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21-05-28   本书阅读量:

    “你怎么躺在这个地方?”

    “……和你无关……”

    “你……很冷吧……这个,你穿上吧!”

    “没那个必要,……不冷,一点都不冷……”

    “你不要这样,穿上吧!快,接着!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我叫朴云影,你,和我长得好像哦!你不觉得吗?”

    “……”

    “哇~!真的越看越像,好神奇哦!”

    “……”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嘛?说不定我们连名字都很像呢!”

    “……”

    “我是云顶中学初二的学生,叫朴云影,你呢?”

    “……”

    “要我再说一遍吗?我,云顶中学二年级八班的朴云……”

    “韩雪理。”

    “嗯??”

    “韩……雪理……”

    “哇,好美的名字哦!!!”

    “……”

    “好美,就像你的脸一样。呵呵,因为你和我长得很像嘛!所以夸你其实就是在偷偷夸我自己,呵呵呵呵!-0-”

    ……

    又做梦了,那天,我和云影第一次相见,我正躺在一条小巷的角落里。……疯了似的怀念那些日子啊!

    对不起,云影,这么随随便便就梦到你了,还是在我如此悲惨狼狈的情形下,你怎么也应该是一个我躺在干干净净的被子里,做着香甜的美梦,很慎重的才能梦到的人。我不该现在这副样子去找你的,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喂喂,把眼睛睁开点啦……!!”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云影……”

    “TMD,没办法了……”

    “……对不起……对不起……”

    “嘿嚯!!”

    ……

    好想再见你一面,云影,好想好想,……我平生惟一的朋友,好想好想再见到你……云影的脸日渐模糊,我拼命地想挽留住她,瞪大眼睛想看清她,瞪着瞪着……咔嚓!我猛地睁开了饱含泪水的双眼,回到了现实中。

    一个女人正把我从她的背上往床上扔……——

    “云影……”

    “喂!我不管你叫什么云影还是阴影的。哎哟哟!我的腰都快被你压断了!!-0-我要死了,我要死了!!-0-没想到我还有背女人的一天!!!”

    “你是谁?”我的脸正好冲向床里,看不清那人的脸。

    “你就当我是自己运气不错碰上的天使好了。还有,你到底怎么搞的,都发烧成这样了,还到处东游西荡的!燃烧青春也不是这个燃烧法啊!!!-0-”背后传来陌生女人轻佻的声音。

    是该打起精神的时候了。想到这,我使出吃奶的劲,终于从床上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回过头,一个穿着超级超短裙的粗线条女人映入了我的眼帘,她化着浓妆,嘴里叼着一根烟,一脸警戒地看着我,见我要从床上爬下来,她用脚尖轻轻一踢,又把我踹趴下了。

    “你这副样子,还想去哪儿!!-0-老老实实给我躺着吧你!”

    “……你到底是谁?”

    “蝴蝶小姐Numberone就是本人了,怎么样!——”

    “蝴蝶小姐……?”听着不怎么像好人的名字。——

    “你就安心好好睡一觉吧!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吃些药?”

    “不用了,谢谢。”简短的道谢过后,我又一次撑起软绵绵的身体想下床,可是那女人,再一次伸出她的脚尖,尽管上面穿的丝袜大洞小眼满是窟窿,但毫不妨碍她又一次把我踹趴下。——

    “你干什么呀!!!-0-”

    “喂,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回来的,拜托你珍惜一下别人的劳动成果好不好!!!-0-你现在这种身体能去哪儿,难道你想害别人成为杀人犯啊!-0-”

    “不用你管!!既然我有力气说话,那么我就有力气走路!!我说我能走路!”

    “那你就下来走着试试看啊!-0-”

    这个女人,真是……!气绝!我不服气地支撑起身体,一小步一小步地向房门艰难迈进,可那双不争气的腿,还没迈出几步,就唰的一下让我瘫软到地上,和意志力无关。

    “嘁嘁嘁!看见了没,别再逞强嘴硬了,你就好好躺回去吧!咱们能遇见也是一种缘分。你不要担心,我不是什么奇怪的女人。”

    “……”

    “你等着,我记得我上回还剩下些药的,放哪儿了呢……”那女人说着就拉开一只抽屉,像只小狗一样在里面刨了起来,终于被她刨出了一个药袋。

    “吃吧!”女人就这么直接把药丸递到我面前,一滴水都没有。

    “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把你背回来吗?如果换做是你,零下十五度天气里,看见一个女孩子倒在街上,你能就这样不闻不问地走过去?我再怎么行色匆匆还是有点良心的。”

    “……你多大了?”

    “干什么,问我多大,想给我介绍男朋友啊?”

    “……”

    “二十六,你呢?”

    不知怎么的,突然羞于启齿自己的真实年龄,我用口水好不容易干吞下两粒药丸,答道:“二十……岁。”原谅我吧,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谎报两岁。——

    “好了,现在药也吃了……啊,对了,你家里会不会担心啊?”

    “我没有家……”

    “没有家?!”

