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移动版

  • 梦醒时分,已是秋

    日期:2021-09-09 点击:26

    忽的一阵凉意袭来,我打了一个寒颤,醒了过来。我睁开双眼,朝着微亮的窗户看去,一股凉飕飕的风,穿过半开的木窗,掀开我的薄窗帘,侵入了我的房间。窗外,滴答滴答的雨声似乎在告诉我什么。我恍然大悟,原来已入...

  • 美丽净土的守望者

    日期:2021-09-08 点击:56

    20世纪末,淘金者进入可可西里,软黄金藏羚羊绒声名大噪。暴利之下,高原大地满目疮痍。为了守护这片净土,秋培扎西的舅舅杰桑索南达杰倒在盗猎者的枪下;秋培扎西的父亲奇卡扎巴多杰也因保护可可西里而不幸离世。...

  • 我恰恰喜欢这样

    日期:2021-09-07 点击:44

    一些野菊花在风里摇晃。它们开的时候我总是不够热心,等到快凋谢的时候,我才想起它们那样灿烂过,但是好在,它们开的时候,我也在盛开的时间里。 一朵菊花,可以看到太阳和太阳来回的过程,因此我们具备了热爱万物...

  • 日出月落皆美景

    日期:2021-09-07 点击:13

    日出天涯,月悬海角。喜欢大海的辽阔与澄净,喜欢天空的湛蓝与明亮。天涯海角海滩沿线非常美,夕阳西下风光旖旎,常有着一种天上一轮红日、水里一道金光摄人心魂的诱惑。 初秋,早起,薄凉。日出海滩红胜火,海风撩...

  • 雨未央

    日期:2021-09-04 点击:23

    雨未央 文/雨泽 听,那雨淅淅沥沥的,还在快乐的瓦片上嬉戏着,久久地不肯离去。 希望这雨一直下着,永远也不要停下,点点柔丝的雨,落在我的身上,淋在我的脸颊,又在我心中汇聚成一条清澈的小溪,静静地流过漫过青...

  • 两只蝈蝈

    日期:2021-09-02 点击:8

    不是两只老虎,而是两只蝈蝈。 枕下有两只蝈蝈,一为冬蝈蝈,一为秋蝈蝈。 冬蝈是朋友一个月前送我的,还郑重说明,我这蝈蝈可是立冬那天孵化的,只有立冬孵化的蝈蝈才叫冬蝈。寿命特别长,可以活过春节。此前我已...

  • 代代相传的梅花

    日期:2021-09-02 点击:14

    四十年前的皖西山区,梅是绝对的高频词,叫梅的姑娘,比现在叫婷叫雅的加在一起还要多。但是,从小就喜欢百花的我,压根儿就没有看到过什么是梅花。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因为那里可是草木丰茂的山区...

  • 熬果酱的女孩

    日期:2021-09-01 点击:48

    和其他学戏剧的中国同学不同,来自英国肯特郡的高个子姑娘凯特,快毕业时找到的一份工作,是在一间西点屋里熬果酱。那间西点屋的主人是个在北京生活了近20年的英国老头儿,做了多年面包,十指关节像操劳过度的老妇...

  • 爱你,恰是心灵的相依

    日期:2021-08-31 点击:81

    爱你,恰是心灵的相依 我爱你不是挂在嘴边,我爱你一直存放在心底。每一天的想念都在一呼一吸之间。多么难舍的情义,多么难熬的日子。时常在挂念你的时候,心里延伸着微微的痛楚;时常在想起你的时候,心尖上轻轻的...

  • 飞吧鸽子

    日期:2021-08-29 点击:8

    清晨去河边锻炼,在环城东路近乎干枯的杂草中,几株牵牛花缠在狗尾巴草上,粉紫色的花朵安静而倔犟地开着,娇羞、明亮、艳丽。我掏出手机正欲摄取这摇曳的生命之美,忽然听到 扑棱棱的声音,循声望去,两只灰色的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