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小说 > 局外人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1-05-27   本书阅读量:

    没错,还剩下这个家伙。

    我沮丧地把视线从已经远去的天空身上收回,斜眼瞅了身旁的家伙一眼。风很大,他扯了扯校服衣领,冲我嘿地一笑。

    瞧你那傻样。——厚颜无耻的小人。

    “笑什么笑?”

    “早晨,还记得你早晨说过些什么吗,你……?^^”

    “……什么?”我故意装傻。

    “那个接吻什么的,是谁说的呀?!!”死缓终于还是没缓过去,拖延许久的对峙降临了。

    “你……你这个混蛋,是谁在螳螂队长他们揍我的时候还嬉皮笑脸地落井下石的,让他们这样,让他们那样的!!!”

    “你知不知道!死人!都是因为你我才和我女朋友分手了!!!”

    “是、是这样的吗——?”害他们分手可不是我本意,我有点理不直气不壮了。

    “还有,你!!!”

    “——^……”

    “难道连打啵和接吻都分不清!!”那家伙猛地跨前一步,扯着喉咙冲我大声吼道,差点没把我耳膜震破。——

    这该死的混球,知不知道人家没约会成本来已经心情很不好了,他还在这儿大吼大叫的。

    “什么分不分得清的!!这个和那个!有什么区别,不都是嘴对嘴吗??!!-0-”

    “噗哈哈,这样你就认为一样了?嗯?这就一样了。”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除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还会什么?!”

    “……算了,也不怪你,看天空那个木头样能教你什么……遇人不淑,交错了男友,你能知道什么。”

    “……什么?”

    “我真替你担心啊!将来说不定人家把你卖了你还替人家数钞票呢。”

    ……这个混账小子……我用仇恨的目光扫射着他,如果目光是有形的,他早被我射成筛子了。尹湛那混球却趁机用他冰得像铁块的手指咚咚敲我的脑袋。在我的脖子被他敲断、手腕被他拧断之前,我赶快采取行动,拼命地把手放在他校服领上磨蹭磨蹭。

    “妈呀,哎呀呀,脏死了,脏死了!!!”

    “嫌我脏干吗还敲我的脑袋!!还有,我警告你,我有男朋友了,别对我动手动脚的!!!”我用不太自然的口吻说道,最后一句画蛇添足的话明显是为了维护我小小的自尊心。

    可是,就是因为这小小的一句谎言,江尹湛那家伙却神色大悦,露出他特有的诡异笑容,用和刚才完全不一样的口吻说道:

    “你该不会是指天空那小子吧!”

    “不是他!!”我直觉地大声否定,有种突然被戳穿心思的窘迫。

    “我看你就是喜欢上那家伙了,他可是和好几个女人纠缠不清啊!!!”

    “谁说我喜欢他了!”我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地又一次大声嚷道。

    就在这时,就在江尹湛那家伙正想张嘴又对我说些什么的时候,从刚才就在我视线范围内徘徊的四个家伙,扑通扑通整齐列队地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搞什么呀,这又是哪儿钻出的四个小鬼,看看他们身上穿的校服裤子,完全不像裤子,贴身得就像长筒袜。

    “喂!!你就是那个‘玩火的性感酷女’!!!”

    什么……他看我像什么性感,什么火来着……

    “你们其余的几个人呢!!呀,你本人比照片漂亮多了!!!”我无语,完全傻了,被他们不三不四的几个人围在中间评头论足。这些该死的长筒袜。

    而江尹湛那个混球,简直把他乐坏了(最好乐死这个混球——)。他背过身去,双肩狂颤,哈哈笑个不停。

    在被一道闪电击中了我的脸部之后,我终于又恢复了意识。简直要被这帮人弄疯了,我抓狂地拼命大喊道:

    “喂!你们干什么呀!!我认识你们吗?!说什么‘玩火的性感酷女’,我完全不知道,快离我远一点!!!”

    “刚才我们不是聊天来着吗?!你还把自己的照片发给我了!看看,还有你的铭牌,是韩雪理没错!!”

    这帮动物家族,真是,我要被她们弄疯了!!┯┯

    只听江尹湛那家伙的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过分,一颗鸡蛋般大的汗珠挂上了我的额头。

    “那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她们一会儿就出来了,你们有什么话都留着待会儿和她们说吧!!”可惜自己只有一张嘴,不过我还是竭尽所能,尽量平心静气地为自己辩护。

    “喂,你干什么呀,‘玩火的性感酷女’,你说了见到我们之后绝对不会逃跑的,即使我们长得像恐龙也无所谓,怎么,现在你反悔了?!”