    “是的。”我倔强地看着那个女人,想看看她的反应。

    “你该不会是和家里人怄气,所以离家出走了吧?!-0-”

    “……”

    “哎哟哟,你们现在这帮年轻人啊!有本事,有本事!将来我要是生个女儿,准得成天担心。”哐哐哐,说完又是一顿老“脚”(这次还是用脚尖——),脚脚击在我可怜的大脑袋上。

    女人连妆也没卸,更不用提洗漱了,她随随便便把被子往地上一铺,就这么在脏得仿佛一个世纪没清洗过的地板上躺了下来,顺手脱下外套垫在身体下面。如果不是考虑到我刚醒过来,我准得又晕倒。

    “我明天晚上六点钟起床,你想怎么样,自己看着办吧……OK,小宝贝?”

    “OK,小宝贝……”我有点晕地重复着,还是第一次听到谁这么唤我。

    “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韩雪理。”

    “……不错,好名字,一个字:赞!”女人打了个哈欠说道。

    “那你呢?”

    “娜娜。”

    “这个名字嘛……也不错,是你的本名吗?”

    “不是,职业用名。”女人豪爽地说道,丝毫不顾忌我对她职业的联想。我早该想到的,无论是装束还是谈吐,这位姐姐百分百是个在夜总会或者诸如此类地方上班的女郎。看到她在我眼前闭上眼睛,我也受不了了,在被子里蜷成一团,也悄悄地闭上了眼。就像是假的一样,本人瞬间进入了梦乡。

    “呜呜……哐呲哐呲!!火车进站了……-0-”女人,不,娜娜姐姐夸张的喊声在我耳膜里回荡,火车进站了?进哪个站了?我慌慌张张,挣扎着睁开眼。

    “……嗯……嗯……”这慌慌张张演绎到现实中就是我一手扯过热烘烘的被角,只有一只左眼被撑开。

    咦?!窗外乌漆抹黑一片?!我吃了一惊,赶紧把头转向墙上的壁钟。

    搞什么呀……七点半!!!也就是说我睡了起码有十五个小时了?!!是头猪也没这么能睡的吧……我唰的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身体比昨天轻松了不少,所以才能这么身轻如燕地“蹦”起来。昨天那颗看起来像老鼠屎的药还是挺管用的,所谓人不可貌相,药也不可貌相。

    “怎么搞的,你怎么还没走呀?!!==”娜娜姐瞪着俩大眼,置疑,不满,我满怀羞愧地低下了头,乘机躲避她那两道杀人眼光。——

    娜娜姐可没打算在我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只见她像猴一样敏捷地跳起来,抓起地上的外套,一边穿一边嗷嗷大叫着:

    “死了,这下死了,去做事晚了,他们肯定会用鱼叉在我身上戳个窟窿。”

    “……什么……事啊?”

    “少在那儿装傻,你还不明白。”

    “……我……”

    “什么……?”娜娜姐站在镜子前,完全没有卸下昨天化妆的意思,快速抹着鲜红鲜红的唇膏。

    “我也……和你一起去……行吗?”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无处可去,……我也去你那儿做事,可以吗?”

    “——你有工作经验吗?”娜娜姐很职业地问道。

    “……有。”我壮着胆子,昧着良心应了一声。

    “真的?你才二十岁。”

    “……我高中时就离家出走了。”谎言一旦开始,你就得说无数个谎言为它注脚,我现在有点悔不当初了。

    “是吗?嗯……我们那儿最近好像是缺人手。”

    “我一定会用心干的!”我立正站好,大声宣言。

    “叫那么大声干什么……——你这张脸可不行……”

    “——”

    结果是,娜娜姐给我涂上了那可怕的鲜红鲜红的唇膏后,心情不怎么好地用阴翳的视线盯着我,我也闷闷不乐地看向她。

    “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表情怎么了?——”

    “你表情怎么这样?我一次都没见你笑过……”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机器人,当然会笑。”

    “哼……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好像刚被杀了全家似的。”

    TMD,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粗口,这种际遇,这种遭遇,这种心情,我除了这种表情还能有什么表情……

    “就这样吧。55码可以吧?”

    “……55码是什么?”

    “你这小妞问题真多,问那么多干什么。”娜娜姐不由分说把我推到化妆台前,自己哗的一下拉开衣橱,像八角怪一样在里面不停地扒啊扒,终于捞出了她感到满意的几件战利品,红似火的夹克外套,黑色的紧身露脐装,还有一条比两块巴掌大不了许多的淡青色小短裙,唰唰一件一件扔到了我面前。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啊……我就用这种表情看着娜娜姐,可娜娜姐才不理会我,她走到我面前,帮我抹上润肤露,一下一下,和扇我耳刮子的痛感没什么区别。——没想到,最后,啪嗒!!她居然还真的扇了我一个耳刮子。

    “啊啊!!-0-”我一声惨叫,难道自己又遇上双重人格了,“你干吗打我?!!!”

    “小丫头,姐姐我不会害你的,好好给我待着。唉~!你皮肤真是不错,以前从没有化过妆吧?”

