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诗歌 >

播种期

时间:2022-09-22   作者:雅各泰   点击:

 
 
我们渴望守住纯粹,
尽管恶有更多的真实。
 
我们渴望不心怀仇恨,
虽然风暴窒息了种子。
 
那些种子多么轻!懂得这一点
的人,会对赞美打雷感到害怕。
 
 
我是树木的那条模糊的线,
空中的鸽子在那里拍打翅膀:
你,人们在头发诞生的地方抚摸你……
 
但是,在因距离而绝望的手指下,
温柔的太阳像麦杆一样碎裂。
 
 
大地在这里亮出绳子。但愿
就下一天雨,人们在潮湿中猜想
一种纷乱,人们知道绳子将崭新地返回。
死亡,一瞬间,有雪莲花的
清新的模样……
 
 
日子在我身上摆谱,像一头公牛:
人们几乎相信它是强悍的……
 
如果人们能让斗牛士厌烦
并将刺杀稍稍延迟!
 
 
冬天,树木默思。
 
然后有一天,笑声嗡嗡响,
还有叶片的低语,
我们花园的装饰。
 
对谁也不爱的人来说,
生活永远在更远处。
 
 
噢初春的日子
在学校院子里玩,
在两节风的课间!
 
 
我不耐烦,我忧虑:
谁知道另一种生活带来的
是伤口还是宝藏?一场春天
可以迸溅欢乐也可以飞向死亡。
——这是鸫鸟。一个羞涩的姑娘
从家中走出。清晨在潮湿的草中。
 
 
隔着很长距离,
我看见街道,它的树木,它的房屋,
和这个季节清新的风,
它经常改变方向。
一辆大车驶过,载着白色家具
在影子的灌木从中。。
日子走在前头。
剩给我的,片刻我便能数清。
 
 
几千只雨的昆虫劳作了
整整一夜;树木绽开雨滴,
暴风雨甩响遥远的鞭声。
但天空还是亮的;在花园里,
工具之钟敲响晨经。
 
 
这阵无人看见的风
携带一只遥远的鸟
和轻盈的种子,
在树林的边缘
种子明天发芽。
 
噢!生命的水流
执拗地向着低处!
 
十一
 
(塞纳河一九四七年三月十四日)
 
陶瓷破碎的河动荡不安。河水上涨
冲洗低坡的铺面石。因为风
像一只高耸而阴暗的小船从大洋
而下,载着黄色的种子。
一股水味漾起,遥远,淡淡的……
人们颤栗,
挣开的眼皮吃了一惊。
 
(曾有一条镜子般闪光的运河人们跟着它走,
工厂的运河,人们扔一朵花
在源头,为了在城里找回它……)
童年的记忆。河水从未相同,
日子也一样:那个把水捧在手里的人……
有人在岸边用树枝点亮一堆火。
 
十二
 
所有这绿,并不堆积,但颤动,闪耀,
像人们看见泉水湿漉漉的帘儿
对最细小的穿堂风都敏感;在树的
高处,仿佛有一群蜜蜂停歇,
嗡嗡叫着;轻柔的景色里
一些永远看不见的鸟呼唤着我们,
一些声音,没了根,像种子一样,还有你,
连同垂落在你明亮的眼睛前的发绺。
 
十三
 
这个星期天只有片刻同我们相会,
当风连同我们的热度减退:
街灯下面,那些金龟子
亮了,又灭了。好像公园深处
远远的灯笼,也许是为了你的节日……
我也一样,我曾信赖你,而你的光
把我灼伤,又离开了我。它们的干壳
掉进尘土时咔咔响。另一些上升,
还有一些焚烧,而我,留在阴影里。
 
十四
 
一切都示意我:丁香急于生活,
孩子们把球落在公园里。
接着,人们从近处搬回一些瓷砖,
一层一层剥得裸露,精心打扮的
女人的气味……风用这些微不足道的事物
织出一匹颤抖的布。而我把它撕烂,
因为老是一个人,因为老是寻找痕迹。
 
十五
 
丁香又一次开放
(但这对谁都不再是一个保证),
红尾雀闪闪发光,女佣的声音柔下来
当她同狗说话时。蜜蜂们
在梨树上劳作。在天空的深处,
这机器的震颤,永不消逝……
 
树才 译


    作品集国外诗歌 雅各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