    “你们这帮死小子,怎么说不通呢,我已经说了我不是了!!!┯0┯”可我的嗓门越大,那帮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越是一脸的不信,他们步步紧逼,已经逼得我无路可退了。

    就在这功夫,“她肯定是看见你们之后后悔了,想开溜。”江尹湛那个兔崽子留下这么一句话,悠然自得地消失不见了。

    ……

    “喂,你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明明就是‘玩火的性感酷女’还不承认,看,刚才你们同学都招认了……”

    “你们其余的那几个在哪儿??怎么就你一个‘性感酷女’出来了?”

    “哎哟哟,好冷啊!!玩火性感酷女,赶快叫你们其余的人出来吧!!”

    这些长筒袜,连察言观色都还没学会,根本没搞清我现在的情绪状况,现在就让你们看看我假面具下的真实面目吧。

    嘿嚯嚯!我纤手一伸,瞅准四个人之中块头最小的那个人的脑袋就是一拳,正好趁机活动一下冻僵的手。哐~!那个小块头傻了,咧开大嘴,愣愣地看着我。

    “我……不是什么‘玩火性感酷女’。你们听好了,不许再叫,知道了吗!”我又酷又狠地说道。

    四个小子的脸霎时成了速冻水饺,又硬又白,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

    “……”

    “……你们说的动物家族,她们待会儿也死定了……”

    “那个‘玩火的性感酷女’……”

    “收声,不准再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

    “……——是……”四个小子耷拉着脑袋,默默无语地转身向人行横道方向走去。恰在这时,一辆红色的轿车从我面前缓缓驰过,它的车窗洞开着,江天空先生冲我挥了挥手……

    ——……我记下了他这张脸,从我面前一晃而过的这种毫无表情的脸。怎么想都觉得是这个家伙在耍我,一切不过是他和我开的一个大玩笑。

    回家的路上,我扫荡了一切我可以见到而且可以用脚踢到的东西。——

    #平昌洞家里。

    我垂着头,肩膀几乎耷拉到胸前,有气无力地按下了门铃。

    “谁啊?”门口的扬声器里传出一个女孩稚的声音。

    是谁呢……??

    “……雪……我是雪儿。”

    “雪儿是谁啊?”

    她问我是谁……?我该说什么呢?这个家里的寄居者,吃白食的,刚被收养的小乞丐……或者干脆说是天空的朋友?就在我左思右想,苦恼着该怎么介绍自己身份的时候,噗哧噗哧~!气喘吁吁的声音,扬声器里似乎换了一个人,又传出一个小鬼头的声音。

    “……韩雪?”

    “……是的。”

    “嘁……”

    “嗯??”

    这又是玩的哪门子把戏,-0-就在我大张着嘴,正要又开口时,咔嚓嚓,门打开了。

    难道是老爷爷的亲戚来串门子了?我的心不由得抖了几下。抬起脚,比昨天小心百倍地走进了玄关门。

    玄关门后,站着一个长头发的小卷毛,看起来像是上幼儿园的孩子,她挺着小肚子,小眼睛睁得晶亮,卷毛狮子狗般地看着我。

    我的乖乖,真有长得这么像玩偶的小孩!

    “韩雪,就是你?”

    “…——你几岁了,小鬼?”浪费了一张这么可爱漂亮的脸,一开口就不讨人喜欢,没礼貌的小鬼。

    “我几岁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是,是没什么关系。——”还是赶快逃离这个小鬼比较好,我急急忙忙穿上拖鞋,穿过起居室就向楼梯那头走去。

    只有这小鬼一个人在家吗……?怎么其他的人一个都没看见呢?我不断地向四周扫描着。

    “……你!!!”我的脚刚踏上第一级楼梯,那个长得像卷毛狗的玩偶小鬼就冲我大叫了一声,怎么听这声音都是满怀敌视。

    ……

    “干什么?”我愣了一愣。

    “听说你和天空走得很近?!”

    “……天空?”

    “没错!!天空!!!”

    “这个……亲近嘛,还行……对了,你是谁啊?”

    “我是天空的新娘!!!”

