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移动版

  • 白额头

    日期:2021-10-15 点击:18

    一只饥饿的母狼站起来,要出去打食。她的狼崽子,一共三头,都睡熟了,偎在一起,互相取暖。她舐了舐他们,就走了。 这时候已经是春天三月间,然而夜里树木总是冻裂,象在十二月间一样,舌头一吐出来就会冻得生疼。...

  • 脖子上的安娜

    日期:2021-10-12 点击:41

    一 在教堂里行完婚礼,甚至没有预备清淡的酒菜,新婚夫妇各喝了一杯酒,便更衣、坐车,去了火车站,取消了欢乐的婚庆舞会和晚宴,取消了音乐和舞蹈,他们要赶到二百俄里以外去朝圣。许多人称赞这种做法,说,莫杰斯...

  • 太 太

    日期:2021-10-09 点击:51

    我请求过您不要收拾我的桌子,尼古拉叶甫格拉菲奇说。您收拾过后,就什么东西都休想找得着。那张电报在哪儿呢?您把它扔到哪儿去了?麻烦您找一找。电报是从喀山打来的,写着昨天的日子。 使女脸色苍白,长得很瘦,...

  • 女人的王国

    日期:2021-10-06 点击:69

    一、前夜 这儿有一大叠钞票。这是森林中那个别墅的总管汇来的。 他在信上写道:他汇去一千五百卢布,这笔钱是他在法院二审中胜诉,依照判决,从某某人那里取得的。安娜阿基莫芙娜不喜欢而且害怕象依照判决取得和胜...

  • 黑修士

    日期:2021-10-03 点击:40

    一 硕士安德烈瓦西里伊奇柯甫陵十分疲劳,神经出了毛...

  • 花匠头目的故事

    日期:2021-09-30 点击:30

    某伯爵的花房里正在卖花。买主不多,只有我,我的邻居一个地主和一个贩卖木材的年轻商人。当工人们把我们买的美丽的货物搬出去,装上板车的时候,我们就在花房门口坐下,东拉西扯起来。在四月里这种天气暖和的早晨...

  • 在庄园里

    日期:2021-09-27 点击:27

    巴威尔伊里奇拉谢维奇走来走去,轻轻踩着铺了小俄罗斯式长条粗毯的地板,在墙上和天花板上投下狭长的阴影。他的客人,履行法院侦讯官职务的梅耶尔,盘起一条腿坐在土耳其式长沙发上,吸烟,听着他说话。时针已经指...

  • 文学教师

    日期:2021-09-24 点击:117

    一 木头地板上响起马蹄的得得声,他们从马房里先牵出黑马努林伯爵,然后牵出白毛大马,随后牵出它的妹妹玛依卡。 它们全是名贵的骏马。老人谢列斯托夫给大马上好鞍子,对他女儿玛霞说:行了,玛丽雅戈德芙鲁阿,上...

  • 大学生

    日期:2021-09-21 点击:55

    起初天气很好,没有风。鸫鸟噪鸣,附近沼泽里有个什么活东西在发出悲凉的声音,象是往一个空瓶子里吹气。有一只山鹬飞过,向它打过去的那一枪,在春天的空气里,发出轰隆一声欢畅的音响。然而临到树林里黑下来,却...

  • 洛希尔的提琴

    日期:2021-09-16 点击:63

    这个城镇小得很,还不如一个乡村。住在这个小城里的几乎只有老头子,这些老头子却难得死掉,简直惹人气恼。医院里和监牢里需要的棺材也很少。一句话,生意坏透了。假如亚科甫伊凡诺夫是省城里的棺材匠,那他一定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