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诗歌 >

玛尔特的花园·浮士德

时间:2022-09-22   作者:歌德   点击:

浮士德(全文在线阅读)  >   玛尔特的花园

  
玛嘉丽特 浮士德 玛嘉丽特   
亨利!你答应我吧! 浮士德   
什么都行! 玛嘉丽特   
你怎样对待宗教?说给我听。   
你是个好心肠的人,   
不过我觉得,你对宗教不大关心。 浮士德   
别谈这个,孩子!你知道我对你真诚;   
为了爱人我不惜牺牲性命,   
我决不愿攘夺别人的宗教和感情。 玛嘉丽特   
这样不行,人必须信神! 浮士德   
必须信神? 玛嘉丽特   
唉!但愿我能把你影响!   
你连那圣餐礼也不信仰。 浮士德   
这个我信仰。 玛嘉丽特   
但是没有热忱。   
你长久不去作弥撒和忏悔,   
还能说是信神?   
浮士德  
  
我的爱人,谁个敢说:   
我是信神!   
尽管去问牧师或哲人,   
他们的回答,   
似乎只在讥讽你的提问。 玛嘉丽特   
那末,你不信神? 浮士德   
好人儿,切莫误听!   
谁敢将他命名?   
谁敢自认:   
我信神?   
谁又感觉到   
而胆敢声称:   
我不信神?   
这个包罗万象者,   
这个化育万类者,   
难道不包罗和化育   
你,我和他自身?   
天不是在上形成穹顶?   
地不是在下浑厚坚凝?   
永恒的星辰   
不是和蔼地闪灼而上升?   
我不是用眼睛看着你的眼睛?   
万物不是逼近   
你的头脑和胸心?   
它们不是在永恒的神秘中   
有形无形地在你身旁纷纭?   
不论你的心胸多么广大也可充盈,   
如果你在这种感觉中完全欣幸,   
那你就可以随意将它命名,   
叫它是幸福!是心!是爱!是神!   
我对此却无名可命!   
感情便是一切;   
名称只是虚声,   
好比笼罩日光的烟云。 玛嘉丽特   
你真说得又好又漂亮;   
牧师说的也大约相象,   
只是话句有点两样。 浮士德   
凡是光天化日下的一切地方,   
都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各人说着各自的言语;   
我又为什么不可以使用自己的话句? 玛嘉丽特   
乍听起来,倒像有理,   
不过总是似是而非;   
因为你不信基督教义。 浮士德   
可爱的孩子! 玛嘉丽特   
我好久就感到忧虑,   
你和那样的人交际。 浮士德   
怎么的呢? 玛嘉丽特   
那个和你一道的怪人,   
在我内心深处引起憎恨;   
我一见他那面目狰狞,   
一生当中从不曾   
感到过这么刺心。 浮士德   
可爱的宝贝,不用对他担心! 玛嘉丽特   
有他在场我便心神不宁。   
我平常对人都很和气;   
但是我越是渴望见你,   
便对他感到不寒而栗,   
我认为他是个骗子!   
如果我冤枉了他,请上帝恕我无礼! 浮士德   
世上也不可缺少这种怪东西。 玛嘉丽特   
我总不愿同这种人生活在一起!   
他一跨进屋门,   
就会含讥带刺地窥探动静,   
而且一半露出狰狞,   
他显然对什么都不同情;   
他的额上写得分明,   
他不喜爱任何人。   
我偎在你的怀里,   
是舒适、自由,温暖而销魂,   
他如在旁便使我胸口吃紧。 浮士德   
你真是预感灵敏的天使! 玛嘉丽特   
只要他朝着我们走来,   
就压得我透不过气,   
我甚至于以为再也不能爱你。   
有了他我连祈祷也不能畅遂,   
仿佛有东西向心里啮噬;   
亨利,你也谅必如此。 浮士德   
你和他可是完全相反的性质! 玛嘉丽特   
现在我该回去了。 浮士德   
唉,真是难熬,   
难道一小时也不能安逸地偎在你的怀抱,   
使咱们的胸口相连,心灵相照? 玛嘉丽特   
哦,但愿我是一个人独寝!   
今夜我定为你打开房门;   
可是我妈妈睡眠不稳,   
要是我们被她碰见,   
我立即没有性命! 浮士德   
我的天使,这没啥要紧。   
我这儿有个小瓶!   
你只消拌和三滴让她倾饮,   
她便一觉睡到天明。 玛嘉丽特   
我为你还有什么不依?   
但愿这药水不致于伤她的身体! 浮士德   
我的爱人,难道有害的东西我敢奉进? 玛嘉丽特   
我的好人,我只要一见着你,   
便不自觉地千依百顺;   
我已经为你做了许多事情,   
还有什么不肯答应。(退场)   
靡非斯陀匪勒司登场 靡非斯陀   
那雏儿走了?   
浮士德  
  
你又在偷听? 靡非斯陀   
我听得仔细分明:   
博士先生受到盘问;   
谨祝阁下身体康宁。   
少女们很是关心,   
看男子是否依旧虔诚。   
她们心想:只要他信教,也会皈依我们。 浮士德   
你这怪物分辨不清,   
这个诚实可爱的灵魂,   
充满着信心,   
全靠这个使她超凡入圣。   
她那圣洁的柔肠紫损,   
生怕心爱的男子堕落泥尘。 靡非斯陀   
你这超凡而又纵欲的好逑君子,   
被一位小女孩弄得昏昏迷迷。 浮士德   
你这粪土与邪火合成的畸形怪物! 靡非斯陀   
她的相法到是高明不过:   
有我在场她便手足无措,   
我的假面掩藏不住胸中的丘壑;   
她觉得我完全是个天才,   
或者甚而是个恶魔——   
可是,今天夜里—— 浮士德   
你何必过问这个? 靡非斯陀   
然而我也感到快活!


    作品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