    “啊~哈哈,这样啊!那恭喜你了,结婚典礼那天记得叫上我,虽然我帮不了什么忙。”我的口吻明显调笑成分居多,那聪明的小鬼也听出来了,只见她那对晶晶亮褐眸一下转成了深深的巧克力色。

    好神奇!我突然有瞬间的失神,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把自己全副的心神都注入到那对有魔力的褐眸上。

    “看什么看!!”

    “啊……对不起,我不看了,行了吧?——”我猛地回过神,没好气地回答。

    “没教养的家伙,乞丐就是乞丐,乞丐!”这个小混球,她反倒说起我没礼貌了。

    “——小鬼,你要是就这样长大,我保准你将来一个朋友都没有。”

    “这个,和你有什么关系,乞丐!!!”

    “是没关系,那乞丐就和阁下,告辞了……”

    呼……啊……呼呼……

    我拼命压下自己已经冲到脑门的怒火,不要和小鬼一般见识,不要和小鬼一般见识,就在这么自我催眠中。我转过身,无视小鬼的大嚷大叫,飞快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拜托,不要告诉我这个小鬼也住在这儿,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立刻半声不吭地闪身走人。”我这么乱七八糟地东想西想着,倒在椅子上,连书包都忘了卸下来。

    咯吱吱~!房门被轻轻推开了……那小鬼头走了进来,手里抱着一大堆纸。

    “……有什么事?”

    “我要你帮我折纸片。”

    “我……是乞丐,也没关系?”

    “嗯,快帮我折纸片。”

    嘿嘿,这小鬼,怪可爱的一个借口。虽然她的一张脸还是黑压压的,臭得像茅坑里的石头,但动作倒还是挺快的,一屁股坐到地上,放下那堆被她揉得皱皱巴巴的纸,一张一张仔仔细细地摞了起来。

    小鬼~!我忍不住嘴角偷偷往上翘,不过尽量不动声色地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江美娜。”

    “名字很漂亮哦!”

    “帮我折纸片。”

    “好吧!!啊,要我去把手洗洗再过来吗?”

    “不用了,就这样折吧。”

    “嘿嘿,好吧,就这样,我们折纸片。”

    这纸片该怎么折才好呢,还是小学的时候玩过这玩意儿,都快忘光了……我兴致勃勃地带着这位小客人折来折去,顺便也重拾自己儿时的欢乐,刚才她叫我“乞丐”的不快早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可是我搬到这间房以后第一个来玩的小客人呢。

    “怎么样,满不满意?”我献宝似的举着好不容易大功告成的作品,累得一身汗哦!

    “不知道。”还是很拽很漠然的小鬼。

    “那我们来折纸船,折纸船好不好,我还知道怎么折星星,我们要不要来折星星?!”

    “随便你,你想怎么折就怎么折吧。”

    我原本就挺喜欢小孩子的,因为比我小六岁的亲爱的弟弟还没有完全摆脱稚气就意外丧生了,所以那种丧弟情结,让我狂热地喜欢小孩。看着眼前的这个小鬼,久违的温暖在我内心升起,让人酥酥麻麻的,恍惚中又回到了以前的幸福时光,在妈妈怀里撒娇,亲着弟弟暖暖的小脸蛋和小手,扯着爸爸的胡子……

    我忘记了换下校服,书包更是从进门就一直背在身上,一心一意地为眼前这个小宝贝折着纸片和星星,没多大功夫,大概就折了五十多个完成品了。

    就在我裁好最后一张纸,又为她做了几个小星星的时候,小美娜脸上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乐滋滋地盯着地上一大堆星星和纸片。

    “漂亮,我喜欢。”

    “喜欢吗?呵呵呵呵,还有没有想做的东西??”

    “……我们去外面玩吧。”小美娜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突然说道。

    “去外面?”

    “嗯,我们去院子里玩。”

    “这么冷的天……?我们就在屋里玩吧,姐姐知道好多有意思的游戏。”

    “外面,外面,我们去外面玩吧!!”

    “你会感冒的!!”

    “去外面,去外面嘛!去外面玩!”

    “好吧好吧,真是拗不过你,不过你可要穿暖和点再出去哦!”

