭之间,我依稀看见天空把他的书包递给辛大叔。接着,天空那个混球,吃力地把我拽出车外,就像刚才那样,猛地把我扛到了肩膀上……吧嗒吧嗒,大步向大门走去。

    “该死……我从没有……这么……惨过,这么悲惨……”

    “我也很悲惨。”

    “……”

    ……我开始拔那个家伙的头发了,一根一根,鸦雀无声,很认真地拔着。

    “住手!”

    “……我受了多少伤,我就拔你多少根头发……我会把你的头发全部拔掉的……因为我有这么多的伤心……这么多的痛……”

    “……随便你吧……那就。”

    可是,与我幼稚的想法不同,当然拔到那家伙第五根头发的时候……我的动作停了下来,倒不是因为他刚才那句随你便的话,而是我看见了一个在大门前不断徘徊的家伙……江尹湛那个兔崽子。

    我努力想闭上眼睛,不想看这个讨厌的人,可出了故障的脑袋不听使唤,离他越来越近,我只能睁大着眼直直看着他,记忆着这张自己不想记忆的脸。

    那家伙惴惴不安地摸娑着手中的手机,来回转悠着,最后终于看见了我和天空。

    “喂!!!你!!!”他大步大步向我们这边迈进。

    然后,一声怪叫,“喝酒了你?!!!还喝了不少?!!!”

    “……这……家伙,兔崽子,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大……坏蛋!!!是独一无二的!!!”我桀桀笑了一下,还挺得意自己的用词。

    “她衣服怎么变成这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丫头!!!”

    “……不要大喊大叫的,臭小子……看见你的样子我就讨厌……”

    “你倒是说啊!这丫头到底怎么弄的!!!!!!”尹湛那个坏蛋的一张臭脸在我眼前飘来飘去的,直到天空穿过庭院,他的声音依旧在背后清晰可闻……我继续一根一根拔着天空那可怜兮兮的头发……而他,一声不吭地,把我向玄关门背去。

    一句话,对于我们三个人来说……今天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一天,剧毒惨烈无比。

    #韩雪的房间。

    天空那厮,居然猛地就把我往床上一扔,就像倒垃圾似的,——……该死的小子,我都这么大一姑娘了,虽说不是长得如花似玉能让你懂得怜香惜玉,但你至少应该懂得什么叫轻抬轻放吧,轻抬轻放懂不懂……我意识不明地嘴里叽里咕噜向那个家伙咒骂着,浑身燥热不已,好难受,刚才喝下去的酒精现在集体造反,嘶喊着要从我千百个毛孔里奔腾而出。我喘着粗气,感觉自己像一只色泽红润的刚出锅的大海虾,一心只想向那群歹毒的酒精投降,然后闭上眼沉沉睡去,对了……我睡之前好像应该把那个坏蛋赶出去哦。

    天空那坏蛋不知何时在我床沿坐下,开始脱我的红色夹克。

    “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尹混球砰的一下推开房门窜了进来,看见屋里这副光景,红着脸,又哐的一下甩上门出去了。

    迷迷糊糊间,一件白色的睡衣从我头上套了下来,好香……呵呵,好像是爷爷买给我的漂漂睡衣,挥起两只手,使劲地往里钻,却生气地发现怎么也穿不进去,于是哼哼唧唧地发脾气,搏斗许久,天空终于艰辛地为我穿上了睡衣……不经意间,他的衣领又扫上了我的嘴唇。

    “啊…好痛……臭小子……好痛,痛死我了……”

    “知道死是什么滋味了吧……你下次敢再这样试试。”

    “知道死是什么滋味了吧……你……你、去、死……还一定会死在我手上……”

    ……两眼终于敌不住睡神的招呼,渐渐合拢……我应该起来的,我告诉自己,我应该离开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逃离这个坏蛋和尹混蛋两兄弟的虐待,逃离……和意志无关,山无陵,天地终于合。

    ……分明……有一张冰冷干燥的唇印上了我的,很短很短,但触感却那么真实。我破碎、红肿的唇,沾满酒味的唇,想必现在丑得可以,即使在梦中我也不忘涌起一阵羞涩。……之后,房门拉开声响起,我再也听不见天空那个坏蛋的呼吸声了。

    怎么……会是这样子呢……这么毫无反抗的投降,这么乖乖地束手就擒,这不是我的风格啊……不是我的风格……墙上的壁钟滴滴答答响起,一下一下,催眠着我的情绪,就在我终于要沉沉睡去的时候,不,就在我觉得自己要沉沉睡去的时候……头顶上,隐隐传来人的气息,似乎有谁抚摸了我一下……我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嘤了一声,把脸埋进被子里,别吵我,我要睡觉。

    那人没有离开的意思,继续抚摸着我的头发,突然……那只手轻轻摘掉了我扎住头发的橡皮筋,接着,不可思议的低沉嗓音在我头顶响起:

    “白痴,不知道自己把头发披下来更漂亮吗!”

    ……天啊,天啊!这个声音……它怎么听……也是江尹湛那个家伙的啊!……我一定是在做梦,没错,韩雪,肯定是你今天折腾得太过火了,所以才会做这种病得不轻的梦。只要睁开眼就可以知道是不是他了,睁开眼就可以确定一切了,可脸上的肌肉这时却偏偏怎么也不听话,该死,该死!我在心里不停地破口大骂……

    “那天晚上……谢谢你……虽然我当时喝醉了,不过具体情形还是都记得的……傻瓜……”

    就这一句话,让我明白了,是他……真的是那个混球,不是我韩雪在那儿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天马行空。

    几个小时缓缓地流淌而去,直到晨曦微露,初升的太阳调皮地在我脸上投下几丝阴暗不明的光线,微微醒觉中,我枕着自己温暖的手臂,侧着身子不愿意动弹……

    “静静的羊肠路上满是你留下的回忆,在这条路上,一只小青蛙曾经安慰悲伤的我。我垂下头,轻声哭泣中,你又重新回到我身边,那窒息的箱子,终于被彻底打碎。”

    那个人,昨晚,用着极其悲怆的声音,轻声哼着这首我为云影专门而作的歌曲,那么悲伤,即使我在半梦半醒中也会替他觉得心痛。不过托他的福,感谢他为我哼唱这首歌曲,让我在睡梦中得以再次和云影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