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原创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驿站 >

今夜你没有哭

       你说你好久不来上网了。朋友们问你为什么。你说你厌倦了这种虚幻的网络生活,你得回到现实里去,尽管你并不喜欢你现在的这种现实生活。
     于是,你真的不来上网了,好长一段时间。你朝九晚五的上班,吃饭,睡觉。可是,你还是失眠了。于是你每次睡前便早早地关了灯,静静地躺在床上,安静地闭上眼睛。你很累。不知什么时候,你从睡梦里醒来,因为你又做梦了。你清楚地记得梦的内容,可你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做这些奇怪的梦。你甚至以为那是幻觉,并不是梦。你莫名的想哭,有种欲哭的冲动。你问自己: 我这是怎么啦?可是,没人回答你。于是你静静地睁着双眼,像黑夜里的猫,望着无边的黑暗,一直到天微明,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你还是大声地笑。你与几个光棍一起围在火炉边,喝着辛辣的鱼头火锅汤与劣质白酒,当其中某某海吹他曾经怎样风光追某漂亮妹妹的时候。你忘情地把你的脸笑成了猪肝色。
     你也会微笑。像这冬夜的凌晨两点,你常会一个人坐在床头,案头的浓茶冒着腾腾的白气。VCD里,郝蕾那阳光女孩笑成一弯新月的眼睛,你看了,忍不会心笑了。你知道那是你喜欢的女孩子。你也知道,你永远只能在梦里爱她。

 

     别人都以为你很幸福。至少不会有什么难过的事。只有你知道你常失眠。你曾经的老同学们偶尔会打来电话问候你。你只是对他们说好,一切都好。而他们则告诉你:他恋爱了,他结婚了,他的小孩会喊爸爸了。。。你每次都只是安静地听着,说着恭喜。那语气却是冷漠的,凉凉地。

     同事们过生日,喊你一起去唱卡拉OK。所有的人都很疯狂,只为那些煽情的音乐,那梦幻飘忽的灯光。你安静地喝着酒,酒很凉,你感觉很热,像火在烧。很多人都醉了,醉得一塌糊涂。你却一个人安静地唱黄磊的歌:“。。。爱情边走边唱,唱不完一段地久天长,空荡荡的路上铺满了迷茫。。。”

     没有人知道你对爱情是怎样的憧憬。你曾甚至以为那就是你生命的意义。很多人来问你关于爱情的问题。你知道他们是因为你写的那些煽情的东西,那是你曾经一样的青春岁月。你像个爱情的安慰天使。可是你常常自语:谁来安慰我的爱情呢?谁来给我爱情呢?谁来?你常常只好允奈的笑笑。样子很苦。像唱流浪情歌的流浪情人。
     
    你希望自己不再写东西了。有人曾问你是不是喜欢文字。你说其实你希望自己有机会做家驹第二。你还记得你曾转帖了柴静的一段文字。你在文尾附言说:希望柴静会与心里的家驹一样永远。于是有人给你留言。说把柴静与家驹放在一起不太合适,因为一个是死人,而另一个还好好地活着。你看后只觉悲哀与无奈。没有人理解你,可那是你的渴望。你希望像午夜某个电台主持说的:可以拥抱人群。

     有好几次,你想把电话打到电台里去。可,你还是放弃了。你十分明白,电台其实是只属于午夜里那些把灵魂遗失了的人的。

     但是,你还是来上网了。忽远又忽近的距离。网依然是网。论坛里依然是一些奇怪的充满着欲望的名字。你忽然觉得他们像狼。都是欲在这片欲望土地寻觅猎物的狼。孤独不是所觅,寂寞不是所觅,空虚不是所觅。。。可你除了在这里找到孤独寂寞空虚之外,一无所获。有爱吗?真相呢?应该也是有的吧!不然怎会有人在说:MM,请 还我真情 呢?
     
     单位工会为了弘扬企业文化开始办月刊了。同事们都知道你文笔好,劝你去投稿。你却说:不, 我不会写的。别人都不解,那是个展现与实现自我价值的舞台。可你知道不是。你知道那只不过是公司在为脸上擦粉,你知道那些平日里西装革领进出办公室,在职员前面人模狗样的指手划脚的人晚上会去一些什么地方,他们的口袋里装着多少本不应属于他们的钞票。

     你不想为别人做嫁衣。可你弄不明白:是我怎么了?还是这个世界怎么了?于是你又想起了家驹的歌,你开始学着唱《不可一世》。
     全世界都在抗非典的时候,你却在独自哭泣。就是那段日子,你觉得你失去了信仰,你觉得你失去了活着的理由。你甚至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需要好人。一些人离开了,他们被很多很多的人留恋着,怀念着,甚至可以盖上国旗,永久地活在人们的心里。可是你所最爱的人离开时,永远的离开时,没有人会知道她的名字,也不会有人在乎她是谁。而你,却在你的心里给她盖也一座最好的坟墓。

     阳光依然能在你最渴望它的时候升起。你也依然微笑。街头依然人来人往,依然有人在你听不到的角落狂悲狂喜。你将一切苦与难容忍于心中。很多人开始以为你是个疯子。只有你自己知道你不是。你告诉自己:你会好好的活下去,直到生命停止呼吸!

阿步2003。11。24。下午长沙

 

(责任编辑:秋雨枫)
    作品集今夜你没有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