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21-05-28   本书阅读量:

    ……

    “谁啊?”捂着头痛愈裂的脑袋,我冲着对讲器问道。

    “开门!!”除了江尹湛那混蛋,谁还会发出这种蛮不讲理的声音。我眼前依稀出现了他那张“丑恶”的嘴脸。

    喀嚓!我按下开门键,转回身重新向沙发走去。天!怎么回事?!刚才我好不容易抱上沙发的小美娜,现在正蜷着身子,在沙发上急促地喘着气。

    “美娜!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姐姐啊!!”

    “……”

    “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说句话呀!!嗯?到底哪儿不舒服?!”

    “叔叔……叔叔……”

    “叔叔?!你是说尹湛吗?他现在回来了,回来了!!!”

    就在我着急说话的当口,玄关处闹腾腾传来好大一阵动静,一会儿,尹湛那厮穿着校服大步大步走了进来,他扯着校服领带,看起来疲惫得要死。

    他不屑地瞅了我一眼,正要从我身边一跃而过,突然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的小脑袋,立刻脸色大变,三步并作两步地跨到了沙发边。

    “美娜!!!”紧张的声音,慌张的神色,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家伙这样。

    “美娜,你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尹湛握住小美娜的手,焦急地问道。

    “叔……叔!”

    “嗯,叔叔在这儿,叔叔在这儿!”

    “……叔叔……”喘得越来越急促的美娜,漂亮的大眼睛拢成了一条缝,虚弱得怎么用力也睁不开,声音也越来越微弱。

    江尹湛更加心慌了,他急急抚上小美娜的脸,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突然仿佛这才记起了旁边还有我这个人存在似的,转过头问我道:

    “喂,到底是怎么回事?!!”与其说是询问,还不如说是质问。

    “刚才我们俩在院子里玩……可能是得感冒了……”

    “喂!!!”

    “呃?”

    “你有没有脑子?!?这么冷的天,带小孩跑到外面去玩不说,玩回来还让她穿这么少!!你自己倒知道捂这么严实,穿得这么厚!!!”

    “喂!事情不是这样的……”就在我着急地想大声辩解时,小美娜忽然颤巍巍地伸出小手,抓住了尹湛那家伙的手腕。

    “不是的,叔叔,不要对姐姐凶……是我自己不听话,姐姐也没想到我身体这么弱……”小美娜吃力地吐出声音,脸色苍白无比,和刚才大不一样。

    我渐渐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从刚才就开始痛的头现在更是像被人劈开了似的难受,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整我!我不由在心里狂叫。

    “……韩雪……”美娜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尹湛咬牙切齿地看着我。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罪该一死,我犯了不可饶恕的死罪……”我气恼极了,自暴自弃地说道。

    “到现在你还说这种油腔滑调的话,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吗?”

    “不是,对不起,我说对不起还不行吗?!”我双手合十,垂着头,在胸前作谢罪状,头痛得实在没有力气再和他对抗下去了,现在如果谁稍微用力拍一下我的背,我立马就会趴下去,真的……

    “韩雪!!!”江尹湛显然不认为我是在真心忏悔,而是在不负责任地和他调笑,他气急败坏地大吼一声我的名字。

    “……呃……”

    “小孩都病成这样了,你居然就这样把她放在沙发上不管不顾!!虽然她不是你什么人,不是你的妹妹,但你不觉得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吗?!”

    “……呼……对不起,是我的失误,是我的失误……”

    就在我和江尹湛说话的同时,小美娜胸口喘得更急了,她一把抓住尹湛的衣领。呼……我长长叹了一口气,不由得佩服这小孩的演技,她要是去做童星,什么文根英之流的都得靠边站,饭都被她抢得没得吃。

    看到小美娜如此,江尹湛的脸色更难看了,脸部僵硬得就像花岗石。

    “我再说一次,我现在不是在和你开玩笑。”难道认罪认得太容易也有错,怎么我说什么江尹湛也不愿意相信我是真心的呢!

    “……我知道。”

    “这孩子,是我最宝贝的侄女儿,明白我说这话的意思吗,你……?”

    “我知道,我明白,拜托你不要再说了,我没有力气再和你说话了……”

    “怎么,你以为自己背后有我爸爸给你撑腰,就天不怕地不怕了?”江尹湛目光如电,盯着我森冷地说道。

    他又误解我了,谁说我不怕,你说这话的时候我就怕得要死。——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在他面前倒下来,我双手紧握成拳,微微抬起,瞪着眼睛,使尽全身力气让自己紧绷起来。可惜这样子在那家伙的眼里看来仿佛像是对他的话不屑一顾,充满嘲讽。

    “喂,小乞丐!”