    “……没有。”

    “唉!弄得我都有负罪感了,就像是引诱天使去喝酒一样,呵呵呵呵……-0-”

    “唉哟哟!好大的酒味,请离我远一点和我讲话!!!-0-”

    “你给我闭嘴,老老实实好好待着别动!!!-0-”娜娜姐恼羞成怒,利用“职权”又在我脸上狠狠地抹了一下。

    “……妈呀!轻点……——”小人是得罪不起的,难怪大家宁可得罪君子不愿得罪小人。

    “小妞,乱叫什么……”

    娜娜姐用超速度给我给我化完了妆,我的脸简直就是经过了一场浩劫,她手到之处无不痛得我呲牙咧嘴,特别是嘴部被她折磨得尤其厉害。我晕头转向地接过娜娜姐递过来的两片药丸,吞了下去(这次总算是和水一起),然后,一件一件捡起娜娜姐刚才抛过来的衣服。

    “喂!把头发全部梳到后面,然后扎起来。”就在我穿咖啡色丝袜的时候,娜娜姐扔过来一根皮筋。

    “不要。”

    “那我就不带你去了……-0-”小人果然是小人,使起威胁手段来一点不觉得脸红。

    “……嘁……”

    “哎呀!额头这么漂亮,还不快点扎起来。我们要迟到了,小姐!!!”

    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我缓缓地把头发全部梳到后面,扎了起来……朦胧间,想到了一直坚持要我把头发扎起来的天空……

    “该死的,天空,你这个混蛋!!!”

    “……什么?-0-”

    “没什么……——”

    “你这小妞,小小年纪,从哪儿学来这些个骂人的话?!”

    “我都扎好了,可以了吗?”

    “嗯,不错!!比刚才漂亮多了!!!赞!”

    “……”

    “好了好了,我们快出发吧!!!”

    “啊!等等!等等……我还没……”

    “什么等等!你这该死的‘还没’!就这样了,刚刚好,一切都OK了!”娜娜姐匆匆地往手提包里塞进一包香烟,又从鞋柜上取下一双黑色长筒靴,也不管合不合我的脚,就使劲地把我的脚往里面塞,可怜的靴子,被我挤得……仿佛随时都会炸掉一样。——

    就这样,我们两个东倒西歪、乱七八糟地从屋里跑了出来,好像这房子立马就会倒塌一样。

    咯噔,咯噔,咯噔!我和娜娜姐一阵发足狂奔,衍生物,——高跟鞋清脆的叫声在街道响起。这么闹腾腾的突兀声音,自然吸引了一票行人行注目礼,四周更是不时传来醉汉孟浪的声音,我惊出了一身汗,转头看娜娜姐,姐姐依旧泰然自若地继续狂奔着。

    “出租车!!!”娜娜姐杀猪似的扯着嗓子叫唤着,我估计司机大叔是被她这声吓趴下了,嗖地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

    “去伦显洞!!”

    出租车重新出发了。突如其来的一切让我在瞬时间有些迷茫,新的装束,新的面貌,在我应接不暇,来不及仔细考虑之时,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娜娜姐在我面前泰然地点上了一支烟,青烟在车厢内袅袅升起,我迷瞪瞪地看着她。

    “感觉好些了吗?”

    “是的。——”

    “你……真的清楚我们现在要去的是什么地方吗?”

    “大概知道。”

    “会唱歌吗?”

    “……——可以说,几乎一首不会。”

    “算了,那跳舞你总该会吧,你就随便跳跳应付一下,年轻人这个应该没问题。”

    “是……”

    “去那种地方之前,你该给自己取个假名。”

    “……你说假名?”

    “嗯,就是假名。”

    我沉吟片刻,嘴角顿时露出狰狞的笑容……

    “就叫美娜……——”

    “美娜?”

    “是啊,我觉得美娜这名字不错。”

    臭丫头,我就要去酒吧那种地方,让别人把你的名字尽情叫个够。虽然这也不是什么高明的报仇手段,但谁让那臭丫头才十岁呢,如果她再大那么几岁,我一定能想出更完美的绝妙复仇计划。

    就在我沉浸在自己苦涩的笑容之中时,出租车已如雷霆战车般飞快地抵达了目的地,娜娜姐扯着我的手,威风凛凛地跳下“战车”,疯了似的一路狂飙。

    “喂喂,闪快点,我们已经迟到了,快快!!!”

    你没有退路了韩雪理,现在也不是你伤花咏雪的时候,我仿佛从娜娜姐气壮如牛的吆喝声中获得了力量,精神一振,深吸一口气,挺起腰,无畏地迎着那些一闪一闪、绚烂夺目如妖精的霓虹招牌走去。

    这就是我以后工作的地方了,我握紧拳头,紧紧跟在娜娜姐身后,被一家泛着红光,名为“蝴蝶”的巨大妖精吞噬进去。

    “噢嚯嚯!!小姐好漂亮啊!”

    漂亮吗?我自打出娘胎以来第一次听见这个词用在我身上,不过出自于一个醉汉口中,而且又是这种调戏的语气,我只好:一声叹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