    小美娜拼命点了点头,抱起地上的一堆星星和纸片兴高采烈地出去了。我把书包扔到床上,慌慌张张也追了出去。小鬼显然是行动派的,她把那堆星星和纸片散放到一层起居室中间的桌子上,披上沙发上的小外套,欢呼一声就兴冲冲地向庭院跑去。

    呼~!万幸,我还以为她是一个傲慢不讲理的小鬼呢,这下好了,反而多了一个好朋友,特别是一个有双这么漂亮的眼睛的好朋友。不知怎么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云影的脸庞,她还是四年前的样子……

    悄悄收起自己秘密的内心,我拢了拢校服领,也向庭院走去。外面真不是普通的冷,想想刚才尹湛那混球被吹飞的衣领,不知道这小鬼怎么有兴致在这三九寒冬的天气跑到外面玩。

    “啊啊,好冷喔!!”果不其然,小鬼一到外面就缩得像只虾米,拿着根高尔夫球杆哆哆嗦嗦。

    “看吧,我早说冷了,我们还是进去吧!!”

    “不要。”

    “那至少再把这件衣服穿上。”

    “不要!”

    “让你听话就听话!!!”我一着急,不由自主扯高了嗓门,美娜这小东西吃了一惊地看着我,接着,她一声不吭地穿上了我递过去的校服外套,随即就恢复了刚才兴高采烈的小脸,开始这里那里地在院子里到处狂蹦。

    “……慢点,不要跑那么快!喂!小心一点,你蹦得太过分了!!”提心吊胆地看着美娜在一块块大石头上爬上爬下,我只觉得心脏快承受不住了,自己好像突然一下老了十岁,成了一个嗦嗦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大妈。

    突然,小美娜跑到庭院侧面,手忙脚乱地打开了地上浇水塑料管的水龙头。……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就在我还在琢磨这不祥的预感是什么的时候,那个小鬼头突然把水管转向了我这边,同时嘴里还桀桀怪笑着:

    “嘎嘎嘎嘎嘎嘎!!!!”

    妈呀~!她不是什么可爱的小鬼,她是恐怖的小魔王,那冻得刺骨,仿佛还带着冰碴的水柱一滴不浪费地全被我接受了,落在我头上,脸上,身上。该死的,不可饶恕!!!

    “快给我关上!!冻、冻死人了!美娜!!!快关上!!!┯0┯”我打了一个寒战,上下两排牙齿开始打架。

    “嘎嘎嘎嘎嘎嘎!!!”小魔王笑得更开心了,才没有收手的意思。

    今天这么干的要是江尹湛那个混蛋,我准保跳上前去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可我的弱点一向是对女生手软,特别又是一个刚刚看作朋友的小鬼头,我更是下不了手,只能强颜欢笑,费尽心机地用双手抵挡住强劲的水柱,一边还得对那个小鬼好言相劝。

    天下十大酷刑之一终于结束了,难怪那么多人在高压水枪下投降。当小魔王愿意结束“拷问”的时候,我已经从外到内,从上到下,连根干的头发丝都没有,浑身湿淋淋的,潺潺地滴着水,落汤鸡就是我这副德性,好多人家进的“汤”还是热水……

    #起居室里。

    天色不知什么时候暗了下来。

    我换下湿漉漉的衣服,可那股透到骨子里的寒气还是挥之不去,让我像只壁虎一样紧紧贴着壁炉不放。那个小魔王倒也自在,她小屁股坐在壁炉前的长毛毯上,自得其乐地玩着我下午折给她的纸船。

    “嘟……嘟!大船出发!”

    “美娜,把衣服穿上吧。”玩得全身是汗的小鬼自从进屋就把外套和毛衣统统都脱掉了,只穿着一件薄薄的T恤和短裤,在地上一个人玩了几个小时。

    “不要。别管我!-0-”

    每当我劝她穿衣服,她都是这种冷淡的反应。——

    “叔叔怎么还没回来?”

    “叔叔……?”

    “……怎么还没回来呢?”

    她口中的叔叔……是指天空和尹湛那混球呢……还是指老爷爷?……唉,头痛!

    我是真的头痛,可能是刚才冲了冷水的后遗症,不仅头,全身的肌肉都酸软乏力得像要融化掉,看来我是得了那该死的重型感冒了。——

    “美娜,你知道药放在哪儿吗?”这样下去可不行,我转过头,看着背对着我坐着的小美娜说道。

    吧嗒!刚才还坐得稳稳当当的小鬼突然一下倒在了地上。

    “美娜,你怎么了,美娜??”

    “……”

    “喂,美娜,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小美娜突然昏厥倒在毛毯上的那一刹那,大门外门铃的声音喧嚣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