    这个混账王八蛋,我最讨厌的就是这句话,他却偏偏挑我不爱听的叫。我气得眼前发晕,不过还是硬撑着抬起头看向他。

    美娜这小丫头真会挑时机,她适时地又是一阵装模作样,仿佛随时都会死去一般,看得尹湛那个笨蛋更加焦急。

    “喂,小乞丐,我爸是可怜你才把你带回家来,让你有机会住在这里,我不管你打的是什么主意。”

    “……”

    “不过既然是乞丐就该有个乞丐样,该乞求的时候就该低声下气老实点。”

    “……江尹湛……”

    “你要搞清楚状况,到底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噗……我很不合时宜地、也很不符合气氛地爆发出一阵笑声,这笑声让江尹湛更呕了,他气得够呛。

    搞清楚状况……什么状况?我到底是什么状况?悲惨地生悲惨地死……流离失所,沿街乞讨……活在别人的眼色下,注定孤单到死,这就是我面对的状况,我难道知道得还不清楚么?而你呢……一出生就是高贵的王子阁下,看任何人不顺眼都可以侮辱践踏,包括我在内,我不过是寄居在你家的食客,收容我和收容一只小狗没什么区别,我难道知道得还不清楚么?我和你,是天与地,云与泥,王子与乞儿,我难道知道得还不够清楚么?满腔的心酸与愤懑,这些傻得可以的话,我想喊出口,但牢牢粘在一起的嘴却让我终究还是一句都没有喊出来,无力啊无力,我连呐喊的勇气和意志都丧失了吗?最后,我颓然地坐倒在地上,悲惨至此,连我自己都开始嫌恶起自己来。

    我抬起头,无力地仰望着江尹湛那张冰冷阴沉的脸。

    “……发生什么事了?”天空突然推开半掩的玄关门走了进来,一眼就扫到了屋里的气氛不对劲。

    为什么会这样?!看到天空的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忍不住啪啪流了下来。

    “叔叔……!”躺在沙发里的小美娜吃力地抬起头,气息微弱地喊道。

    天空一边在玄关处脱鞋,一边用眼神扫视我们这边,解读情况,然后缓缓向我们这边走来。

    “……怎么了?”

    “美娜,感冒了。”江尹湛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

    “所以呢?”

    “都是韩雪害的。”

    “……所以呢?”天空真沉得住气,继续平稳地问道。

    “拜托,你该不会又站在她那边吧?!”

    “那又怎么样。”

    “我不能忍受再和她住在一起了。”

    “……”

    “她让我觉得脏,恶心,我受不了继续和她住在一个屋檐下了。”

    天空没有说什么,只是无声地来回看着我和江尹湛,还有看到他显得异常高兴的美娜。看着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的我,他正要说些什么,却被散落在地上的纸船和纸星星吸去了注意力。

    “……这是,谁……做的……”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空虽然一向比较冷漠,但那只是不带感情的淡然,从没有听过他如此冷飕飕,仿佛发自地狱的声音。

    我费力地把目光转向那个孩子,她却像最珍贵的人刚从眼前消逝似的,小心翼翼、无比珍贵地拾起了一只纸船和纸片,掬在手心。

    该死!我好像又跳进什么陷阱了!

    “我问,这个……是……谁……做的?”天空冷峻的脸,和着他冷酷的嗓音,让人忍不住一阵颤栗。

    美娜的小脸有丝得意,即使她的笑容稍纵即逝,还是被我捕捉到了,我也忍不住和她一起笑了,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我缓缓地举起了自己微微颤抖的左手。

    “……是我……”

    沉默……

    即使是江尹湛也忍不住感到惶恐的沉默……

    比杀了你更加让人感到恐怖害怕的沉默……

    天空静静地凝视着手里的纸船,半晌无言……

    再开口,却是……

    “滚……”

    一个字,清清楚楚从他嘴唇边蹦出来。

    一个字,却比刚才江尹湛所说的所有侮辱字眼加起来冲击还要来得大,无论江尹湛说我是乞丐还是搞不清状况都好,我的心都不曾像这般被活生生撕裂开似的,痛得抽搐。

    “……江天空……”江尹湛那混球颤抖着声音,试探着叫他名字。

    天空低沉残忍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

    ……

    我明白了。首先,我要向美娜完美的计划一鞠躬,并祝贺她大功告成,然后,该是我躬身退场的时候了,微笑着退出这个从来不属于我的地方。我深吸一口气,平抚着狂跳的心,双手撑着身体,吃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天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他像个木雕似的动也不动,依旧死死盯着手里的纸船。尹湛那混球的黑眼,自始至终都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脸上的表情玄妙难解。

    “那么,我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小乞丐,就这样向各位告辞了……”我坚定地转过身,一步一步踏向玄关门,一边走一边脱掉身上那一层层原本不属于我的衣服,要断就断个彻底,我不要身上再有任何属于他们家的东西,两行清泪落下,我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这个家门。

    我又开始奔跑了,眼泪在空中飞舞,步伐踉跄,东倒西歪,仿佛随时来一阵风都会把刮我倒在地上。流浪奔跑注定是我摆脱不掉的宿命,四年前在云影面前受辱的一幕今天又悲惨重现,这不是宿命的轮回是什么?!……头痛算什么,身体像散了架又算什么,更痛的是我的心啊!我那颗被悲伤浸透,如今又被人用刀狠狠砍了几下的心……

    “哎哟哟,搞什么呀,这孩子?”路上行人见我这副样子,惟恐脏了他们的衣服,避之惟恐不及。

    上帝在我降生时,只赐予了我黑暗,而忘记了赐予我光明,所以我注定只属于黑暗的地方,属于没有人烟的地方。我是一个局外人,只能用局外人的方式孤孤单单存活于这个世界。

    背着泪水奔跑吧,雪理!等到天空的痕迹完全从你脑海里抹去时,等到你忘却那些狠狠扇向你的耳光时,等到你再也流不出这些没用的泪水时,你才可以停下这悲惨的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