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 > 雨枫书屋 > 经典评论 >

倾听博赞

时间:2022-09-18   作者:曾腾飞   点击:

  我最近在纽约出版商“格林伯”的一次宴会上,遇到一位著名的植物学家。我从没有接触过植物学这类的学者,我觉得他说话极有吸引力。那时我像入了迷似的,坐在椅子上静静听他讲有关大麻和布置室内花园等事,他还告诉了我关于马铃薯的惊人事实。

倾听博赞
 
  这次宴会中,还有十几位客人在座,可是我忽略了其他所有的人,而与这位植物学家谈了数小时之久。
 
  时间到了子夜,我向每个人告辞,这位植物学家在主人面前,对我极度恭维,说我“极富激励性”………最后,夸我是最风趣、最健谈,具有“优美谈吐”的人。
 
  “优美谈吐”?我?我知道自己几乎没有说话!如果我们刚才所谈的内容,没有把它变更一下的话,即使我想谈,也无从谈起。主要是我对植物学,所知太少了。
 
  不过我自己知道,我已经这样做了……那是我“仔细地,静静地听”。那种“静听”,是我们对任何人一种尊敬和恭维的表示。伍福特在他《异乡人之恋》一书中,曾经这样说过:“很少人能拒受那专心注意所包含的谄媚。”
 
  我在一家百货公司,买了一套衣服。这套衣服穿起来实在太使人失望了,上衣会褪色,而且把衬衫领子弄黑了。
 
  我把这套衣服,拿回那家百货公司,找到那个当时跟我交易的店员,想要把经过情形告诉那店员,可是我办不到,想要说的话,都被那个似乎有点“口才”的店员,中途截断了。
 
  那店员反驳说:“这种衣服,我们卖出去已经有几千套了,这是第一次有人来挑剔。” 这是那店员所说的话,而且声音大得出奇,他话中的含意就像是:“你在说谎,你以为我们是可以欺侮的吗?哼!我就给你点颜色看!”
 
  正在争论激烈之时,另外一个店员插嘴进来,那店员说:“所有黑色的衣服,起初都会褪一点颜色的,那是无法避免的……那种价钱的衣服,都有这种情形,那是料子的关系!”
 
  那时,我满肚子的火都冒了起来。我恼怒起来,正要责骂他们时,那家百货公司的负责人走了过来。
 
  这位负责人使我的态度完全改变过来……他把一个恼怒的人,变成了一个满意的顾客。他是如何做的?他把这情形分成三个步骤:
 
  第一,他让我从头到尾,说出事情的经过,他则静静听着,没有插进一句话来。
 
  第二,当我讲完那些话后,那两个店员又要开始与我争辩了。可是那位负责人,却站在我的立场跟他们辩论。他说我的衬衫领子,很明显是被这套衣服染污的。他表示,这种不能使客人满意的东西,是不应该卖出去的。
 
  第三,他承认不知道这套衣服会这样差劲,坦直地对我说:“你认为我该如何处理这套衣服,你尽管吩咐,我完全可以依照你的意思。”
 
  数分钟前,我还想把这套讨厌的衣服退掉,可是现在我却这样回答说:“我可以接受你的建议,我只是想知道,这褪色的情形是否是暂时的。或者你们有什么办法,可以使这套衣服不再继续褪色。”
 
  他建议我,把这套衣服带回去再穿一星期,看看情形如何。他这样说:“如果到时仍然不满意的话,拿来换一套满意的,我们对增加了你的麻烦,感到非常抱歉。”
 
  我满意地离开那家百货公司,那套衣服经过一星期后,没有发现任何别的毛病,我对那家百货公司的信心,也就恢复过来了。
 
  难怪那位先生是那家百货公司的负责人,那些店员只能是“店员”。
 
  需要记住:跟你说话的人,对他自己来讲,他的需要、他的问题,比你的问题要重要上百倍。他的牙痛,对他来讲,要比发生天灾死了数百万人还重要得多。他注意自己头上一个小疮,比注意发生一场大地震还来得多。
 
  所以,你如果要别人喜欢你,一项重要原则是:做一个善于静听的人,鼓励别人多谈谈他们自己。


    作品集
    相关文章: